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预言之镜

    安其拉虫族的活动越来越频繁了。

    海加尔山加派了更多的哨兵去查探,往往是有去无回,或是变成了一具具支离破碎冰冷的尸体。

    老师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严峻,失去了往日的温和。

    塞纳里奥议会派人求助于龙族,然而得到的回信却是时光之穴的青铜龙们也遭到了虫族的骚扰,自顾不暇。

    我一边嘲笑着该死的诺兹多姆真是会装,一边隐约预感,应约之日,就快来了。

    我给远在激流堡的云小寒发去了信函,却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一天,我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大树上的一只猫头鹰,正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我望着它,正在心中默算着,那只灰毛大肚子猫头鹰,塞拉的使者诺亚到底多久没来找我了。

    这段时间里我也尝试过召唤黑焰,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很担心黑焰,上次他被艾维娜所伤,是不是很严重呢?

    我一边坐在窗边研究着上次试炼获得的艾维娜之羽,一边心不在焉地翻着那本厚厚的铭文字典。

    事件似乎越来越向着我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而去,而我却无能为力。

    叹了口气,突然门口传来了艾西亚的声音:

    “你一个人在唉声叹气个什么?”

    “你怎么来了?”

    “我啊,”艾西亚坐到我身边,瞥了一眼我手上的艾维娜之羽,说道:“我是来看看你在干嘛的。”

    “我还能干吗?”我叹了口气,情绪低落:“我在等老师的命令,去杀安其拉的虫子啊。”

    “带你去一个地方?”艾西亚故作神秘的说道。

    “哪?”

    艾西亚狡黠一笑:“一个只有,大德鲁伊才能去的地方。”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跟随着艾西亚出门去了。

    艾西亚也的确没有骗我,那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孤岛。

    如果我没有通过试炼,没有拿到艾维娜之羽,的确是无法到达的。

    那也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行,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做御风而行的我,第一次自由自在无所顾虑地在天空中俯瞰大地。

    那时候我忽然想起一句话:

    “当你尝试过飞行的滋味,你就会时刻仰视天空,渴望再次回到那里。”

    这是很多年前,暴雪试图取消的飞行的时候,一位玩家借用了达芬奇的名言说出的反对理由。

    如今真的身历其境,才知道从前游戏中模拟地再生动,也比不上此刻。

    刺激,激动,兴奋,难以言喻的巨大欢喜在我的心中回荡。

    甚至我忘记了出发的初衷,直到艾西亚带我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的树冠顶端。

    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都以为,诺达希尔的高度直达天际,没有人能够到达。

    现在才知道原来世界之树是有尽头,并且尽头是一块圆盘形的浮岛,树枝和树叶交缠着,苍绿一片。

    可是……艾西亚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

    “妮蒂亚,所有大德鲁伊的预言,都是在这里看到的。”

    艾西亚指着云层间,我顺着方向看去,才在烟雾缭绕的空气中,看到了一面镜子。

    这面镜子,后来我在翡翠梦境和瓦斯琪尔也见到过。

    预言之镜。

    “我不明白。”我摇了摇头,有些退却。

    可是艾西亚却硬是拉着我的手,把我往镜子前面推。

    “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你以后会发生什么吗?”

    是的,她说的对,我心中渴望着预知未来。

    我渴望着能见到所有我所熟悉的小伙伴,我想见到赛文,想知道赛诺安、泰瑞达斯……想知道大家后来到底有没有回到现实。

    于是我遵从着自己的心,站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上灰蒙蒙的一片,艾西亚转过身去:“我不会偷看的,你放心大胆的去询问预言之镜吧!”

    然而,我并没有发问,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镜子上却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并不像是一个人,而更像是一个满身腐肉,几乎能看到骨头的尸体。

    我刚想尖叫,却感觉说不出的熟悉。

    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一头黑发,穿着……

    天啊!居然是泰兰达尔!

    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试图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惊悚的是,镜子中的人居然也捂住了嘴巴,看起来,似乎就是我自己在镜子中的投影一般。

    我的后背渗出了冷汗,我拉了一把艾西亚的胳膊:

    “我不想看了,艾西亚,我们走吧。”

    艾西亚有些奇怪的转过身:“为什么不看了呢?”

    “我……”我说不出自己害怕,只好反问道:“你怎么不看呢?”

    艾西亚豪爽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可不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只想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如果看到今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结果又是很坏,我又怎么去积极面对以后的生活呢?”

    “命运这个东西,我不信。”艾西亚抬起下巴,话语中说不出的潇洒。

    “那你还让我看。”我故作生气地推了她一把。

    她惊讶地指着我:“你你你,明明自己想看,这会儿,倒赖起我来啦!”

    “老师也是在这里看到卡利姆多地下的阴影吧?”我恋恋不舍地望向预言之镜。

    艾西亚点了点头:“预言之镜只有大德鲁伊才能使用,你看完了吗?咱们回去吧?”

    可是……预言之镜不是只能看到未来的事情吗?为什么,我会看到泰兰达尔。

    她是存在于过去,是属于泰瑞达斯的回忆。

    再说,她不是早就已经去世了吗?

    于是再次确认道:“艾西亚,你确定预言之镜只能看到将来吗?有没有可能……可以看到过去?”

    艾西亚奇怪地摇了摇头:“当然不能,怎么,你刚刚在预言之镜中看到过去的景象了?”

    “不是……”我低头犹豫地想了想。

    如果是这样,也就是意味着,我将来还会遇到泰兰达尔。

    可我却越来越不确定,那真是是泰兰达尔。

    或许只是一个和泰兰达尔长的很像的亡灵?又或者,泰兰达尔被某个术士复活了?

    我懒得去想,可这件事情却像笼罩在我心头的一片阴影,挥之不去。

    艾西亚安慰般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估计就快出征去希利苏斯了,前路生死未卜,一片阴暗呐。”

    “走,回去吃顿好的。”艾西亚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往回走,嚷嚷着要找泰瑞达斯喝酒。

    我还想再看一眼预言之镜上的景象,可那上面却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