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黑人与流浪汉

    骷髅金属面具、望远镜、唐刀、匕首、弓箭、拳刃、钢丝、防割手套、防刺衣、防狼喷雾……

    关雨订购的装备一件一件的快递过来,他就将这些东西放入包裹里面。

    钱是从他杀死的人身上得来,他第一时间就选择将这些将来将会一不值的软妹币换成装备。

    之前他其实就想要买大量的杀伤性武器,只不过因为经济的拮据所以才理智的选择最需要而性价比最高的几样,现在有了钱,自然第一时间把装备弄齐,免得到了需要用而又没有的时候才来后悔。

    关雨不是那种莽撞的人,他反而是那种喜欢将任何事情都做到面面俱到的人。

    正是他这种谨小慎微的性格,才让他在这个残酷的社会得以立足,还能够依靠自己工作赚钱上大学。

    关雨仔细的思考自己还缺少什么,这些装备,有一部分是现在暂时用不上,但将来可能就需要的,也有一些则是现在就能够派上大用场的。

    他准备在这个月将必要的药物、装备、食物都弄齐全,虽然他不知道会不会爆发丧尸潮,但他心里仔细的思考,还是觉得可能性高达百分十七十以上。

    夜晚,他就离开学校,直接租了一辆自行车去金沙滩。

    金沙滩依然是人潮涌动,不少人都在围绕着小食摊品尝着各种烧烤美味。

    也有人坐在小摊准备的作为上面,喝着啤酒和友人聊天吹牛。

    “来一串烧鸡翼。”关雨在一个小摊说道,很快就拿到鸡翅,然后他就拿着烧鸡翼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的人。

    前天放过了那一对即将成婚的夫妇,关雨就自我反省了一天,最后他终于决定了自己的道路。

    所谓盗亦有道,杀人自然也要有自己的准则,关雨得到的结论就是,杀人可以,但尽量杀坏人,如果逼于无奈,那么为了生存,也可以随意开杀戒!

    其实算是阶梯式的选择,第一阶梯的人自然是穷凶极恶之人,而第二阶梯的人则是那种品德不好的人,第三阶梯才是普通人。

    有了准则,关雨就可以问心无愧的杀人了,毕竟他杀人也是被系统逼迫,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能做到这样就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走了一会,将烧鸡翼吃掉,将竹签扔到垃圾桶,关雨就大概确定了留意的目标。

    在沙滩的边缘此时坐着六个黑人,这些黑人此时正在用英语聊天,声音不小,说话给人的感觉有点轻佻,而且不时瞧瞧的指着沙滩上的美女发出**的笑声。

    燕海市据说住着很多黑人,但实际上关雨却很少见到,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活动范围和黑人的活动范围没有交集,例如金沙滩,实际上除去前天过来的一次,他也就是在刚刚开学的时候来过一次,而且那时候是早晨过来,也没有见到有黑人。

    关雨见到六个黑人,心里也有点犹豫,主要是一次过对付六个的话,有点难,不过如果一次过干掉这六个黑人的话,只要他们国籍是外国的,那么他的压力将会剧减!

    坐在靠近边缘的小食摊,关雨点了牛奶西米露,然后慢悠悠的吃起来,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他看到黑人们起来他就结账跟上。

    这些黑人住处似乎离金沙滩并不算太过于遥远,他们走在沙滩上,不时对路过的女子吹口哨。

    关雨走在他们身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低调勋章的作用,这些黑人也愣是没有察觉到关雨跟在他们背后,毕竟关雨现在相当的低调。

    昨天他就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低调勋章的隐藏作用。

    他前天租借过自行车,因为出租自行车是学生兼职,那学生正好是他认识的一个同学,那天他们还说了一会话,但昨天路过的时候,那同学竟然已经不记得他租借过自行车。

    这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也就是说低调勋章的存在感不单只会让别人忽略你,甚至遗忘你。

    例如刚刚他去吃西米露,那里的老板因为要招待的顾客很多,而关雨之其一个,所以虽然交易过,但恐怕一转脑儿就会将他忘记了。

    正是这个效果,他才敢去吃东西,才敢这样一路尾随黑人,而不担心有目击证人,因为他们即使看到他,恐怕一转眼就忘记了。

    当然这个效果必须是因为对方不在意你的情况下才能够产生,例如根本就不认识,你也没有做出过于高调的事情,只是普普通通的样子,没有任何的特色,于是就可以产生这样的效果。

