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既然来之则安之

    第9章既然来之则安之(本章免费)

    走了一阵,已经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饱含着水意的空气也扑面而来。www.FeiSuZW.com 飞下龙湾是个不大的村庄,位于两山夹谷之,村北远山其'色'苍莽,村南山'色'苍翠,哗哗的河水水流声则从村子北面传来。那条河名叫藉水,河对岸便是秦州州城。藉水向东流淌,过了百里之后便汇入渭水也即是渭河。如果没有党项人的威胁,这里其实是一个很宜居的村落,但既然其位于边塞,便也免不了要日夜担惊受怕。

    “毕竟是北宋啊……”贺方暗叹着。若是后世,陕西那是国腹地,根本不需要担心外患的地方。在那个时代,自家只要安安分分的做事便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战'乱'是个陌生得只能在新闻和书本看到的名词。但在此时,却是他实实在在要面对的问题。

    陌生的天空,陌生的土地,以及陌生的时代……贺方的心情忽然有些低落,不意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差点便要栽倒。但一双小手将将好从后伸来,将他给扶住。

    “三哥哥,小心一点。看着脚底下……”

    “嗯……”贺方应了一声,回头看看,韩云娘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正担心的看着他。

    对了!至少还有家人。贺方侧头看着小心翼翼搀扶着自己的小丫头。在这个时代,还有应该陌生,心却怀着一份情谊的家人。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贺方心说不清到底是无奈,还是认命。一越千年。天意如此,纵使不甘,又有何能为?

    “既来之,则安之!”站在潺潺的藉水边,扶着少女的肩膀,远眺着对岸的城池,贺方再次重复着。深秋的熏风沿着河面拂来,不知从何处带了一丝甜甜的桂花香气。宽大的青布襕衫随风飘动,削瘦的身子却稳稳地站着,没有一丝动摇。

    尽管贺方很想重生在一个富贵家庭,但能再活一次已是天大的机缘,凭空多出来的一条'性'命更值得珍惜。何况还有关心自己的家人,贪求太多恐怕要天打雷劈了。贺方很看得开,可以说是豁达,既然莫名来到这个时代,也无从得知该如何回到二十一世纪,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让自己和这里的家人过上更好一点的生活。而第一步,便是抛弃旧日的自己,接受新的身份:

    “……我是韩冈……我是韩玉昆……”

    在河岸边徘徊了一阵,下定决心的韩冈要回到家继续读书,韩云娘也要跟着回去收拾家务,她便扶着韩冈向村走去。

    两人刚刚走到村口,这时从下游的渡口处过来一人,看到他,韩冈的脚步不由得停住,小丫头则不知为何忽然胆怯的躲到了他的身后。

    那人脸皮上尽是疙瘩,双眼外鼓,大嘴前凸,褐'色'隐花的绸布直裰盖不住高高挺起的肚腩。乍一看去,活脱脱一只秋后将要冬眠的胖蛤蟆。人能长出这幅模样也是难得。韩冈通过前身的记忆认得他,正是不断撺掇着韩家卖田的李癞子。

    李癞子是村里排第一的大户,脸上疙疙瘩瘩如同翻转过来的石榴皮,像个癞蛤蟆一般,所以有了这个雅号,多少年叫下来,连本名都没几人知道了。其人在村里名声并不好,却跟县衙里的班头外号黄大瘤的黄德用结了亲家,又通过黄德用结识了在成纪县衙、祖孙相继传承了三代的押司陈举!

    这陈举可是关西江湖上有名的奢遮人物,有着仗义疏财的美名尽管他疏的财全是从成纪县百姓身上盘剥得来。

    陈举继承父祖之业,把持成纪县衙政事三十年,曾经让两任知县、七八个主簿、县尉灰头土脸的从成纪县因罪罢任,其一个背时的知县,还被夺了官身,‘追毁出身以来字’也就是说,这位倒霉知县身上的官皮给剥了,从官诰院和审官院被除了名,这比夺官去职还让官员们畏惧,毕竟夺官还有起复的机会。另一个更倒运的主簿,则参加了琼州终生游,再也没能渡海而回。

    自此之后,后任的知县、主簿等成纪县官员再没一个敢招惹陈举的。而陈举也识作,只要头上的官人老老实实,他便不会太过欺凌上官,如此两下相安。

    李癞子攀上了陈举这尊大神,从四年前开始便当上了下龙湾村里的里正。他依仗了陈举和亲家,将许多差役赋税都转嫁到别人的头上,祸害了村不少人家。不过若不是因为韩家老三重病急需钱,以韩家的家底,本也不会被李癞子欺。

    也许是受到身体原主的影响,也许还有这几天来了解到内情的原因,韩冈对李癞子全无半点好感。为了一块土地,恨不得杀人放火,不论前生后世的哪一个时代,总是有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落到自己头上,韩冈对此本不会在意。可李癞子通过近乎于诈欺的手段,将韩家的田宅一点点的搜刮到自己手。韩冈已经在心底立誓,日后肯定是要一报还一报的。

    在仇人面前,韩冈却更加斯有礼,他冲李癞子拱了拱手,行礼问好:“李里正,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韩……韩家三哥啊!好,好,都好。”李癞子有些狼狈的应答道。他的声音如公鸭一般沙哑难听,投过来的眼神不知为何却甚是怨毒。

    李癞子的表情,韩冈看在眼底。他有些纳闷,李癞子已经如愿以偿将家里的田宅都刮了去,自家恨他理所当然,但他恨自己,却是从何说起?难道真的是因为担心他家将田地赎回?

    韩冈冲着李癞子又正正经经的一拱手,摆出一副真心诚意的模样:“小侄一病半年,其间家多蒙里正照拂。等他日有闲,必摆酒致谢。还望届时里正不要推辞。”

    “好说,好说!”李癞子眉头一皱,韩家的老三原本就是个能能武的英才,只是有些傲气,不太爱搭理人。没想到在外游学两载,现在却变得伶牙俐齿起来。

    在他眼,韩家老三有着久病后的消瘦,一袭青'色'素布、圆领大袖的襕衫下空空'荡''荡',弱不胜衣。但其宽大的骨架子仍在,六尺高的个头仍给李癞子很大的压抑感。肤'色'是久未见光的苍白,脸颊几乎都被病痛消磨尽了,凸出的颧骨在脸颊上投下极深的阴影,唯独一双凹陷下去的眼睛被浓黑如墨、修长如刀的双眉衬着,愈发显得幽深难测,让李癞子浑身都不自在。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