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声入云霄息烽烟(一)

    第50章声入云霄息烽烟(一)

    “这就是安远寨?”越过一条架在甘谷水支流上的短桥,韩冈望着出现在前方的寨堡,有些不相信眼睛。WwW.FeiSuZw.CoM 飞

    王舜臣知道,每一个第一次看到安远寨的人,差不多都会有韩冈现在的反应,他笑道,“五百步寨,九百步城,安远寨可是实打实的五百步。”

    “南北只一步,东西二四九,加起来的确五百步,这样的规划也叫寨?”

    当然,韩冈是夸张了一点。寨子再如何也不会建成一条线的样子。不过安远寨的确是南北窄,东西宽。整座寨子从南到北大约五六十步,而东西长度则是南北宽的三倍,近似于一个扁扁的长方形。寨墙从西侧山头延伸下来,一直拖到甘谷水的河滩旁,将官道正好拦住。

    “这样的寨子可不好防守……”安远寨东面是甘谷水,南面是支流,两水就在安远寨东南角五十步外汇合,可做城壕之用,但党项人如要攻来,却是只会从北面。

    “三哥你可说错了。”王舜臣难得的能有教训韩冈的机会,他笑着解释道:“安远寨不能从外面看,进到里面就知道了。外面看着是一体,其实分作上下两寨。山上的一段是上寨,谷底的一段则是下寨。下寨是易破,但想攻下上寨可就难了地势且不说,里面有好几口二十丈深的水井,足足费了半年才挖成,从不干涸,一点都不怕敌军断水。”

    “原来如此!”韩冈点头受教。想想也是,打了多少年仗,修了几百上千的寨堡,宋人要还是会浪费人力物力去修一个无法防守的寨子,那就是笑话了。安远寨修成如今的形制,自然有它的道理在,不是自己随意一眼就能评判的。

    说着,一行人已到了寨子前,验过关防,又经过了远比伏羌城细致十倍的检查,韩冈和车队终于被放进了寨。

    正如王舜臣所说,安远寨是个被一分为二的寨子。两寨之间的隔断并不低于外围寨墙的高度和厚度。西侧的上寨随坡而上,东侧的下寨则地势平坦。下寨,是营地和衙门,而上寨则安置了军库、粮囤,刁斗森严数倍于下寨。

    此时的安远寨人声沸腾,周长五百步的寨子,不知挤进了多少军民。连接南北门的主道上人头涌涌,韩冈的车队被挤得寸步难行。

    “不知现在寨有多少人?”韩冈再回头看看,大书了‘劉’字的红'色'将旗正高高飘在寨墙上,“伏羌城的一千兵,不至于把安远寨挤成这般模样。”

    “还有达隆堡的人。秦州参与回易的商队,有三分之一是去达隆堡做买卖。”

    达隆堡在安远寨的西面,顺着安远寨南的甘谷支流向西七十里就是达隆堡得名自居住于其地附近蕃部隆部,即抵达隆的意思而沿着寨东的甘谷主流向北三十里则是甘谷城。

    “向家的商队也是从达隆堡回来的罢?”韩冈尚记得赵隆说过的话,“昨日向家便在伏羌城了,这些人今天才到安远寨。”

    王舜臣冷冷笑道:“谁能跟都钤辖家比耳目消息?”

    他又问韩冈:“三哥,下面是继续往甘谷城去,还是留在安远寨这里?”

    韩冈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为何伏羌刘知城不带兵继续北进甘谷?”

    “安远寨属于伏羌城防区,刘知城守在这里没有问题。但甘谷城是张老都监在管,不得军令,哪个敢任意越界?”

    王舜臣出身武家,自出了娘胎就在军营里打混,对军的情弊却是一切门清,他嘿嘿冷笑,道:“其实这也是借口,已是军情紧急,刘知城带兵驰援甘谷,李相公都不会说话,反而要奖赏。现在顿兵安远寨,只是求个安稳,不多做,就不会犯错。刘知城留在安远,甘谷城失陷便与他无关,可只要他北出安远寨,往甘谷城走上一步,就代表他已经出兵援救甘谷城。一旦没能救下,便要一体受罚。”

    他叹了一口气:“俺们武人升官难呐,拼了命才升得几级。但贬官却是容易,犯点事便是三五级的往下掉。一次追贬十几级,从崇仪使降到效用士的也不是没有过。不奉上命,哪个愿自投险地?”

