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封无的直觉

    随后看过珍妮的案发现场,封无就和陈同回到警局,只见封无拿出一本笔记本,立即开始写起来。

    陈同虽然好奇,不过还是在旁边等待。

    一时间只有封无快挥笔的沙沙声,半小时过后,封无抬头,道:“案件的大致轮廓已经可以确定。”

    “能让我看看吗?”陈同立即问道。

    封无点点头,将笔记本移到陈同面前,陈同立即看起来。

    “第一条,凶手是生手,第二条,凶手年纪二十至二十五岁上下,第三条,凶手是维克多所在学校的学生,第四条,凶手目标为外国人,第五条凶手还会继续作案……。”陈同一句一句的读道,封无足足写了三十多条,其很多他都不太明白为什么。

    接着他抬头看着封无,提出质疑道:“封无先生,你怎么判定凶手是维克多所在大学的学生?”

    “因为对方是生手,他需要一个试胆的目标,而维克多恰好进入他的视线,虽然不太清楚凶手的目的,不过他很理智,甚至我感觉他是受到胁迫才不得不杀人,反正这只是我办案多年的个人直觉。”封无说道。

    陈同点点头,道:“为什么凶手的目标为外国人,虽然他连续杀害的都是外国人,那其渡边靠二特征可是无限的接近国人,对方又怎么知道他是外国人还是华夏人?”

    “渡边靠二的死其实应该是一个意外,我看过他的致命伤,那是凶手的第一击,渡边靠二心脏功能不好,所以才会出现一击致命的情况,而珍妮小姐则是太阳穴受到攻击,那是凶手第二击,这个时候的凶手显然心理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变得更加狡猾,他甚至连直剃刀都不需要使用,直接依靠电棒就将两人杀害,那防狼电棒大概是两万伏左右,不然不可能致命。”封无说道。

    陈同皱眉道:“难道凶手是种族主义者,我记得维克多那边可是有一位小姐是生还只是当时被电晕而已。”

    “不对,对方应该不是种族主义者,反而有点像杀手,甚至作案的人是不同的两个人。”封无忽然低头思考着说道,主要还是资料太少了,不然他还可以更加的精确推断出凶手的目的。

    陈同也皱眉看着笔记,这个案件还真棘手,最可怕的是对方杀人的目的,没有丝毫的头绪!

    他们已经查过和维克多有关的人员,可惜全都有不在场的证明,而珍妮那边更是毫无头绪,虽然她有几个敌人可能会出手,但那天她是偷偷溜出来玩,就算那些人也不可能掌握她的行踪。

    “我们先查一查维克多死的那天,不在学校的学生有哪些,然后再作打算吧。”封无说道。

    陈同一愣,随即道:“这不科学吧,毕竟离校的学生不少,一个一个问的话,效率太差。”

    “你去学生会,让学生会帮忙统计,同时去找校长,把今届所有学生的资料都送过来。”封无直接说道。

    陈同一愣,随即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办法,不必自己逐一去问。

    等陈同离开后,封无坐在办公椅上面,两手交叉,渐渐沉思。

    这凶手的大致轮廓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应该是一个健壮的青年,年纪偏小一些,估计就也就是二十三岁左右,他的情况很特殊,估计有精神病一类的问题,例如臆想症,在他幻想,有一个人威胁他,要他去杀人不杀人会出现不好的事情,他于是在学校里面选择目标,似乎是有外国人特征的人为优先级,他选择了维克多。

    之前说有人逼迫,这有点问题,逼迫普通人去杀人,这本身就不太可能,如果是精神病的话就可以解释的通。而恰恰维克多自己屁股也不干净,犯有多起**少女的罪行,所以正好符合凶手的要求。

    凶手应该有观察过维克多,或许这里是一个突破口,得询问一下有没有人那几天特别留意维克多。

    他下手之前犹豫过,也就是说,他并不想杀人,或者说并非出于他本意去杀人,但最后他却动了手。

    封无拿出一张A4白纸,忽然开始画了起来,他的素描功底极强,渐渐就重现出当晚案发现场的一切,虽然没有画出凶手的面容,但大致的轮廓都出来了。

    一小时后,陈同就回来了,学生会答应帮忙,不过需要两天的时间,而学生的资料,通过电脑就可以直接查询,而他也已经取得权限。

    “哟,还有心情画画。”看到桌面上的A4纸,陈同笑道,不过他拿起来看了一下,渐渐就严肃起来,等看完之后,他才满脸惊讶的看着封无。

    封无淡道:“只是将我脑海里面的作案过程画出来,估计有九成凶手就是这样做,一个从没有杀过人的普通居民,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毕竟限制太多。”

    “你这能力也太变态了吧,我感觉这就是真相!”陈同看着画纸说道。

    这时候电话响起,那便衣警察接了电话,随即抬头道:“又发现一具外国人尸体!”

