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陋室岂减书剑意

    第6章陋室岂减书剑意(本章免费)

    不过馆阁体是满清时代的说法,在贺方如今身处的这个时代则是称作三馆楷书所谓三馆,是昭馆、史馆、集贤院的统称,也称崇院。WWW.FEISUZW.COM 飞其地位在朝堂诸多馆阁最为尊崇,此时的宰相都是兼着三馆大学士的馆职只是不论是何等称谓,要想进学参加举试,写在试卷上的字体最好是这一种,否则让负责誊抄试卷、以防考生考官串通作弊的书吏错认了几个字,那可就真是欲哭无泪了。

    书卷的字虽是工整,但所用的纸页却甚为粗糙,书页边缘裁剪得也不平齐。很明显韩冈制书的手艺并不过关。而一摞摞堆积书桌和书架上的书卷,不仅仅是贺方方才所读那本《论语》才制作得如此粗糙,其大约有一多半都是书写整齐、制作粗糙的韩记出品。

    贺方并不怀疑这些手抄本的出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离家远行,寄寓在城外的破败庙观。白天入城求学,夜则就着残烛月光,奋笔抄写从同窗学友处借来的珍贵书籍,无分寒暑,不知节庆。这一幕幕的辛苦笔耕的记忆仍清晰至今存留在韩冈的脑海内,而为贺方所继承。

    韩冈的毅力和耐'性',贺方有点惊讶,但算不上佩服。大概跟自己高时的努力程度差不多。都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没有一日辍笔。

    ‘十年寒窗已过,可惜没能等到金榜题名的时候。但就算苦读十年,能进士的机会,也不过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比还没扩招的大学还难考千百倍,这笔投资还真的不合算。’

    承平了百多年,拥有两千余万户口,贺方估计差不多应该有一亿子民的大国,如今是每三年才录取三百余名进士,平均一年只有一百。

    而且进士科取士向来是东南多,西北少。福建、两浙的军州,一科出十几个进士都不稀奇,甚至一个世家大族,一科出了五六个进士的事也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而陕西一路二十多军州,哪一科进士加起来能超过五个,都算是大丰收。连续十几科都没一个进士出头,在西北的军州更是常见。至少在韩冈留给贺方的记忆,好像从没有听说这二三十年来秦州有哪位士子得进士。

    五六百万人口的陕西路,每科进士都是个位数,平均到一年,不到百万分之一的比例让人想想就感到绝望。

    读书、进学、参科举、进士,是贺方的这具躯壳原主人十年来的唯一追求。但希望如此渺茫,投入回报如此之低,让贺方对科举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他现在心都在转着该怎么利用自己拥有的知识就像造烈酒、肥皂、玻璃之类在这个世界攫取地位和财富的念头。

    只是初来乍到,贺方很清楚表面章是肯定要做一做。至少不能让韩冈的家人,看破他与韩冈的不同。每天读书,习字,过去韩冈如何做的功课,如今贺方也照样去做一遍。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后便是读书,也幸好这具身体十八年来的记忆基本上都保留了下来,贺方依样画葫芦并不算为难。

    日复一日读着经书,贺方不免有些气闷。九经三传韩冈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只要看了第一句,全篇都能背下来,甚至连比经书还多数倍的注疏都能背个**不离十。这些记忆,贺方很顺利的继承了下来,一般只要提个头,自家就可以很顺利的背诵下去。不过贺方还是着意日日诵读,即便再深刻的记忆,如果不去时时温习,还是照样会消磨褪去。

    放下书后,贺方时常在想,若他能带着韩冈的记忆回到千年之后,凭着自己人话鬼话说得都顺溜的口才,在百家讲坛混个'露'脸应该不成问题。

    ‘只可惜啊……’贺方轻轻叹着,韩冈的才学若是留在此时却也不过是寻常。韩冈留下来的不仅仅是记忆和书卷,还有他过去做过的章和写过的诗词。章倒也罢了,以贺方的水平无从评判,最多觉得有些地方缺乏逻辑,结论和论据对不上号。但做得诗词,贺方随手翻了翻,都觉得看不下去。

    大宋本土已经承平百年,风浓郁,才子辈出,流传千古的词句俯仰皆是。说塞上风光,有‘长烟落日孤城闭’,说送别,有‘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说闺情,有‘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在贺方想来,韩冈的诗词水平纵然不能跟这些名家相提并论,也该有个一二成的水准,想不到却都些让贺方也觉得惨不忍睹的作品,韩冈竟然还用这些应该一把火烧掉的东西与他的同学们互相唱和!韩冈在集记录下来同学作品,也是一般无二的水准。

    ‘这叫什么诗?难怪关西出不了进士!’

    若陕西士子的诗词歌赋都是这等水平,被江南的举子们杀个落花流水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将铺在桌上的韩冈和一群无聊人唱和的七八卷诗集往书架上一丢,砸得书架一阵摇晃。

    醒来不过十数日,韩冈的记忆贺方已经渐渐熟悉,但韩冈的身份贺方还是觉得陌生,总是以第三方的目光来看待前身,包括他的诗。看到韩冈的大作,贺方也不去指望能作为借助。如果让贺方代替韩冈来考,莫说考进士,恐怕连通过州里的发解试都有难度。

    贺方从韩冈的记忆得知,通过解试后的士子,称为贡生,也可称为举人。但与后世的举人不同,这不是一种终身通用的资历,而是一次'性'的资格。这次通过解试,去京考进士不,那三年后如若想再考进士,还得先参加解试并通过,否则照样没有贡生资格。

    而且今科解试在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已经过去,州的贡生都已经选出,准备明年去东京城考进士。自家要想考,也得等三年后。

    三年后才能买的奖券,奖的机率又小得可怜。贺方完全没兴趣去测试自己的运气。除非朝廷能将进士科的考题,改为他更容易熟悉且对艺天赋要求不高的经义策问,否则他便无望一个进士!

    “难度太高了!”贺方摇着头,幸好做官发财的途径不止这一条。比如考明经这是比进士科难度稍低的一门科举考试;比如投到一些高官门下,立些功劳等待推荐;又或是直接花钱买官此时称为‘进纳’。

    “买官?”贺方环视房,哈的一声苦笑。至少在眼下,比进士还有难度。

    韩家已是穷困潦倒,安身的草庐还是租来的。而过去虽是在村还能排在前面,但看看自己房的这些从旧家带出来的家具,寒酸之气也自透了出来。一张床榻、一面书案、一架书橱,两个木墩,仅此而已。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