正文 第九十五章 大结局(十三)

    咻!!!

    破风声忽然响了起来,童战脸色剧变,一把推开童曼并高声大喊:“让开!”

    连带着萧毅都被扑到在了地上,童曼趴在萧毅的身上,二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嗤”的一声闷响传来,紧接着便是“嘭”的一声响起。

    烟鬼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捂着胸口,笑吟吟的看着萧毅和童曼二人。

    童曼赶紧起身跑了过去,萧毅也跟了上去。

    噗嗤!!

    还没等二人来到他的身边,他忽然扬天喷出一口鲜血。

    二人神色剧变,混乱的场面中这一幕的发生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但是人群里的阿福却察觉到了什么,他努力的穿越人群朝着这边赶来。

    “哥,你怎么了,你怎了”童曼跪在童战的身边,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童战却是笑了:“记不得多久没看见你哭没看见你笑了,你哭了,真好”

    话音落下,童战的手无力的垂落,眼睛缓缓的闭上了。

    童曼扑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萧毅心里百感交集,一直以来二人斗得不可开交,可是真正看着他死的时候心里面却有些不是滋味。

    忽然间,萧毅被一颗棋子吸引了。

    那是童战手心里的,一颗白色的棋子,染着猩红的鲜血,萧毅的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

    这时,阿福终于来到了这边,看着没了呼吸的童战,他一下子呆住了,如同失了魂一般瘫倒在地上。

    看到萧毅手里拿着的那可棋子,阿福自言自语的呢喃:“他来了!”

    “谁?”萧毅追问,他却没再多说。

    看着手心的这一颗棋子,萧毅却是忽然猜到了一个人。

    那个以时空为盘苍生为子的下棋者。

    “就这样结束了啊,真好,对你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望着一个又一个倒在天戈手里的血眸成员,阿福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几岁,他的眼神慢慢的转向童曼:“大小姐,照顾好自己”

    话音落下,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拔出一把小刀,毫不犹豫的割断了自己的脖子,鲜血泉涌,生机尽逝。

    “不!!”童曼一下子崩溃了。

    一连失去两个至亲,对她而言的确是一种莫大的打击。

    萧毅叹了口气,默默的把她抱在怀里,她没有挣扎,扑在萧毅的肩膀上像一个普通女孩那样放声痛哭。

    血眸的成员群龙无首士气大跌,本来就不是天戈的对手,现在就更加不是。

    “兄弟们,为七年前丧命的兄弟报仇的时候到了!”烟鬼大吼。

    “杀”

    天戈众人都杀红了眼睛,在他们的眼里面前的这些血眸成员的命不值一提,他们展开了异常可怕的杀戮,一个个化身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萧毅也没有心软,因为这就是江湖,血淋淋的江湖。

    这一天,京都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天边的夕阳仿佛都被这血染过似的看着格外的鲜红,尹山河和罗先锋成了这收拾残局的人,一车一车的尸体运往火葬场火葬。

    江湖永远是江湖,拔掉的毒牙会再生,挤掉的脓血会再生,但好歹这需要一个过程,就像是马桶一样,用洁厕剂清洗之后总会管一段时间。

    大战之后,萧毅让花一洋安排了一件饭店,他带着天戈众人进去好好的庆祝了一顿,这一顿庆功酒整整喝了三天,大家伙笑着干杯,哭着喝酒,每一个人都很开心,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所有人都醉得一塌糊涂,萧毅也不理我。

    模模糊糊当中,他仿佛看到了童曼,童曼提着行李站在他面前,她的脸色不再像以前那样冰冷,她有了表情,她深情款款的注视着萧毅:“我爱你!”

    她俯下身,亲吻着那湿润的带着酒气的唇。

    那种感觉很真实,真实到让人怀疑梦境的可能性,可萧毅终究没有睁开眼睛,或许是他醉得不轻,又或许是他没有睁开眼睛的理由,因为他现在有了王娅。

    大战之后,萧毅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和天戈众人奋战的视频成为了网络上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据说相关部门还有意把这一段视频制作成城市宣传片,甚至是国家宣传片。

    最重要的是,天戈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江湖组织,而是国家授权的特殊部门,有多特殊,当然比突刺和獠牙都特殊。

    粗暴安良,惩奸除恶是天戈的首要责任,不过他们崇尚的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和平相处,就要这个名字一样,替天行道,止戈为武。

    萧毅成为了天戈的第一代领导人,从此之后,大学生的生活就彻底离他远去了。

    一年后。

    这一天,天戈总部的实验室中,一道闪电在实验室里面环绕。

    忽然间,闪电停了下来,光着膀子皮肤黝黑的方块出现在视线当中,他的胸口有一道已经结痂的伤口。

    “一哥!”

    “不知道我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痛苦”

    “当然开心了,从今以后你又有一哥异能力者的兄弟了!”

    “可我的有一个兄弟没了心脏”

    “”

    “其实我可以帮你的修为提升到入神境的,那样的实力比起现在也不弱,为什么要选择”

    “不知道,就是直觉!”

    “”

    这时,萧毅的电话响了,是王娅打来的,萧毅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小一,阿娜尔要生了,你快来啊”王娅大喊。

    “烟鬼呢?”萧毅顿时大惊。

    “他出去办事了,现在正赶回国”

    “你别着急,我马上来!”

    四个小时之后,烟鬼匆匆出现在病房:“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男孩!”阿娜尔很虚弱,但很幸福。

    烟鬼松了口气,笑开了嘴。

    萧毅坐在一旁打趣道:“孩子出生的时候爹都不在身边,今后这孩子得随我姓,以此警告你下一次你媳妇儿生孩子必须在场!”

    “好啊,姓萧就姓萧喏!”萧毅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却是真的。

    修府,只身一人坐在院落里的修老爷正打着盹,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离开厢房来到院子里,在他的身边摆着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子上是那一盘布满灰尘的棋。

    他面前的空气蠕动着,一道人影由虚无缓缓变得凝实。

    修老爷顿时睁开了眼睛,嘴角含着笑:“是时候把这盘棋下完了!”

    “到时候了吗?”

    修老爷眯起眼睛:“难道没有吗,伯常远之”

    “有么?伯常远之”

    修老爷坚决道:“有!”

    “说起来我们不过只是两颗有意识的级晶片而已,虽然先后利用了伯常远之的身体,可惜到最后一胜一负,谁都没有赢,你说我们这么斗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在未来分个高低”修老爷的眼神异常可怕,忽然间他又笑了出来:“你又换身体了,不累吗?记得上一次我见你的时候,你带着三个小徒弟,脖子上像傻子一样挂着一台破旧的相机!”

    “呵呵,你藏在这幅臭皮囊之下也不过是为了掩藏身份而已,说到底,我们虽然都坐在棋盘旁边可却始终不是下棋的人呐!”这人轻笑,慢慢的抬起了头,与修老爷苍老的布满沟壑的容颜不同,他很年轻,皮肤细嫩而白皙,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长相清秀,他是王大莽。

    全书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