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名侦探封无

    燕海市警局。

    此时一辆不太显眼的车子停在警局前面,一个女子从车里走出,而另外一边则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两人站在一起,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金童玉女!

    但这两个人站的距离就告诉我们,他们并非情侣,最多只是认识。

    警局局长见到女子的时候,脸上顿时挂着讨好的笑容。也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不少年轻的警察都心里满是好奇,但却不敢询问。

    …………

    “马局长,你的解释我不听,我只知道我朋友珍妮死在小巷里,已经三天了,你居然连个嫌疑人都找不到,我对你的办案能力相当怀疑,所以现在我请来国外最著名的侦探封无先生,你们只需要协助他,我相信以封无先生的能力,这个案子将会很快水落石出!”进到局长室,过了一会儿女子就直接翻脸说道。

    马华龙心里一阵愤怒,可惜这女子的身份实在让他忌惮,如果真让她生气的话,恐怕自己这乌纱帽都不保。

    他很清楚这女子在那个家族的影响力!

    最终他只能够妥协,而且推卸责任本身就是他最厉害的本事,既然封无接手的话,查不查得到什么,责任都和他无关了。

    相信到时候就算眼前的女子要发怒,火也烧不到他的身上。

    女子离开了,但封无却留下了,马局长对女子客气,但对封无却只是一般,安排了一个片警配合封无,然后就当了甩手掌柜。

    “你好,我叫封无!”看着面前的警察,封无淡淡的说道,给人一种强烈的自信感,仿佛一切都尽在他掌握。

    这警察叫陈同,刚刚从局长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局长相当的不喜这封无,他自然不可能讨好封无,只是淡淡的握手,回道:“陈同。”

    “麻烦现在就带我去看看珍妮的死亡报告,还有我听说最近还有外国人死亡,最好死亡报告也一起拿上来。”封无直接坐在办公椅上面,对陈同说道。

    只见他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古朴的怀表,看了一眼,随即抬头见陈同没有动作,问道:“有问题?”

    “那些属于机密,你不属于系统内的人,无权查看。”陈同淡淡的说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带着三分官僚的气息,让人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公务员素质确实不怎样。

    封无淡道:“难道你刚刚没有听到你们马局长所说,你现在只是协助我办案,我说的话,你只需要去做!”

    “切,你这样的外行,难道还比我们有经验?”一个穿着便衣的警察听了,抬头嗤笑道。

    这家伙一开口,却和陈同不一样,仿佛带着一种浓烈的江湖气息,仿佛看到一个豪爽的大汉,走进来就喊要女儿红和熟牛肉!

    封无看了两人一眼,顿时心里了然,开口道:“既然这样,我们玩一个游戏,我们观察彼此十分钟,然后说说对方的资料,谁所说的资料越详细准确就由谁胜出,如何?”

    “好啊,反正今天闲着,就陪你玩玩。”那便衣起身笑道。

    而陈同也默然的加入,三人就面对面的坐着,只见封无拿出怀表,打开随即道:“开始吧!”

    十分钟,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一眨眼也就过了。

    “好了,由谁先说?”封无合上怀表,随即淡淡的问道。

    便衣警察笑道:“就让我先说吧,封无对吧,你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而且有一些洁癖,我从你手的怀表判断,你应该是一个很注重时间的人,而且你对自己的智商十分的自信,甚至过于自负,这样的人往往性格偏激,但偏激之又带着理性,一旦犯罪的话,将会是让是十分头疼的罪犯。”

    “我的意见大致上和老刘差不多,不过要加一点,你不吸烟也不喝酒,甚至连肉食都很少碰。”陈同点点头,随即说道。

    封无点头道:“说的不错,但有两点错了,我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我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学成才,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查,我甚至连大学都没有上过,学历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还有就是洁癖,抱歉,我今天穿的那么干净,其实是因为温小姐有洁癖,而我本人实际上并没有洁癖,就以上两点,两位猜错了。”

    “那你现在说说你的观察结果。”便衣脸上有点挂不住,立即有些气急的说道。

    封无点点头,道:“首先是这位便衣先生,你的个性相当独立,由于长时间接触各种各样的案件和这种各样的社会败类,你的性格相当的老辣,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比混混还要混混,只不过你的理性压制了你的疯狂,所以看上去很正常,实际上你有忧郁症,需要靠吸烟来缓解,你的烟龄估计已经有三十年,而你是在十七岁那年学会吸烟,你的肋下应该受过伤,这一点是从你的坐姿看出来,还有你曾经有一位搭档牺牲了,你有一个女儿,大概在十四岁左右。”

    “……”便衣警察顿时陷入沉默,而陈同则一脸的惊讶。

    过了好一会,陈同才从惊讶回过神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事先调查过?”

