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要不,我帮帮你

    第二十一章要不,我帮帮你

    孟超然身为石千山的师傅,对这种事岂能不出来看看?但现在,他却是满心失望。飞

    孟超然教授徒弟,一向有一个原则: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可以做不成我帮你,但不能不做。这就是孟超然的原则。

    今天若是石千山但凡有一点骨气,有一点男儿血'性',能跟对方真正动手,较量一番的话。孟超然也会立即站出来为弟子出头。

    甚至直接打上二师兄门前,孟超然也能做的出来。你儿子被打了需要找场子,难道我的徒弟被打了就是白揍?

    孟超然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看着石千山竟然油滑到这等地步,为了保命,宁可被打,也不愿意奋起反抗!如此没有血'性',纵然是心机深沉又能如何?若是有一天强敌来袭,岂不是要屈膝投敌?

    忍辱负重,也要有限度的!

    我可以为你出头,但你要有让我为你出头的价值。我能护你一时,总不能护你一世。一切,还需要你自己去闯'荡',去担当!这便是孟超然教授徒弟的方法和理念,虽然寡情,但却适合这个……江湖!

    血'性'、勇气!这两样虽然常被人说是少年血气方刚致死之道,但永远无法否认的是,若是没有这两样素质,活一万年都不可能成为强者!

    血'性'和勇气虽然算是缺憾,但却是成为一代强者所不可缺少的条件!

    对石千山这个弟子,孟超然突然感觉失望之极。索'性'不管不问了……

    紫竹林之,与孟超然的方向相反的另一边,也有两个人脸'色'阴沉的看着场这一幕闹剧。这两个人,竟然是……天外楼宗主乌云凉和梦云峰主孔惊风?!他们怎会在这里?而且看一帮小辈的打斗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若是楚阳知道这两人在这里,定然会非常意外!

    看着石千山烂泥一般瘫在地上,浑身是血,昏'迷'不醒,曲平和刘云炎突然感觉无趣得很。本以为这石千山如此嚣张,居然敢打李剑'吟',想必是一场恶战。

    哪知道众人大张旗鼓而来,却是遇到了这么一个怂包,居然毫不还手的让众人打了一顿!

    又担心把他打死了不好交代,便准备离去。

    转过身去,正要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慢悠悠的道:“哎,那啥,我说你们就这么走了?”

    刘云炎等人脚步一顿。

    只听见那人又道:“咳咳,你们师兄弟八个人,对战石千山一个,却吃了这么大的亏……就这么走了,有些不合适吧?”

    刘云炎霍然转身,双目冷冷的凝视着说话的人,阴沉沉道:“你……有意见?”

    其余七个人也转过身,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均是有些错愕。刚才当着他的面狂扁石千山,他一声都没吭,怎么现在事情办完了他倒是钻出来了?

    难道也想挨一顿打?

    楚阳温柔地笑了起来,道:“曲师兄到我紫竹园来,却吃了这么大的亏,小弟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他一向冷漠的脸上,突然'露'出这种春风化雨一般的亲切笑容,竟然显得风神如玉。一边的谈昙张大了嘴,看着楚阳微笑的脸,如同见鬼。

    天啊,哥哥我十几年了,今天居然看见楚阳笑了……这一生不枉了……谈昙心心'潮'起伏感慨万千,这一刻居然有一种作诗的冲动……

    而刘云炎等人却是一阵憋气。

    刚才这八个人把石千山狠狠打了一顿,打得半死不活,却是口都在叫嚣着自己吃了亏,倒像是石千山一个人把他们八个人虐了一顿一般。如今楚阳作为紫竹园的人,竟然也睁着眼睛说瞎话,颠倒黑白,顺着他们说话,反而让他们感觉到郁闷之极!

    楚阳站出来,自然不是为石千山出头,若是这件事发生在别的地方,他只会冷眼旁观之后拍拍屁股潇洒离去。但,发生在紫竹园,楚阳却不能任由他们离去!

    这里,是师傅的地盘,孟超然的脸面!

    聚云峰的弟子在紫竹园打了孟超然的大弟子,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可以想象孟超然的名声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固然,孟超然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事情,但楚阳却不能不在乎!

    前生今世,孟超然始终都是楚阳最尊敬的一个人。

    石千山既然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被毒打了一顿,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反击的时候!这几个人到紫竹园来打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在楚阳看来,这跟他们打石千山,完全是两回事。

    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是卸磨杀驴?楚阳心这样问着自己,感觉自己有些不地道了,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唉,不地道……就不地道吧,卸磨杀驴,也只是一帮驴而已……

    再说,自己可以用石千山挡灾,但现在的情况却是,自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九劫剑的剑尖!那就必须踩着这些人上位!

