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还是不是人

    第六十七章你还是不是人

    一代剑宗能被世俗的金银'逼'到这种地步也不去偷不去抢……虽然楚阳有些鄙视,对这种做法,也很是有些不认同,但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坚持。飞

    “顾……独行是吧?”楚阳微笑着,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用手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长短四兵器:“你先看看,我这里的刀剑与你的相比如何?”

    说着,楚阳长身而起。从墙壁上摘下来一柄剑,一把弯刀。放在顾独行面前。

    顾独行一愕,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斜着眼道:“你这刀剑,从外表看来,都是新的,没有用过。明显是刚刚打造出来的。剑鞘'色'泽发亮,虽然有些云纹缭绕,不过一看就是寻常的钢铁。值不了什么大价钱。”

    这家伙倒真是直接。

    “这种兵器,也就是大路货,杀杀鸡还行,充其量,也就是骗骗不懂行的人……”顾独行说着,伸手就去拿那柄带鞘长剑,倒真不愧是剑宗,对那把刀连看也没看一眼。剑一入手,顾独行口就突然的“咦”了一声。脸上的不屑神'色'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疑。

    “这柄剑,有些不对啊……”顾独行口嘀咕,心却是震惊了下。这柄剑,竟然比自己的剑还要重!

    楚阳呵呵一笑,站起身来,走进了里间。看这货是饿了,还是给他准备点吃的吧。对于自己的刀剑和顾独行在一起,楚阳是一百个放心的。这丫的差点饿死也不去偷宁可去典当自己心爱的宝剑……若是不相信他,那真是没别人可以相信了。

    哪怕是第五轻柔会偷了自己的剑逃走,楚阳都不会意外;但若是说顾独行会偷自己的剑逃走……那不是太滑稽了么?

    半晌后端着饭走出去,只见坐在桌子旁边的顾独行依然是瞪大了眼睛,保持着一副震惊过度的样子,这货明明是饿得狠了,却竟然对楚阳端出来的饭无动于衷,只是看着手的剑,口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没有经过人血浇灌滋养的剑,怎么会如此锋利?”

    “有什么不可能?”楚阳手拿着一条胳膊粗的铁条。抓起顾独行手的剑,削苹果一般的向铁条上削去。

    噌,一声轻微的响声,铁条被削下来薄薄的一片;顾独行眼睛一直,他能看得出来,楚阳手上,绝对没有运功。

    只是凭着这柄剑的本身锋利!

    噌,又是一片。

    噌噌……

    胳膊粗的铁条被削去了一半,地上,一片刨花似地贴片,乌黑发亮。

    顾独行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自己与家族闹了矛盾,再加上其他原因,才偷跑出来,但当时急急忙忙,却忘了带银子。一路上,自己身上的东西典当的差不多了。

    再说,一个男人,又不是女人,难道还带着什么饰物不成?就一块玉佩,几颗充当暗器的金珠。

    但一次次走进典当行,让顾独行也是彻底的烦了那些人。自己的玉佩和金珠进去,居然成了“破破烂烂的玉佩”、“破破烂烂的金珠”……

    这玩意,也有破烂的么?

    所以顾独行这一次虽然已经饿了两天,但却坚决不肯去典当行。自己的黑龙那是何等尊贵的剑?若是被那些鸟人再称作“破破烂烂的剑”,恐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拔剑杀人!

    所以他才一路找过来,听到这“天兵阁”吓疯了人的传说之后,才一路试探着找到了这里。

    看到“天兵阁”三个字的时候,突然感觉很舒服。天兵阁……自己的黑龙,岂不就是一柄天兵?除了天兵这两个字,当真再也没有其他的字眼可以匹配自己的黑龙!

    就连神兵利器这样的形容,也不行!

    黑龙可是有灵'性'的!

    于是顾独行走了进来,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对方接受,自己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筹集金银,然后以最快的度,将黑龙赎回去。

    当然,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位天兵阁的老板要珍惜黑龙才可以,自己才能放心!

    哪里知道,自己随便走进来的地方,竟然拥有这样的宝剑!传说之的削铁如泥……自己真的见到了?

    暗地里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顾独行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下一刻,顾独行就突然间大怒起来!

    怒发如狂!

    “你就把这样的剑出售给这里的这些俗物?”顾独行猛的跳了起来,两眼如铜铃,恶狠狠地瞪着楚阳。

    肚子里咕噜声越来越响,而他口也是咆哮着,暴跳如雷!

    “额?”楚阳眨巴眨巴眼。

    “你这是亵渎!是犯罪!对这些神剑的侮辱!”顾独行咆哮了起来。直接发狂了。看到对方居然还是这种无所谓的表情,忍不住连心脏也要气得爆裂!

    这样的神剑,错非是绝世的剑客,绝不能拥有!也不配拥有!

    岂不闻宝剑配名士,明珠送佳人?凡夫俗子,岂能拥有这些神兵利器?

    天兵,当之无愧!

    “我不允许!”顾独行跳了起来,眼神凌厉:“决不允许!”

    楚阳愣住了。看着这位肚子咕咕响几乎就要饿死的哥们,在自己的店里上蹿下跳一副激动的要死要活的样子,居然不准自己卖自己的东西……我靠这也太离谱了吧?

    “额,哥们,这家店貌似是我的哎。”楚阳哭笑不得。

    顾独行愣了愣,断然霸道的道:“什么你的我的?你的也不行!”

    楚阳无语了。这货,难怪练功进境这么快,看来对剑已经着魔了。直接就是重度的走火入魔。痴'迷',已经不是一点半点啊。

    “这这这,这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宝剑啊!”顾独行眼脸上甚至浑身都散发出一种狂热的光彩:“这……这是多完美的宝剑啊……这是杀戮的利器啊!这样的剑若是刺进人的心脏,若是砍去人的头颅,若是……那该多爽?!想一想都是享受啊!”

    说着,闭着眼睛,伸出手作持剑状,口做着模拟声音,浑然忘我:“嚓,嚓……这才是剑!这才是剑的归宿!”

    楚阳瞠目结舌,看着这个疯子,直接将这货归入了神经病的行列。还有这样的?

    顾独行激动得如同抽风,锵的一声又将桌上那把刀抽了出来,刀光闪烁之,这位仁兄的抽风更加厉害了,直接接近重度痉挛:“这刀……这刀也是举世罕见的宝刀啊……”

    蹿到了墙边,刷的一声,短剑短刀同时出鞘。

    “这简直就是普天之下所有武者的梦想啊!”顾独行已经呆滞了;突然间悲愤欲绝的瞪着楚阳:“你你你……你居然想将这样的刀剑……卖掉?!你居然想将全天下武者的梦想卖掉?!”

    他瞪着眼,一步步'逼'近楚阳,脸上肌肉痉挛,两只眼睛忽而鼓出来如青蛙,忽而缩回去成一道精芒,嘴唇哆嗦着,突然石破天惊的咆哮一声:“你还是不是人?!”

    楚阳彻底晕菜!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