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四喜,照你这么定权限,整个公司连我都得受你节制吧?”在尚雨旋的办公室,尚雨旋正笑着对坐在她前面的赵四喜说道

    “我这不是漫天要价吗?到了总经理那里,谁能知道他会砍掉什么呢?这个反正也是他指示我来找你商讨的”赵四喜笑道

    “但也不是这样漫天开价的吧?照你这个要求一公布,我估计整个公司所有的中方人员都要晕。估计他们会很后悔得罪你吧?”尚雨旋说道

    “你也说是照我这个要求一公布啦,你觉得伊藤总经理会照我们两个人检讨的权限来公布吗?其实就算照这个权限公布了,又如何?

    要是真的碰到大问题,碰到大争议的时候,你觉得伊藤总经理会听我的吗?会支持我吗?

    我们现在检讨的权限也好,管理范围也好,那都是建立在总经理绝对支持的前提下的,只要他稍微的不支持,我就跟个废人没有什么区别。

    另外,也是建立在伊藤总经理绝对信任的前提条件下的,他要是不信任我,说什么都是假的。”赵四喜道

    “但那也不能这样定权限吧?这有些太离谱了,等下伊藤总经理还以为我没有做事呢。”尚雨旋道

    “其实我说的也没有错,什么是2s?2s他并不单单局限在现场,局限在搞卫生吧?什么是真正的整理整顿?除了现场之外,其实有个更大的地方,我们都没有看到,那就是办公室,那些办公文件,办公流程,办公规程。这些东西更加需要做整理整顿,做标准化,做2s。这些隐形的浪费,其实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是更加致命的。”赵四喜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停了一下又继续道“还记得几年前和你一起去解决的法规问题不?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还不是因为我们公司内部的文件没有做整理,流程没有做整理?导致遗漏了。

    出那么大的问题,如果不是刚好提前发现了,由你出马去解决了,你说他对公司有多大的影响呢?

    刚出的新产品,就会因为法规问题,不可以上市,这对客户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呢?

    这不但是金钱上的打击,更大的是客户的名誉受损,你说是不是?

    如果当时不是你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敢说,现在都没有我们万博了。赔款都能把我们赔死。

    你说这样的事情,是不是要杜绝再发?

    你说这样的事情,重要不重要?

    是不是要做整理整顿,是不是要做2s?是不是需要第三方来确认和梳理?你觉得一个文件,一个规程,一个规定,一个流程,光自己部门确认自己部门的东西,能不出现遗漏吗?”

    尚雨旋顿时笑了“你啊,就是这嘴巴会说,说什么都是理。是,我是承认,你说的这些确实是问题,也是每个公司都存在的问题,确实需要做做2s整理整顿下,把流程和规程以及其他的一些风险性的东西给筛选出来,但这只是你我的看法,最后还得听伊藤总经理的。”

    “那是,我刚才也说了,具体还是得看总经理,不过怎么说呢,我相信总经理自己也知道这些问题存在的,只是看他想不想弄而已”赵四喜道

    “对了,四喜,赵静的妈妈是不是来了?”尚雨旋转换话题问道

    很显然她是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

    总经理要赵四喜来找她谈2s专员的职责和权限,而赵四喜自己呢?确实是狮子大开口了,为自己争取了很多权限。

    如果站在人事老大的角度来说,自己不应该同意他的想法,不过想想尚雨旋又没有阻止了。

    正如赵四喜所说,这个事情,并不是他们两个说了算的,这个还得伊藤总经理点头承认,另外,赵四喜说的确实有些对,现在公司的部门都是各自为政,搞山头主义,很多文件,流程以及规程都不清不楚的,确实需要有人出来整顿整理整顺一下。

    “对,来了有十几天了”赵四喜道

    “你回去问问赵静,看那天有空,我请她妈妈吃饭”尚雨旋说道

    尚雨旋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有些后悔了,她请赵静的妈妈吃饭,这吃的什么饭呢?

    什么理由?

    ---------分割线-----------

    柯拥军这两天头有些晕,因为新车种有个产品在快量产前,被客户那边发现了问题。

    是一个外观产品,组装之后发现间隙不均匀。

    而要命的是,之前的产品是没有的,也就是说在面临量产前产生了变化点。

    而变化点产生了,柯拥军他们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而是被客户发现并且指摘了,你说这算什么事情呢?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呢?

    于是乎他和他们部长村上都被叫到客户那里,被客户的一个担当狠狠的骂了一顿之后,回来找变化点的原因和写对策表了。

    其实找变化点和写对策表,对于柯拥军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在工作中谁能保证一点问题都不出呢?

    他烦的是他连累了他们部长也跟着一起被骂了。

    客户骂人很不留情的,好似骂孙子一样。

    但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们是供应商,谁叫他们做错了事情呢?

    村上部长回来的时候,脸色很黑,估计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吧?

    对着柯拥军只说了一句话“把问题给我调查清楚,并且出个详细的报告给我,做好再发防止对策。我不希望相同的问题再发生第二次,要是再发生第二次,我找别人来做你这个事情。”

    这么严厉的话,是村上到万博以来说的最严重的话。你想想,柯拥军能没有压力吗?

    其实间隙不均匀这个事情,他觉得并不是太大的事情,差那么一点点,买车的谁来看呢?

    他觉得只是客户小题大做,故意找碴。

    客户品质初期那边的人都和自己这么熟了,这么点事情,把自己叫过去骂一顿就可以啊,有必要把他们村上部长抓过去爆骂一顿吗?

    让部长在自己面前丢了大脸,你想想,他柯拥军能有好果子吃?让村上丢了脸,而且还是在他下属面前丢了脸,你想柯拥军能有好果子吃吗?

    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之前就算有些问题,最多也就是叫他过去,请客吃饭唱个歌之类再写个报告书就解决了,从来也没有叫日本人过来受骂啊。

    你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柯拥军左思右想还是没有想出来什么原因,于是决定还是给他相熟的人打个电话,咨询咨询,看看到底那里出问题了。。

    (本说一年后更新的,但最近刚好有些空,就写点吧,很久没有写了,很多情节都忘记了,所以得给我点时间,别催。先温习温习,再写。这一章发出来,是想告诉大家,我还在。如果有可能的话,来起点支持我吧,感谢,顺便给各位亲拜个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