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第一杀!

    维克多,俄语教授,今年四十五岁,在同学眼里是一个刻板的老教授,平时对学生很严厉,笑容都很少见。

    但经过关雨两天的追踪调查,这老人渣却经常在夜里流连酒吧,祸害了不少青年女子。

    “第一个目标就是你了!”关雨心暗道,第一次杀人,他怕有心理阴影,所以决定找一个人品败坏的家伙来壮胆。

    维克多这家伙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他下手自然不会有多少心理上的谴责。而且一个星期前,他的车子坏了,所以他已经没有代步的工具,无疑给了关雨很好的下手机会。

    关雨这两天一边着手调查学校里面的几个外国教授,另外一方面则寻找杀人不留证据的办法。

    毕竟他要杀十个人,如果杀了第一个就被抓到牢里面,那他就悲剧了,任务肯定会失败。

    任务失败那就意味着死亡,毕竟变成丧尸的话,不可能还活着。

    说实话,关雨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人,但心底依然感觉一阵心惊胆战,毕竟做了二十年的良好市民,忽然要做一个杀人不眨眼就恶徒,几乎不可能。

    如果不是在生存与死亡的压力下,他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人都是被逼才能成长!

    不过杀人的方法却真正让关雨头疼,杀人两个字,包含的可是千千万万的可能性,最简单的就是抽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了百了,但他可以这样做吗?

    不可能!

    所以他要寻找一种让别人抓不住线索的杀人方法,而且他一旦杀死超过复数的外国人,必定引起警方的警惕。

    他要找外国人很难,但警方只需要敲敲键盘就可以查找到外国人出入境以及散布在城市的地址,从而守株待兔,所以他必须快!

    要在警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干掉十个外国人!

    而维克多就是他心第一个目标,也是他作为试胆的存在。

    第三天,当邮购的东西收到之后,关雨就决心动手了。

    不过天气方面的变化却让他有点小担心,因为天有点阴沉,早晨的时候还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让人看了就会生出一种不想外出的念头。

    关雨虽然担心,但最后还是决定去目的地等待,他期望维克多的色心可以抵消天气的影响。

    夜幕降临,因为天气的缘故,整个城市大多数地方都被黑夜笼罩,就连路灯都显得暗淡无光。

    关雨选的位置人迹稀少,而且没有监控摄像头一类的东西,而退路他也已经选好,只差维克多经过。

    这路虽然不好走,但这两天维克多这个老人渣也是做贼心虚,抱着年轻女子怕被人撞破连计程车都不敢乘搭,往往就会走这条路,这是关雨前两天观察的成果。

    夜渐深,关雨穿着黑色的大衣,蹲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就这样静静的等待。每过半小时,他都会看一下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零点五十三分,将近一点了。

    忽然脚步声传来,那是皮鞋踩在水泥地的声音,声音有点沉,让关雨有点激动,因为此时四周无人,绝对是动手的最好时机,他甚至想要祈祷,来人就是维克多。

    声音渐渐靠近,关雨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维克多,此时他背着一个衣着打扮有点暴露的年轻女子,快步的走着,估计谁看到这一幕都会有点大跌眼镜,维克多这老家伙居然还那么的健壮。

    关雨悄悄的从包裹里拿出一根黑色的棍子,这玩意可是大杀器,防狼电棍!

    只要打开浏览器搜索的话,很容易就找到店可以买到,价格都是两百元左右,正好关雨负担的起。

    维克多快步的从关雨的身边走过,他并没有发现藏在阴影的关雨,关雨看了那年轻女子一眼,微微犹豫但还是起身快步追上,立即按下按钮一捅!

    维克多和那小妞同时身体一震,随即软软的趴在地上。

    关雨大口大口的喘气,刚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抹了一下额头,只见冷汗如雨,他赶紧拿出手帕抹干净,他不清楚汗水如果流下会不会被人验出DNA,虽然他本人觉得不大可能,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看着晕倒的两人,关雨看了看四周,直接将他们拖到角落里,他看着维克多,随即深呼吸,从打开面包调到包裹栏拿出一把直剃刀。

    这直剃刀恐怕有些人不了解是什么,实际上你去理发店的时候,理发师在修剪完你的头发后就会用直剃刀为你清理一下脖子下面和两鬓的头发,这样一说,恐怕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是什么了。

    握着直剃刀,关雨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他心跳的很快,汗水不断的分泌。

    虽然他不断的为自己打气,前后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依然不能淡定。

    他不是天才,也不是那种狠心的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虽然日子艰难,但他却从没偷抢拐骗,做出违法的事情。但现在在系统的压力下,在死亡的胁迫下,他必须完成任务,不然死的就是他,可他并不想死!