    最后黑人们走进一个小区,最终进入一栋七层的住宅楼。

    关雨离这些黑人只有五十米左右,很快也跟了进去,最终确定了这些黑人就住在三楼。

    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十三分,关雨想了一下,先了解清楚这些黑人的情况比较好,他围绕着住宅楼转了一圈,确定了窗户之后,他就走向不远处的住宅楼,然后上到楼顶,还好楼顶的门没有上锁,原本关雨还想着如果上锁的话就用唐刀劈开,他买的唐刀是可以斩铁的那种。

    站在楼顶上面,他拿出望远镜就看向黑人那窗户,这些黑人居然坐在一起打牌赌钱,正好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其三个黑人。

    这些黑人的耐心真不是一般的好,打牌一直打到九点才散场,然后其一个黑人就离开了住宅楼,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离开。

    剩下五个黑人只有其一个还留在那房间里面,似乎在看杂志,另外几个黑人却不知所踪,估计在其他的房间里面。

    “看来这伙黑人确实住在这里,不过那个离开的黑人是不是呢?”关雨心里思考着怎么做,大概二十分钟之后,那白色的面包车又回来了。

    关雨发现,除了开车的那个黑人,面包车里面又出来一个黑人,只不过看到这个黑人,关雨就感觉到危险。

    “怎么回事,那家伙明明和其他的黑人没什么区别,为什么我看到他会一阵心悸?”关雨心里思考着,可惜那个黑人进去住宅楼之后并没有去那个房间,事实上关雨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住宅楼的两个窗户,可惜其一个窗户拉上了窗帘,只能观察到其一个。

    可惜情报太少了!

    关雨心里暗叹,然后想了一下,下楼向另外一边走去,进入另一栋住宅楼,关雨上到楼顶,这次倒是遇到了上锁的铁门,他立即拿出唐刀,确定四周没人之后对着门闩斩下去。

    他的力气是常人的一倍,虽然发出响声,但却一道就将门闩斩断。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个黑人很在意,总感觉那家伙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威胁。

    等了一会,确认没有人上来查看声响的原因,关雨才开始观察黑人楼层的情况。

    他现在对应的角度是黑人那边楼层的大阳台。

    观察了没一会,他忽然发现那个让他很在意的黑人居然离开住宅楼。

    关雨只是犹豫一秒就立即开始下楼,不过七层的楼,他下来就发现那黑人已经不知所踪。

    向着刚刚黑人走的方向追去,可惜还是没能够追上。

    “看来只能明天再来。”关雨想了一下,知道了住处这些黑人也跑不了,不过如果要下手的话,他感觉刚刚离开的黑人必须首先干掉。

    “回去睡觉吧!”关雨想了一下,决定回学校。

    当然了,回学校之前还要去一趟金沙滩,毕竟租借的自行车还锁在金沙滩那边。

    租借自行车的那点钱他不在乎,但暂时作为抵押的校卡还需要用到,必须拿回来。

    …………

    张警是一个流浪汉,今年已经二十九岁,自从三年前在工地一怒之下砸死了监工,他就开始流浪的生涯。

    虽然他是流浪汉,但他却并不算贫穷,偶尔装扮成乞丐、偶尔客串入室的小偷,生活还算过得有滋有味。

    他本身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毕竟他也上过初,他并不相信鬼神。

    但现在他却坚信世界上有神明的存在,因为他得到了一张内侧激活码!

    虽然内侧任务让他一度吃惊,一度犹豫,但他最后一狠心还是决定干了!

    富贵险求,对于张警而言,这破生活早就受够了。

    昨天他干掉了一个外国人,今天他准备再次出手,看能不能再干掉一个。

    因为他只是个流浪汉,不可能像关雨那样装备齐全,所以他的武器很简单,就是一把水果刀。

    而且他并不认为水果刀有什么不妥,怎么都是杀,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

    昨天杀了人,他一直躲藏在下水道里面,虽然下水道臭不可闻,但他却以可怕的毅力坚持下来,就算有毒虫过来也被他钉死在地上。

    嘴里含着手电筒,他慢慢爬上沙井盖上面,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好一会,确定没人之后才一只手用力推开沙井盖。

    这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四周安静无比,只有远处的街道还有车行驶的声音。

    张警出来之后,拍了拍衣服上面的灰尘,踩死一只从身上拍落的蟑螂,将沙井盖盖上之后,他立即向金沙滩的方向走去。

    事实上他已经打算好,今天再干掉一个,明天就转移阵地,去其他城市继续完成任务。

    他可不敢小看警察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