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调查楚阳

    第六十五章调查楚阳

    这世上,专业的典当行不知道有多少,自己只是一个半吊子钓鱼的,这店面,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吸引眼球增加自己的分量而做,只要目的达成,就关门大吉。飞

    居然开张以来,一笔生意都还没做,却在如此深夜有人上赶着到自己这里来抵押?而且是这样一柄好剑?

    这事儿,透着诡异啊。太不寻常了,这其,难道有什么蹊跷?

    深夜,太子府之。

    身材魁梧的武狂云狼狈不堪的走了。

    他来到铁补天这里,甚至还没有说一句话,就被铁补天把什么都堵住了:“不必解释,我知道肯定是你。”

    然后就将他晾在了这里。直挺挺的晾了一下午半晚上。这位在铁云国功高卓著,在两军阵前威猛无俦,在下属心里战无不胜的大将军,整整一下午半晚上就一直在不断地擦冷汗。

    铁补天一直在不停的批复公,安排事情,一拨一拨的人走进来,然后一拨一拨的人走出去,人人步履匆匆。唯有武狂云木桩子一般站在大厅间,动也不动。

    这下子可丢大了人了。武狂云看着一双双眼睛里好奇、惊讶、戏谑的目光,无地自容,几乎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尤其是几个认识的而且还很熟的那些家伙,看着自己的眼神直接就是看猴子的那种。

    武狂云无数次的用求饶的目光看着铁补天,小祖宗,哪怕你砍了我的头,也别让我在这里戳着了……

    但铁补天连看都不看他,眼神一点对不上,更加不跟他说话。

    铁补天不说话,他自然更加不敢说。这位少年储君的威势倒还是其次,关键是他这数年来积累的名望,让武狂云对他尊敬之极!正因为尊敬,所以才害怕。

    若是换了别人,恐怕这个以脾气暴躁出了名的将军早已经拍了桌子骂了娘,但在铁补天面前,他却是连大声喘气都要考虑考虑。

    铁补天最后的一句话,解救了他的困境。他看着面前桌案上的公,头也不抬的道:“自己去找军法处,自己去领一百军棍。罚俸一年,所有参与此事的人,一并如此处理。”铁补天看着面前桌上的公,头也不抬的道:“我相信,你不会捣鬼的。滚吧。”

    铁补天并没有发怒,声音很平静。但就是这种平静的声音,却让武狂云更是心头发颤。因为这代表着铁补天是真的生气了。若不是现在铁云国危机,恐怕自己的脑袋现在已经挂在旗杆上了吧……

    哎,若不是情势危机,我脑子也没进水哪里会做这等事?

    听见铁补天的处罚条件,武狂云如蒙大赦,连连道谢,一转身,就像一只被猎狗赶着的兔子,一溜烟的出了太子府。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咧着大嘴一阵阵的感叹:“我的亲娘,可算是出来了,这滋味还真不如被打一顿……”

    至于捣鬼……武狂云是连想也没有想过的。一百军棍虽然多,但他还承受的下来。但若是捣鬼的话,下一次就不是一百军棍的事情了……

    这种事情,前车之鉴很多,武狂云是绝对不敢阳奉阴违去触太子的霉头的。

    “禀太子,找到那个人了。”

    “哦?他在那里?”铁补天正在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右手之拿着一管狼毫笔,刷刷刷,不加思索的就批复了好几个奏折。

    他的度虽快,但每一个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心也是经过了慎密的思考。每一份批复,也都是一针见血,直达要害!这种洞察力,让人叹服。

    “今天上午,在铁云皇城大街传闻有人被吓疯了,我等闻讯过去一看,却意外的见到,太子所要找的那个人,就正在一间店铺之当掌柜。”那人的神'色'有些奇怪。似乎有些忍俊不止的样子。

    “店铺?掌柜?”铁补天终于忍不住手一抖,'毛'笔在面前奏折上涂了一团污痕。

    实在是太意外了,那样狼一般的一个人,怎么会在铁云城之当店铺的掌柜?

    “不过,他开的是……天兵阁!”黑衣侍卫将那天兵阁描绘了一遍,道:“似乎是卖神兵利器,但口气之狂,口气之大,前所未有!”

    “神兵利器?口气很大?”铁补天轻轻放下手的笔,好看的眉'毛'轻轻蹙了一下。半晌才若有所思的道:“到明日,孤去看看。”

    “还有,传言,那疯掉的人乃是冲撞了神兵利器,故此受到天惩。但据属下调查,那个人应该是被那楚阳气势所慑,以至于魂魄离体,导致疯癫!”

    “哦?”铁补天目光一闪,问道:“若是单纯以气势将人吓疯……需要什么样的修为?”

    “这个……很难说。”那青衣人踟蹰了一下,道:“一般若是武尊之下的强者,就算对普通人也决计无法吓晕。因为气势这东西,终归是无形无影的东西。而且高手的气势,也唯有同级数的强者才可以敏锐把握;不过凡事总有意外……”

    “什么意外?”

    “若是散发气势的这个人,本就是那种杀人无算,血债累累,两手血腥的绝世凶人,或者是常年征战杀人无算的战将,一旦释放自身气势,那种凶戾之气,恐怕就算将人当场吓死,也不会有什么意外。不过我看这楚阳小小年纪……额,貌似这种说法有点无稽。”青衣人苦恼的皱了皱眉头。他也感觉,自己这种说法使用在那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实在是太也匪夷所思,那么小的年纪,怎么可能杀人无算?……

    “哦……”铁补天长长地哦了一声。

    “我等本想进去查看,却被军部的人制止了。军部的人暗封锁了天兵阁,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军部的人?”铁补天突然笑了:“是龙城皇叔的人?”

    “是。”

    “看来皇叔要出手了?”铁补天轻松地笑了笑:“没想到一个天兵阁,让这几年向来深居简出,我见他一面都难的龙城皇叔也出现了,这个楚阳,可真是我的福星。”

    “还有,我补天阁在大赵的七个分部之的三个,突然失去联系。太子,恐怕第五轻柔动手了。”

    铁补天皱起眉头,想了良久,才慢慢的道:“不会是第五轻柔的。第五轻柔还没有这么沉不住气。”他并没有说为什么不是第五轻柔,似乎就只是下了一个结论,不容辩驳。

    “还有什么别的消息?”

    “大赵东南方开始调动军马。三大军团,向着鬼泣谷靠拢了过去。不过这一点,看形势是针对无极国,与我铁云倒是没什么关系。”

    铁云位于大赵北方,大赵东南方调动,相隔万里。

    但这青衣人这句话一说,铁补天的脸'色'却是突然的沉重起来。喃喃地道:“东南方?”眼突然发出锐利的'色'彩,喃喃的又问了一句:“东南方?三大军团?”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