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臣戍边关觅封侯(三)

    第73章臣戍边关觅封侯(三)

    “谁说有了官身就不能考进士的?”王厚放下酒碗,奇怪的对韩冈反问道,“宰执家的子孙七八岁就受了荫补,但照样有出来考个进士的。Www.feiSuzw.coM 飞尊师横渠先生的举主吕丞,是吕靖吕夷简,仁宗朝宰相,谥号靖之子,早有荫补在身,但还不是考了个进士出来。有官身者参加科举远较普通士子方便,只要通过锁厅试就能得个贡生名额,可比参加州里的解试容易许多。”

    韩冈一听,忙加追询,这是他前身留下的记忆所没有的信息。王厚很惊讶为什么韩冈对此茫然不知,却还是一边喝酒,一边向他细细解释。

    所谓锁厅,顾名思义就是锁起公厅,也就是官员将自己的官厅锁起,放下手的职务,去参加科举的意思。

    天下意欲参加科举的士子有百万之众,东京城可容纳不了那么多。所以必须在地方加以选拔。这种选拔称为解试,都是在科举之年的前一年在各个州军举行。秦州的解试,便是在今年八月,韩冈躺在病床上时结束的。通过解试的士子称为贡生,而第一名就是解元。有了贡生的资格,便可以去京里参加科举。

    而京城的进士科举又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省试,又名礼部试,将从天下四百军州的数千近万名贡生,挑选出三百名左右的合格者也有时是两百或四百如果能成为三百名合格成员之一,基本上进士的资格就确定了。因为如今第二步的殿试,不会再黜落考生,只是决定名次高下的考试。

    “这还要多谢张元!”王厚笑道:“西夏的这名张太师,就是从殿试上被黜落,最后愤而投奔西贼的。‘韩琦未足奇,夏竦何曾耸’,两名宰相之才,竟然被一个黜落的贡生打得颜面无光,几万将士因此葬身好水川畔。自此之后,殿试再也不黜落一人,就算犯了杂讳,也不过降至最低一等的同学究出身,照样给官。还有特奏名进士,也是为了安抚屡考不的贡生而特加拔擢。”

    所以要当上进士只有两道难关,第一道是解试,第二道是礼部试。而韩冈有了官身后如果还要考进士,一样要通过解试。只是因为他的官身,就不能与普通士子一起在州考试,而是在路参加特别为官员举办的锁厅试这里的路,是转运使路,而不是经略安抚使路,也就是韩冈要去陕西路的路治京兆府长安去参加,而不是就在秦凤路的秦州“名义上将锁厅试放在路,是为了不与地方上的寒士争位,但实际上州贡生选取比例,在江南诸路是百里挑一、两百挑一,在陕西也是二十、三十选一,可锁厅试却是三五人里就能出一个贡生,最多也不过七选一。”

    王厚说得口干,给自己满上酒,一口喝下去。用丝巾擦擦嘴,继续道:“不仅是官员参加的锁厅试,还有官宦子弟参加的别头试,也是举着不与寒士争位的名义,可实际录取比也是放在十比一以下。想想家严,当年参加江州解试,可是近三千人争十七个名额!”

    “三千人争十七个?”这差不多是后世公务员考试比较热门的职位的录取比例了。这么低的比例,竞争的确够惨烈的。而且贡生跟做官无关,不是明清的举人,就算今次考上,如果不能得进士。下次照样打回原形,得重新再与三千人争去。

    “就是三千争十七。”王厚以为韩冈被惊到了,遂更加得意说起,“这还算是少的。你到福建路看看,尤其是建州、福州,那里是五六千人争夺十几个名额!哪一科不是杀得血流漂杵、尸积如山!”

    王厚说得夸张,引得韩冈轻笑起来:“可礼部试是一视同仁,不论身份家世,不论地望出身,解试困难也好,容易也好。到了礼部试,都是一样的考题。”

    “没错。”王厚很自豪的抬起头:“江西、福建的贡生都是从独木桥上杀出来的,而陕西贡生走的则是通衢大路。可到了礼部试上,十名江西贡生就能出一个进士,而陕西贡生一百人也出不了一个。”

    韩冈感慨道:“所以啊……到最后,特奏名进士大半都是陕西人。”特奏名进士,就是年过四十、屡考不的贡生,由地方统计名单呈到朝廷,参加一次很简单的考试,赐给他们一个官职,去州学、县学做个学、助教,省得他们投奔西夏、辽国去。陕西考贡生容易,进士难,所以特奏名,多是陕西人。

    王厚知道韩冈为何感慨,他安慰拍拍韩冈肩膀,举起酒碗:“反正特奏名也与玉昆你无关了,来喝酒,喝酒!”