    直剃刀,也叫割喉!

    恐怕大家都知道关雨想要做什么了。

    虽然这办法很笨,但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做到这里已经不容易,换做我们还未必能做的更好。

    关雨感觉自己有点浑身使不出力气,这是人紧张到极点时的反应。就像那些有畏高症的人站在几百楼的大厦上面,恐怕就是现在关雨切身的感觉。

    低头看着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维克多,关雨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狗吠声,这一声狗吠直接将他惊醒,他现在可没多少时间犹豫不决。

    他伸手抓住维克多的头发,一咬牙一闭眼,直剃刀就从维克多脖子上划过,一瞬间鲜血就溅了出来。

    关雨手上的手套顿时被血水染红,他连退两步,看着脖子不断冒血的维克多,整个人都不断的颤抖,走路都有点艰难。

    杀人了,他真的杀人了,没有回头的路!

    忽然他猛的转身,颤抖着跑起来,跑进一个废弃的工厂,穿过工厂之后一直跑,渐渐他开始平静下来,最终累的停下。

    还珠河是燕海市的母亲河,关雨此时就停在了河边,等休息够了,他才开始处理身上的这些东西。

    他和维克多没有任何的关系,以前也没有接触过,毕竟维克多是俄语教授,他却不是学俄语的学生。

    在警方眼里,他没有任何的杀人动机,而且还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

    他的嫌疑非常非常的小,只需要处理好一切的犯罪证据!

    忽然任务窗口弹出,只见上面原本(0/10)的标记已经变成了(1/10)。

    维克多死了!

    关雨忽然坐下,好一会才将手套取下来,手套包住直剃刀,然后在手套里面填上几块石头,捆绑好后他就用力的投掷到河里。虽然他有系统附带的包裹,但他并不想将这些沾血的东西放进去,而且还珠河太大了,最近阴雨绵绵,水流急了不少,扔到里面就算警察也很难找到,况且就算找到恐怕那时候也已经没时间找他麻烦,别忘了一个月以后,恐怕那时候人人自危,根本顾不上这些命案了。

    直剃刀他一次性上购买了二十多把,不过防狼电棒却只有一根,所以还不能扔。

    他将衣服从头到尾换了一遍,连同防狼电棒一起放进包裹里面,接着沿着河边慢慢的行走,平息内心的颤栗之后才若无其事的回宿舍。

    宿舍里面没有人,关雨知道他们都去外边的吧通宵了,洗了一个澡他就躺在床上,但闭上眼睛就浮现出维克多的面孔,这让他猛的又张开眼睛。

    忽然他想到未来,想要成为强者,如果连这道坎都过不去,那还不如变成丧尸算了。

    想到这里,他就闭上眼睛,就算维克多再出现,他也直接想象出直剃刀划破维克多的喉咙。

    最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午,其他床上躺着舍友,个个都打着呼噜。

    “第四天!”关雨小声的念道,随即起身开始洗刷,穿好衣服,他就离开宿舍。

    今天他还得去辞职,顺便将工资结了。

    走出校门的时候,一辆警车从他身后开过,直接离开学校,他看着警车离开,心里还是有点心虚,等车完全消失,才继续走。

    还有九个人……

    关雨心里暗道,同时手握紧,经过昨天的考验,至少他可以肯定自己不会像昨天那么的狼狈,这次一定要更加的完美!

    辞职结账之后,关雨拿到了八百块钱的工资,这八百块钱够他使用一个月了,一个月后的世界,恐怕钱已经没多大用处。

    回到学校,关雨就继续像往常一样上课,但下课之后他就直接离开学校,外国人大多数喜爱热闹的地方,而酒吧里面遇到外国人的可能性就比较高,关雨就是走向酒吧的方向。

    他没有去维克多经常去的酒吧,而是去另外一家。

    吵杂的音乐声,无数男女在扭动,关雨走在人群,不动声色的搜寻着目标,最终他看到一个白人男子,这男子很健壮,正在搭讪一个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华夏女子。

    发现目标之后,他就像是一匹狼静静的埋伏在隐蔽处,混迹在人群之,只是不时的看那外国男子一眼。

    过了不久,那外国男子就和女子一起离开,两人走向后面的停车场。

    关雨站在停车场外,微微叹气,停车场是有摄像头,所以肯定不是下手的好地方,而对方等一下一旦开车子出来,光凭他两条腿肯定追不上,他也不可能搭计程车去追。

    转身回到酒吧,忽然他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外国女子喝的醉醺醺,摇摇晃晃的离开,他赶紧跟上。

    ————————

    (*^__^*)新书求红票、收藏、打赏、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