    “我还知道,他的那位搭档年纪估计不会太大,牺牲的时候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封无补充道。

    便衣警察看着封无,一脸怀疑道:“你事先调查过我?”

    “没有,其实这些都很好观察,例如烟龄就可以看牙齿,而你刚刚走过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走路的姿势,我见过好几个人,肋下受伤都会有稍微的差别,至于你的女儿,那是因为你桌面上的装饰物,像你这样年纪的人,不可能这样妆点,就算你妻子可能性也很低,我之前就发现这里没有女性警员,所以可以大致的判断,至于你的同伴,相信你也知道我从什么地方观察到的吧,警察先生。”封无点头道。

    封无的话过后只是沉默,过了好一会便衣警察站起来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你赢了。”

    “现在,可以把资料拿给我了吗,或者需要我说说对你的观察结果?”封无抬头看着陈同问道。

    陈同在便衣警察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站起来,此时连连摇头说‘不用’,赶紧去拿资料。

    封无打开怀表,看了一眼淡道:“浪费了十六分钟。”

    大概十二分钟左右,陈同就拿着死者的资料过来,他这次拿的很齐全,不单是拿了死亡报告,连一切其他的资料都拿过来了。

    封无接过资料说了一声谢谢,随即开始看起资料,这一看就是足足半天,最后他才抬起头,见陈同在打瞌睡,走上前拍了拍对方肩膀。

    “啊,看完了?”陈同醒来,立即问道。

    封无默然点头,随即道:“能带我去看看尸体吗?”

    “光看资料不行?”陈同皱眉道。

    封无淡道:“有一些疑点,看过才知道。”

    “那好吧,不过尸体在医院的太平间,我们得开车过去。”陈同只能无奈的同意道。

    …………

    太平间出来,封无面无表情,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问道:“维克多教授的案发现场,能带我去吗?”

    毕竟他刚从国外回来,对这个燕海市比不熟悉。

    陈同自然点头同意,两人直接开车去到那偏僻的路段,接下来的路车进不去,只能步行。

    “这地方太偏僻,而且没有任何的摄像头,所以能够找到的线索很有限,甚至连目击证人都找不到一个。”陈同说道。

    封无淡道:“所以可以断定,对方是有目的的作案,虽然暂时不清楚他的目的。”

    走到维克多死亡的地点,虽然因为下过雨,这里的血迹不冲刷的很淡,但还是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封无左看看右看看,随即道:“凶手当时应该蹲在这里埋伏,维克多当时背着女人,应该从这里经过,然后凶手从后面用电棍将两人同时击晕,凶手随即就将两人拖到这里,他应该是一个生手,站在这个位置大概有五分钟,最后下手将维克多杀害。”

    “你怎么断定凶手是蹲在这里,而不是尾随而来,要知道后来下了雨,基本上线索都被冲刷干净,线索太少。”陈同质疑道。

    封无淡淡的回答道:“这一点我是从死者的作案手法推断,凶手虽然手法生疏,但从作案的工具可以推断出他是有准备有预谋的作案。而维克多本身就是一个犯罪者,而且身为大学的外语教授,他有自己的车子,但恰恰那段时间,他的汽车送厂维修,凶手既然是有准备的作案,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是他的必经之路,既然知道是必经之路,还需要尾随,这样一来被发现的概率岂不更高?”

    “难道不能是巧合?”陈同说道。

    封无看了陈同一眼,道:“我只是相信更高的概率,巧合的几率太低了。”

    “那凶手然后会怎么做?”陈同顿时无话可说,确实如果用巧合来解释有点牵强。

    封无看了看四周,道:“如果我是凶手,我会走那里,那边是废弃的工厂,人迹罕见。”

    “这一点老刘也说过,不过那里直通还珠河,如果对方将凶器扔到河里面的话,想要找到估计和大海捞针没多少区别。”陈同说道。

    封无摇头道:“不需要找了,对方用的应该是直剃刀,扔到河里面估计是找不回来的了。”

    “不对,应该是手术刀吧?”陈同立即说道。

    封无淡道:“关键是手术刀入手难度大,如果你不是医生的话,想要手术刀恐怕不容易,除非你是医科学院的学生,而且维克多的伤口我也看过,虽然是极为锋利的利器所伤,但伤口却不是完全的平滑,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杀人手法,所以可以肯定是直剃刀所伤。”

    既然遇到过,那还说个屁啊!

    陈同心里嘀咕,不过这话他可不会说出来,而且这家伙还真有真材实料。

    封无这时候道:“好了,你心里想什么我也大概知道,不过现在请带我去珍妮小姐的案发现场。”

    “你真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陈同惊讶道。

    知道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