    一顿酒不知喝了多久,韩冈酒量甚豪,还保持着清醒。但王厚没什么酒量,已经晕头转向。但他仍是颤颤巍巍的举着酒碗,对韩冈道:“玉昆,真是可喜可贺!尊师张横渠,今月初九已经擢了崇院校书,日后必然要大用啊!来,我们再喝一碗!”

    “处道,这已是你说的第三遍。该贺的也贺了,该喜的也喜了。你就别喝了!”

    “多喝一点没关系。喜事嘛……等横渠先生在朝水涨船高,来向你提亲的人可会越来越多……哈哈,玉昆论相貌也不输那金'毛'鼠多少,就是少个状元及第,要不然,宰相家的娇客也能做。”

    “锦'毛'鼠……”韩冈大吃一惊,“白玉堂?”七侠五义的名角难道真的出现在正史过?

    “白玉堂是谁?”王厚抬起醉眼,茫茫然问着。

    “啊……曾经听说过原江湖有个强贼,匪号锦'毛'鼠。”韩冈随口解释了两句,心疑'惑',难道北宋有另外一个锦'毛'鼠?

    王厚醉得糊涂,也没去分辨真假,哈哈笑了笑:“想不到玉昆你交游如此之广!”

    “只是些口耳相传的谣言罢了。也记不清究竟是在寄居的寺庙还是在茶肆听到的,连什么时候听说的也记不得了。”韩冈将之一推了事,结交匪类的罪名他可承受不起。

    “愚兄说的是皇佑元年西元1049年己丑科三元及第的那一位,他前几年不是来关西知京兆府的吗?”

    韩冈啪的一声拍了下脑门,给王厚这么一提,他终于想起来了,“是冯当世啊……”

    冯京,字当世。皇佑元年己丑科状元,乡试、省试、殿试皆第一,是历史上不多的几名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冯京才学过人,相貌出众,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商人家庭出身的缘故,对钱财十分看重,在京兆府任上大肆聚敛,被长安士人暗嘲为‘金'毛'鼠’‘金'毛'’指得他仪容出'色',而‘鼠’便是说的他聚敛之行。

    “没错,没错,就是他!”王厚醉态可掬的笑着,说起话来舌头都大了,“当时冯当世了状元后,几家贵戚一起在争他这个女婿,摆出来的嫁妆几万贯,最后还是给富相公捷足先登,而富相公又是太平相公晏殊的女婿……若是玉昆你能找个好亲事,说不定日后也是个宰……宰……”嘣地一声,王厚一头栽倒在桌上。

    韩冈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房里的醉鬼,话说到一半,就醉昏了过去。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放下酒碗。也许是习惯,韩冈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去推断张载此番在京为官,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

    张载是受吕公著的举荐而入京的,半年前韩冈回家奔丧时,张载已经打理行装准备东行。当时吕公著还是翰林学士,但如今吕公著已经是御史丞,掌握着朝的监察大权。

    而张载的弟弟张戬,韩冈也见过,一样进士出身,在朝做了吕公著的下属,任监察御史里行一职担任监察御史的官员如果资历不不够,就要在官名后面缀上里行二字,意为试用有着举主和兄弟在朝护持,韩冈的老师应该能在京多待两年。

    但韩冈方才又从王厚这里得知,吕公著能升任御史丞,完全是王安石王相公想把枢密使吕公弼赶出东京。韩冈对此完全能理解,兄弟两人一个是军方的首脑,一个是监察系统的老大,这在哪个朝代都是很犯忌讳的一件事,吕公弼识趣的就会自己辞职,如果不识趣,御史台保不准会造吕公著的反,兄弟两人一起被弹劾。

    如今的朝局势错综复杂,谁也看不清,韩冈也一样。张载的后台与王安石不合,但张载本人帮着蔡挺改进的将兵法,却是深得王相公的赞许,也不知他本人对变法的看法又如何。但韩冈很清楚自己的立场,王韶在朝的最大依仗就是王安石,自己如今的依仗则是王韶,对于变法,只有赞同,不能反对。

    王厚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拿起酒坛子晃了晃,听着里面没有水声。便拍着桌子,口齿不清的怒道:“怎么没酒了?”

    “都给你喝完了……”韩冈无奈的叹了口气,王厚来他这边喝酒,有时是自带酒菜,有时候便是蹭吃蹭喝,韩冈大手大脚,手上的一点钱钞都给耗光了。今天回去,没好意思向家里拿钱,现在是囊空空,“今天是没钱添酒了,等明天再说。”

    “钱?”王厚吃力的抬起头,“没问题,等到青苗贷正式实行,我们这里就该有钱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