    既然迟早都要踩,早踩一刻,又有何妨?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刘云炎挥手止住了师弟们上前的动作,睥睨着看着楚阳。眼前这小子,最多只有武徒二三级,不足一晒!这样的人,能够玩出什么花样?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我的意思是,这里,是紫竹园!不是……锁云峰!”楚阳和煦的笑着,眼却发出了刀锋一般的光彩。

    “是紫竹园……那又怎样?”刘云炎哼了一声。

    “你们是锁云峰的人,大家虽然份属同门,不过锁云峰就是锁云峰,紫竹园,就是紫竹园!”楚阳淡淡地道:“你们来到紫竹园如此闹事,师门长辈可曾有人允许?”

    “什么叫做闹事?”曲平眼睛一瞪,道:“我们不过是来与石千山师弟切磋一下而已。同门之间切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对,切磋!切磋而已。”其余众人纷纷叫嚷,这‘闹事’这两个字可万万不能被扣在头上。

    “切磋……天外楼律法规定,同门切磋,须有师门长辈在场。现在既然是切磋,师门长辈何在?”楚阳冷笑道:“天外楼规定,同门弟子切磋,为激励弟子发奋,须有长辈手持排名表,当场变更排名;排名表何在?天外楼规定,同宗不同门切磋,须有契约书,契约书何在?”

    “你……”曲平为之语塞。

    他们此次前来,乃是早知道孟超然就在紫竹园。届时,只需要禀报了孟超然,提出切磋要求,便算得上是有长辈在场。一切也就都顺理成章。

    而且,还能为锁云峰赚取一个大度的名声:看,我们虽然是名义上是切磋,实则是为师弟出气,但地点却是挑选在紫竹园,而且,唯一旁观的师门长辈,就是孟师叔。一切皆在他老人家眼皮底下进行……光明磊落!

    而且李剑'吟'吃了那么大的亏回去,锁云峰若是没有反应,才不正常。

    但来到这里,却发现只有楚阳三人在场。三两句话之间,就说僵了动了手,如今打也打完了,对方却站出来一个人要求一切按规矩办事……

    如今,没有长辈在场,无论如何这件事也说不过去。

    “胡说八道!今日之事,乃是石千山主动挑衅,殴打我曲师兄,曲师兄自卫反击,这才……”其一个少年眼珠一转,蛮横地叫了起来。

    楚阳冷冷的看着他,道:“既然如此,曲师兄受伤了?受伤不轻?”

    “那是当然!”这少年脸上一红,却强硬道:“看,曲师兄腰间受伤了,胸口也有伤痕,全身上下,遍体鳞伤啊……”

    “哦?这么说……今日不是切磋?”楚阳有趣的歪歪头:“你脸好红。做什么亏心事了?”

    “自然……自然不是切磋……”曲平硬着头皮,吃吃的道。

    他们一伙人,刚才还异口同声的叫嚣着这是切磋,但在楚阳如刀的言辞之下,此刻却立即反悔,变成不是切磋了……

    “这么说,你们回去也是这么说喽?”楚阳微笑问道。

    “那是自然,实话实说!师门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怎么可能说谎。”天可怜见,曲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终于忍不住的红了一下。

    “可这不大合适啊,你看,你吃了这么大的亏,身上却是一点伤都没有,未免说不过去吧?”楚阳诚恳地道:“曲师兄,要不,我帮帮你?”

    “你帮帮我?”曲平瞳孔收缩:“你怎么帮帮我?”

    “我可以帮你,在身上弄几道伤口。”楚阳真诚地一笑:“曲师兄,我是为你着想,你回去一说,长辈们一见你身上没有伤,必然会认定你说的是谎话。如此,则你非受罚不可,不如小小的让我划伤几剑,轻轻地打上几拳,温柔柔的踢上几脚……你看如何?”

    “哈哈哈……”曲平哈哈大笑,不屑的斜着眼看着楚阳:“你就是楚阳吧?临来时,李师弟曾经再三的嘱咐我们,我们可以对付石千山,但一定要将楚阳留给他自己。呵呵,所以才放过了你……如今,你居然要帮帮我?嘿嘿,凭你的微末功夫,怎么帮得到我呢?”

    “帮不帮得到,那要试一试。”楚阳和煦的道:“说不定曲师兄你突然神经病发作,站着不动让我打……那不是很轻松的事么?”

    曲平阴沉的笑了起来,缓缓道:“我天外楼,八峰一园七百九十六名男女弟子,每一年,都有排名。我曲平虽然不才,但却也排在了第十九名。而你楚阳,请问你是排在第几名?”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