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伪君子

    第三章伪君子(本章免费)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师傅得到了宗门下发的一颗“春秋丹”;春秋丹,顾名思义,服用者,可增加一年精纯功力!

    是师父这次完成了宗门的任务,所获得的奖励。飞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他再吃这种'药'也没有用处,所以,就想在自己师兄弟三人之,选一个服用。

    春秋丹,楚阳心一阵悲哀,这种在上三天扔了都没有人拣的垃圾货'色',却成为大师兄陷害此次自己两人的理由!

    记得前世,这颗春秋丹,仍是大师兄石千山得了去……

    直到谈昙突然出了意外身死,自己有一次去拜祭谈昙的时候,却无意看到大师兄也在,而且对着谈昙的墓碑,说出了这件事被自己偷听到,自己才知道,这位自己和谈昙一向尊敬的大师兄,竟然是如此卑劣的一个人!

    想到这里,楚阳心叹息。前世的自己和谈昙,是多么傻……

    石千山,身材瘦削,看起来很精练,二十三四岁。平日里,对楚阳和谈昙都是极好,平时看来,这个大师兄,几乎比亲哥哥还要亲。

    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他自始至终,都是在利用楚阳和谈昙!他平时的伪装,全为了在关键时候踩掉两人,独占师门的修炼资源!

    石千山为何要这么做,楚阳也知道原因。他乃是千方百计,要进入天外楼内门,获得内门弟子资格。然后成为整个天外楼内门弟子的大师兄,进入天外楼七阴汇聚之地!

    只要进入了那里,便是下一派宗主人选!天外楼历代弟子,只有一个人能进入!

    石千山,对于权势,有狂热的追求热衷!在他眼,为达目的,不惜牺牲一切!

    楚阳三人,乃是天外楼之的外围。按照常理来说,绝对没有可能进入内阁。石千山想要进入,必须在一次一次的宗门弟子大比之脱颖而出,直到最后!

    这也是天外楼历代以来激励弟子上进的手段。

    所以这春秋丹,虽然仅仅能提升一年精纯功力,但对这些年轻弟子来说,一年的精纯功力,却足以将同级的师兄弟抛得远远地!

    前一世,石千山成功了。他从现在的外围弟子的身份,一步步往上爬,最终终于是进入了内门,有了角逐大师兄之位的资格。

    但就在四年后,天外楼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被各大门派联手围剿,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而楚阳重伤之下昏'迷'了过去,被重重尸体压在下面,等到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当时天外楼到处烈火熊熊,还未燃烧完毕。天外楼的主楼,在三天剧烈地燃烧之后,终于完整的倒塌,险些将当时不能动弹的楚阳砸在下面。

    但在倒塌之后,在地基深处,却'露'出了一截剑尖,闪闪发光!似乎带着魔鬼的诱'惑'……

    那就是九劫剑第一截剑尖。

    楚阳撞大运一般的得到了九劫剑剑尖,从此才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而那时候,他已经二十岁!

    而那崩塌的地基,在楚阳记忆之,就是天外楼七阴汇聚之地之所在!

    石千山做梦也想进入的地方!

    楚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喃喃的道:“这七阴汇聚之地,石千山,这一世,可是我的!”

    既然重生,既然提前了四年,那么这四年怎能浪费?一定要提前得到九劫剑!而要得到九劫剑,就必须进入内门,获得大师兄资格,然后进入七阴之地!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你说什么?”楚阳的声音极低,谈昙根本没有听见,只是见他嘴唇嚅动了一下,不由问道。

    “我说……这天真蓝!这地真厚!这紫竹真好看!这花真香!谈昙你长得真潇洒……哈哈哈哈……”楚阳一跃而起,突然放声大笑,笑声清越,远远传了出去。

    这刹那,楚阳满心振奋!前世所有的遗憾,将在今世弥补!

    轻舞,等我!

    这一生,我不会让你失望!

    我要让你知道,你比剑好看!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人世间,你最好看!你最好看!

    谈昙,好兄弟!我不会再让你死!

    莫天机,给我等着!

    天道巅峰,我楚阳……要、登!上!去!

    “嘿,我长的潇洒这个是有的,可这天这地这紫竹……有啥好看的……真是神经。”谈昙翻了翻眼皮,一道眉'毛'像天上一耸,另一道眉'毛'往地下一戳,咕囔着道。

    “楚阳,谈昙!你们在这里吗?”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青衣青年从紫竹林之闪身而出。

    瘦削身材,削瘦的脸庞,微黑,一双眼睛不大,但却很有神。

    石千山!