    “哪边都一样啊……”韩冈也感慨着,做得多,错得就多,不如老老实实等着上命。千年前,千年后,哪个时代的官僚都是一般德'性'。人'性'不变,人情亦不变……也幸好如此,否则他也难在此地混出头来。

    “那我们怎么办?”王舜臣问道,“是继续去甘谷,还是暂且留在安远?”

    韩冈沉'吟'起来。

    不即时去甘谷,先留在安远寨等消息,借口都是现成的,而且最多一两天就能有个结果,这样也安全一点。何况他现在在街上,正看到了几支在伏羌城曾见过的、预备要去甘谷的辎重队伍,都没有往北去的打算。罚不责众,大家都一样,谁都没话说。就算陈举要找麻烦,吴衍也好、王厚也好,都有足够的理由帮他开解。

    想到陈举,韩冈嘴角扯动,'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如今他得罪了向宝,却与王韶的衙内交好,又有裴峡谷一战的功绩,名声必然能直达经略使李师的案头上。不论李师对他的感观如何,却不会容忍胥吏欺辱一位已有重名的士子。数日前,陈举对他来说还是一手遮天的奢遮人物,如今,却已不在话下。

    再回到去与不去的问题上。如果按照预定行程准时抵达甘谷,的确要冒风险,可得到的回报一样丰厚。甘谷城危,众将皆退缩,无一人敢援。但此时,一名衙前带着三十余人押着军资抵达甘谷城,这是再光彩不过的演出。同时还能得到秦凤路第三号武将张守约的看重,正好可以把向家可能有的攻击给堵回去。

    思绪停在这里,韩冈自嘲的笑了。都到了安远寨,只差三十里,如何不拼到底?与其把解救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吴衍、王厚身上,不如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向宝、陈举之辈,不敢动自己分毫!

    他猛抬头,望北方。渐渐西斜的阳光下,狼烟依旧滚滚。他再回头,数十道信任的目光正等待他的决断。

    哈哈一笑,韩冈转身率先前行,“走!去甘谷!”

    夜'色'如墨。

    行走在朔日的夜空下,周围没有半点灯火。除了民伕们手的火炬照亮了一点周围的地面,让队伍不至于走到官道外,就再无一点亮过星光的光源。

    深一脚,浅一脚的在不算很平整的官道上前进,一路行来,一众民伕都被韩冈所慑服,对他的决定没有太多的怨言,也不敢有所怨言。

    在出安远寨时被监门官挡了一阵,辎重队的行进度比预计的要慢了快两个时辰。原本酉时前就该抵达甘谷城,但现在已经近戌时,却还没有看到甘谷城的影子。

    入夜后,山谷间的寒风更加凛冽,不住往衣襟里灌去。躺在车上,身子转眼就会变得僵冷如冰,连伤员们都不得不下车走路,好让自己暖和一点。

    王舜臣吸了吸鼻子,向着走在身边的爱马靠了靠。寒风吹得久了,身子都变得麻木,心底暗骂着监守安远寨北门的监门官,却没气力骂出声来。不过他右手依然有力的握着战弓,谷内的心波三族都有不稳的迹象,入甘谷后,只要出了城寨,他便握紧了长弓。就算因为受伤不得不改用左手控弦,王舜臣依然有自信将箭囊的长箭,尽数'射'入拦道贼人的要害。

    韩冈走在王舜臣的身后,山谷两侧的山峰,挡住了大半幅夜空,只能看到长长的一条夜'色'。宋代的夜晚不比千年之后,在他出生地时代,即便无星无月的子夜,天空依然泛着地面灯火映出的亮光。但此时,除了黯淡的火炬和寥落的星子,天地间再无一丝微光,那是最为纯粹的浓黑。

    随着队列前行,身前的浓黯不断被火炬驱散,而身后却又被四周涌来的黑暗所掩盖。脚步和车轴的吱呀声,单调的回'荡'在谷地,如影随形。就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这一行人。只有偶尔随风传来的两声夜枭尖利的啸叫,让他们了解到还有其他生灵存在于身边。

    从安远到甘谷,不过三十里的道路,到底还要走多久?

    木然的低头看着被火光照亮的前路,韩冈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前路一片黑沉,走了不知多久,却仍没有抵达甘谷,他的心情也逐渐低沉下去。黑暗,原本被压下去的情绪如同从河底的淤泥翻出,搅得他的心绪一片浑浊。

    韩冈总忍不住胡思'乱'想,自己在安远寨作出的决断是否正确,甘谷城是否还留在大宋的手,甚至还会想起到凤翔府舅舅家避难的父母和韩云娘,每一次,尽管理智一直在告诉他不会有问题,但他总是不由自主的要往最坏的情况去想。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