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6章:一切都成空(结局)

    我这时才知道,老谢应该是不想再跟我有联系,也许他不想参与我们的事,也许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不想打破这个平静,也许他早就不想做牌商,也许……有太多也许了,我忽然觉得释然,我已经没必要再去猜老谢的心思,也许老谢现在的心态,正是我早就应该有的吧。

    有辆出租车经过,我连忙招手把它叫住,让司机带我去火车站。

    从这之后,我彻底告别了当牌商的日子,因为有老和尚警告,我注销了所有与牌商有关的联系方式:手机卡,QQ号码和邮箱,也把手机中所有客户和跟佛牌有关的电话号码全部删除,包括费大宝和小杨的,再删除一切相关图片、视频和交易资料,生怕留下半个字,都会对我不利。

    最初那段时间,我经常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每天早上,我仍然还要打方刚的手机号码,直到那个号码从关机变成泰英双语的空号提示。

    坏事传千里,亲朋好友们也渐渐知道了我“投资失败”的事,有的惋惜,有的生气,有的嘲笑,有的讥讽。但我已经都无所谓,我终于明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活着,能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才是最大的幸福。

    我开始彻底吃素,所有人都不理解,我告诉他们这是某高僧算出来的,说我要是吃素,以后还有财运,否则没戏。大家都笑话我,父母也说和尚都会骗人,但我仍然坚持。好在时间一长,也没就人对这事有兴趣了。那段时间我仍然会经常在梦中看见那些已经死去的客户,总在梦中惊醒,浑身冷汗。但奇怪的是,我一次也没有梦到过方刚。

    除了老谢再也没有联系之外,也没有过Nangya的消息,不知道她在哪里,遇到了什么。当然,我从心底希望她只是隐居在某个地方,平平淡淡地度过后半生。而费大宝和小杨,我也再没联系过,虽然有的时候很想找他们,但还是忍住了。

    不当牌商,我只好再去操老本行卖手机。但我实在不想给人打工,毕竟之前我也是年收入几十万的人,于是就向父母借了几万块钱,投资做二手的手机生意。没到一年,居然全都赔进去了,同行都笑话我,称手机生意这么好做,想故意赔这么多也不容易。

    我开始反思,是不是因为业障难消,导致我运势极低,做生意也不行。谈了几个对象,但都吹了,沈阳女孩对男方的要求相当多,我这种没长相没钱的男人,基本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王娇倒是运气不错,在她老公舅舅的帮助下,夫妻都进了营口某事业单位任职,现在儿女都有,住着高档小区,开着不错的车,可能看到我后来混得不好,所以跟我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第二年,也就是2008年末,我经朋友介绍去北京,在某小影视公司做一名剧组人员。没想到,在某次朋友聚会的时候,我认识了一名湖南女孩,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她年轻漂亮,交往半年多后,我带她回家看过两次父母,他们也很满意,于是,我们就结婚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看上我什么,因为我在沈阳的朋友和同学中,我老婆是最漂亮的。她不嫌我穷,只是跟我过着最简单的生活。

    后来我们有了女儿,现在已经快七岁,当年刚提笔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她才五岁,时间真快,已经过了两年。我很多女读者那时还没怀孕,而现在孩子已经一岁多。我再也不敢去东南亚任何国家,香港也不想去,一是心虚,二也是因为没钱。

    数年之后,我仍然经常想起他们。我会猜测Nangya并没有遭到毒手,只是临时决定去了别的地方,我会猜测方刚并没有死,而是在我们逃走后,也从火海中逃掉了,我会猜测登康以后在唱歌的时候就会想起我,我会猜测于先生仍然在中国的某个地方开旧书店……但也许正如那句话,这些人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只能存在于回忆里。(完)

    ——————————————————————————————————————

    这段经历,现在为止就算是全部写完了。从去年9月开始,到今天差不多一年。

    泰国佛牌这几年在中国的火热程度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为什么过了数年,我才想起来要写这个文,全都因为那天我发现家附近新开了一间佛牌店。鬼使神差地走进去,看到屋里竟然摆了很多邪牌,还有人胎路过。和店主聊了几句,这家伙一直在跟我吹嘘他精于此道,把邪牌阴物夸上天,说得比舍利子还有效果。还说他能帮人从泰国恭请小鬼和山精,价格好说。

    这让我很担忧,看来,这也是多数中国人对泰国佛牌的印象,其知识基本还停留在初级阶段。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多少人被贪欲蒙住了眼睛。所以,我才决定把这些事全都写出来,希望能让人对泰国佛牌,甚至鬼神阴灵有个全新的知识。

    很多人从开始问到现在,到底几分真几分假,甚至是真是假。其实大家应该很容易分辨,对于我这种以前连日记都没写过的人,如果首次编故事能编到这个程度,那我还真是天才。还是那句话,六七分真,三四分假。所有人物几乎都是真的,少数情节做了改动。有时候写得多了,会有一些情节上的出入和矛盾之处,没办法,不是专业作家,回忆的时候也有偏差,见谅。连金庸当年在连载《天龙八部》的时候,最后还把无量洞给写忘了呢,何况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作者。

    当然,还有不少读者一直质疑内容的真实性,比如称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奇葩、这么坏的人。我当然希望这个世界都像童话故事那样好,但希望归希望,如果真是这么想,那会倒霉得很惨,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大家要是有机会能去泰国或东南亚,可以顺便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就知道我写的是真还是假了,开拓眼界总没坏处。

    写下这段经历的过程中,只有两个当事人找过我,一个是阴性体质的沈阳聂小姐,另一个是男客户,说话很不客气,但我也没理,因为我很清楚他不能把我怎么样。七八年过去,很多事都变了,你还计较个什么。

    至于这个世界上是否有鬼存在,我已经不想再过多强调,但也不想用“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话来回答,毕竟心理暗示的人太多。只能说,可以不把鬼神当回事,但一定要对任何未知事物都抱有敬畏之心。

    有很多朋友问,店主你有没有别的书,看不过瘾,不好意思。我不是专业作家,这是我的第一本、也是最后一本书,如果让我编个新故事给你们看,真不见得有这么好,所以还是算了。写作只是无心之举,在生活中,我还是得继续干我的导演助理,养家糊口。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凡事都有结局,本书也一样。如果您在看完这本书之后,得到哪怕一点启发和感悟,我就算没白写。但也有很多读者只是当成小说来看,甚至看的时候麻木不仁、没啥感觉,看到某情节不满意,就发牢骚和谩骂,那这书您真白看了。

    最后说一句,我写此书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这么多支持我的读者和铁粉,也许几年以后,这本书已经被渐渐遗忘,但请相信,所有支持过我的读者,都永远是好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