    楚阳第一时间转过头去,平静的看着这张温和的笑脸,他分明清晰地看到,在石千山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失望和懊恼。

    这是看到楚阳竟然安然无恙而产生的懊恼!该死的,他怎么没死?

    但随即石千山就'露'出一脸的怒容,喝道:“你们怎么搞的?楚阳,你的头上怎么回事?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师兄弟之间切磋练功,点到为止点到为止!用这么大的力气,谈昙,你想把楚阳打死不成?”

    谈昙有些畏惧的看着石千山,满脸惭愧,张了张嘴,呐呐的道:“大师兄,是……是我的错……我我的英俊潇洒震惊了楚阳,他……他愣神了……”

    楚阳一阵无语。

    “你们呀你们呀……真是不让我省心。”石千山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啥时候才能让我和师父放心啊,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

    说着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的关切,在走动的过程,已经“刺啦”一声,将自己内衣扯下来了一块,来到楚阳面前,一脸的怜惜:“疼么?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别'乱'动,这几天别到处跑,免得伤口进了风……”

    细心地用自己的衣襟给楚阳擦干了血迹,然后包扎了起来,用力轻柔,最后才放心的看了一遍,舒了口气,道:“唉,若是师父见到,定然又要怪我照顾不好两个师弟,你们俩呀……”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大师兄……我们错了……”谈昙难受的道:“对不起。我以后和他打,就蒙着脸好了……”

    “你有啥对不起我的?唉,这么大的伤口,搁你身上你痛不痛?”石千山怒道:“你对不起的是楚阳师弟!”

    对谈昙的自恋,石千山隐隐从眸子里'露'出一丝鄙夷。这样的丑八怪,居然能自恋到这地步?实在是匪夷所思。

    石千山说话的时候,每一句话,让人听起来,都像是简直是从心底说出来的。而且眼神绝不退缩,直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眼神坦'荡',一看就知道胸怀磊落,所作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

    “是,是。”谈昙连连点头,满脸的内疚惭愧。在大师兄满怀关切的责问之下,直觉得无地自容了。无奈的'摸''摸'脸,哀怨的叹了一声,觉得自己这样的英俊潇洒,帅的这样惊天动地,实在是祸国殃民不可原谅的事情……

    楚阳心一阵叹息,这个石千山;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口气,都是那样的真挚,毫无破绽。若自己不是重生回来,绝对会被他骗过去……

    难怪此人在前世能够一直从外门弟子脱颖而出,一路青云直上,直到最后竞争大师兄的位置!

    若是天外楼没有被灭,楚阳可以肯定,最后的内门大师兄位置,绝对是石千山的囊之物!

    这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本事,实在是太难得了!简直是天衣无缝!别人永远不知道,他心想的是什么。

    难怪前世他能够在进入内门之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获得了宗主乌云凉之女乌倩倩的芳心……

    乌倩倩号称是天外楼第一美女,追求的人何其多?但石千山貌不出众,却是不声不响的就虏获了这位天之骄女的芳心!当时这事一传出,整个天外楼都震惊了!

    但现在楚阳却知道,这一切决不是偶然!石千山,他做得到!

    不过这一世,石千山想要再轻易地做到……可就难了。因为,在他面前还有我楚阳!他的一切阴谋,在我面前,都形同虚设!

    “走,跟我回去好好养伤。”石千山殷勤的扶起楚阳。

    楚阳一笑,正要迈动脚步,突然一怔,从自己丹田之,冒出来一股极度饥饿的感觉。或者说,是一种很迫切,很迫切的感觉。

    楚阳顿时怔住!

    这是怎么回事?肚子饿……也应该是肚子的事吧?或者是胃里难受,为啥丹田也饿了?

    那种感觉'潮'水般涌来,丹田之,也像是开了锅一般。

    以楚阳的定力,竟然也是绝对无法忍受!楚阳实在忍不住,心神沉浸,运起功力内视过去,一看之下,楚阳险些惊呼出来!

    在自己丹田的间,竟然出现了一把虚无的小剑的影子!'色'泽黯淡,只有一个指头肚大小,剑身上,清晰可见有八条裂痕!

    这把剑形状有些怪异,但对楚阳来说,却是无比的熟悉!

    虽然残旧,但就只是这个虚幻的影子,也无形翻出一丝吞天噬地的霸气!

    这,这不是九劫剑么?!怎么会在自己的丹田?

    一时间,楚阳目瞪口呆,身子晃了两晃,差点震惊到摔倒!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