    “走,去看看!”封无立即说道。

    三人赶到现场,现场已经拉起警戒线,在便衣警察的担保下,封无顺利进去。

    死者名叫泰克利,墨西哥人,今年46岁,来华夏是为了度假,以及寻找一些灵感和艳遇。

    没错,泰克利是一位设计师,同时还是一位充满浪漫色彩的花花大叔。

    不过现在泰克利却躺在偏僻的小巷,面容狰狞,腹部有最少十七处伤口。

    封无看到的第一眼就可以想象到当时可怕的画面,凶手凶狠的握着匕首狂捅泰克利的腹部,将他的内脏全都捣碎,甚至连骨头都被刀子挫断。

    这死法绝对很痛,难怪泰克利面容如此狰狞。

    “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身上的财物有被搜刮过的痕迹,初步判断是遭遇抢(和谐)劫,反抗不成然后被歹徒杀害。”便衣警察说道。

    陈同道:“这应该只是巧合吧,作案的手法差距太大了。”

    前面两起案件都是通过防狼电棒击晕对手,然后才下杀手,第一次虽然见了血,但也是一击必杀,而这里却疯狂的多,看那稀巴烂的腹部就可以想象当时的画面有多么的恐怖。

    “那为什么目标还是外国人?”便衣警察忽然又觉得有疑点。

    陈同笑道:“外国人在国人的心目那就是有钱的代名词,或许是这个原因吧。”

    “封先生,你觉得呢?”便衣警察皱着眉头看向封无。

    只见封无看着尸体眼睛都不眨一下,听到便衣警察的话,看了便衣警察一眼,道:“暂时不能肯定,但前面的推断或许出了差错,让我再看看。”

    他走上前,看了一下伤口,然后又在四周找了找东西,忽然他似乎察觉到什么,走到尸体前面,仔细的看了对方的手。

    “陈同,麻烦过来一下。”封无开口道。

    陈同走上前,虽然对尸体很抗拒,但身为警察,四周都是同僚,他也不想露出那种怯懦的情绪,毕竟警察怕见到尸体,也太丢人了。

    “你闻一下,他的手是不是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封无说道。

    陈同顿时皱起眉头,就算他不想暴露出自己抗拒的情绪,但怎么也不会变态到去闻尸体的气味吧!

    “怎么了?”封无见陈同皱眉,疑惑道。

    便衣警察轻笑道:“这家伙估计做不来,还是我来吧!”

    他蹲下戴上手套,拿起尸体的手仔细的闻了闻,随即皱眉道:“虽然很轻,但确实有一股臭味,封无,你的鼻子不会是狗鼻子吧,刚刚是怎么发现的?”

    “不会是尸臭吧?”陈同淡道。

    封无看了陈同一眼,随即道:“这是凶手的气味,凶手应该是环卫工人或者流浪汉,因为和垃圾打交道,身上有一股味道,凶手应该是临时起意,所以并没有处理身体就直接下手。”

    “不会吧,光凭气味就可以推断?”陈同怀疑道。

    说实话,如果查案都那么容易,还要警察干吗?

    “不管那么多,先去环卫所看看,陈同你带人查看一下附近的录像,顺便留意一下附近的流浪汉。”便衣警察也觉得这气味像是那种味道,因为他的母亲以前就做过环卫工人,虽然她每次都洗干净才回来,但还是带有一点味道,很熟悉。

    去环卫所回来,基本上可以排除是环卫工人作案,那么大概是附近的流浪汉作为。

    当然,便衣警察也没有排除掉其他的可能性,而另一边封无却在看学生的资料,安静无比。

    “看来事情变得有趣了。”半小时之后,封无低头细声的说道,嘴角渐渐翘起。

    他可以肯定,其一个凶手就隐藏在这些毫无出彩的学生之,只不过他也没办法立即确定凶手。

    而且对方并不是愚蠢的人,虽然犯案手法略显稚嫩,但却不会留下关键的证据。

    不过正是这样,事情才有趣。

    精神病人?

    还是有什么隐藏着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