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终章】 有那么一个人

    关雨身处在一个很特殊的空间。

    他的感官没有被剥离,但却被束缚在身体内,无法感受外界,无法看见外界。

    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

    他有点明白无名的主神空间为什么会是相似的无,确实在无名的主神空间感觉和在这个地方十分的相似。

    不过相似是相似,但实际上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境界。

    “这个地方,吾来过!”

    极龙的声音这时在关雨的脑袋里响起,声音厚重威严,充满了皇者的霸气。

    “你来过?”

    “不错,虽然记忆很模糊,但这里肯定不是裂缝的尽头,外面应该还是裂缝的世界。”

    “怎么可能,如果还是裂缝的世界,那这地方怎么解释?”

    “吾不知道,但吾的记忆不会出错。”

    在对话之后,关雨陷入沉思,为什么这里就是尽头,如果这里不是尽头的话,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地方。

    难道是为了阻隔里面的人出去?

    最后他也想不通,只好盘坐在黑暗之中开始感悟,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探讨世界外的世界,而是突破到主神级别,然后回去助战。

    他并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内,外界的形势已经彻底的改变,现在他就算回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关雨,其实吾一直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神是什么?什么是神?你们的世界有神的存在,可就算强如神尊,在吾的感官中也只是强大的生命体,如何定位为神,如果神尊已经是神的极致,我所知道的那些人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认识比神尊更强的生命?”

    “认识,有那么一个家伙,虽然开始的时候很弱小,但潜力却无穷无尽,现在恐怕早就超越了我,比我强大无数倍。”

    “那他是神?”

    “大概不是,只能说是似神,但却不是神,吾从来不认为世界上有真正的神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极龙和关雨有了第二段的对话。

    关雨再次陷入沉思,极龙这段话对他的影响很大,如果神不是神,为什么神能够取得神位,凝聚神格???格?

    主神,为什么会被称之为主神。

    为什么不同的体系,最后都能够成就主神,所有的世界都如出一辙。

    在黑暗中,关雨脚忽然有所感应,似乎有什么东西碰触到了他的脚。

    他伸手摸了摸脚的方向,接着一股力量顺延着他的手进入他的神识:“关雨,是你吗?”

    “封无?”关雨不太确定的问道。

    封无的声音立即振奋起来,开始滔滔不绝的将外界的事告诉关雨,混沌神尊留下的信息,混沌神尊身体的变化,毁灭神尊的疯狂,噬源魔祖最后的爆发,还有混沌潮的到来。

    一切都在他的语言中传述到关雨的意识中,关雨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的对手没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关雨反应过来,接着对封无传递意念。

    下一刻,他和封无就进入理想乡的世界。

    理想乡在噬源魔开始肆虐的时候就被关雨用须弥纳于芥子的能力炼入一颗莲子神器之中,而莲子一直在关雨身上。除非关雨死了,否则就算外面天崩地裂,理想乡也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混沌潮真有那么厉害?”关雨坐在草地上面,立即问道。

    封无点头道:“所有神尊都尝试过出手封锁混沌神尊的身体,但都失败了。”

    “如此一来,恐怕我也没有办法。”关雨皱起眉头,低沉地说道。

    他就算突破到了主神级别,加上极龙和起源方块,恐怕也只是堪比神尊。神尊都没有办法的混沌潮,他不可能阻止的了。

    封无立即问道:“完全没有?你好好想想!”

    “真的没有。”关雨耸肩苦笑道。

    如果有的话,他是很愿意拯救世界,毕竟这个世界养育了他,他的根源在这里。

    可现实却是没有,他也完全的束手无策。

    在商讨无果之后,关雨返回自己的寝宫,敌人既然已经消失,他也没有急着突破的理由了。

    封无告诉他的消息,他其实还是受到一定的冲击。

    这个世界原来只是一个种族中的一个个体所创造,那么对于这些生物而言,他们这个世界的生物是多么的渺小。

    神或许真的不是神,只是设定上面被称之为神,只是名为神。

    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世界外面的世界的外面又是什么?

    关雨忽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非常的渺小,越是了解心就越是谦卑。

    无知者狂妄,博学者谦卑。

    他这一刻是真正的理解了这句话。

    当初他也狂妄过,当初他也豁达过,当初他也改变过。

    而现在,他开始回归自我。

    在宫殿里,他悄无声息的蜕变了,因为行罚神尊已经被混沌潮吞噬,所以没有引动天罚,没有任何的声势出现,他就这样静静的突破了。

    主神境界,其实并没有什么奥秘,只是一次心灵的蜕变。

    有的人在主神境界变得自信,有的人在主神境界变得谨慎,关雨在主神境界变得更自我。

    帝皇之道,他也走到了尽头。

    什么是皇者?

    皇者并不是强者,皇者并不是独裁者,皇者不是屠夫。

    所谓的皇者,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古往今来,无数各种各样的皇者出现过,然后在岁月中老朽,只剩下史书给后人评判,暴君、仁君、明君,各种各样。

    无论哪一种皇者,其实都有一种东西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责任。

    作为皇者,有责任带领子民获得更好的生活。

    “极龙,有没有办法离开这个世界,去你所在的世界?”关雨在突破之后就立即询问道。

    虽然理想乡不算小,但其实也不是非常的大,明悟皇者之道后,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子民永远被困死在理想乡。

    “吾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与空间裂缝的隔膜非常特别,裂缝不可能在打开裂缝。”极龙回答道。

    因为这个世界是模拟空间裂缝建造,所以极龙也无法破开山寨的空间裂缝而抵达真正的空间裂缝。

    “完全没有办法?”关雨有点不死心的问道。

    但极龙的答案依然是没有办法,虽说办法都是想出来的,但有时候确实是无可奈何,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山穷水尽,无路!

    理想乡内日夜流转,眨眼过了一个月,关雨无奈之下也只能享受生活,毕竟总不能瞎琢磨。

    他陪伴自己的妻子去郊游,他看自己的儿子处理国务,甚至和自己的孙子玩耍了一天。

    关小天和小滴已经结婚,还生了一个儿子,关雨却一直不知道,他心里还是有点内疚,毕竟之前一直忙着突破,太多的事他都没有留意。

    不朽神朝的事务现在基本上都是由关小天处理,关雨最终决定让位给关小天,并且让关小天正式改名为关天,毕竟成为帝皇之后,那个‘小’字就不再适合了。

    诸多杂事处理完,时间又过了一个月。

    关雨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决定,其实他禅让皇位给关天就和这个决定有关。

    他想要开辟混沌世界,为家人为子民打造一个新世界。

    “关雨,你是不是有心事?”

    一天晚上,关雨和希波吕忒同床共枕,希波吕忒忽然问道。

    虽然嫁给关雨之后一直聚少离多,但希波吕忒却对关雨一直保持着关注,关雨心里有事,她都可以感觉出来。

    关雨侧躺着,双手轻轻的拥抱希波吕忒,道:“我想要试试看,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怎样了,但我想要……”

    “我知道,封无将这件事告诉了托妮,托妮跟我说了。”希波吕忒轻声道。

    关雨沉默了一会,道:“虽然有危险,但我们总不能一直龟缩在理想乡的世界,而且空间尽头的世界是具备传送功能,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传送,但我们极有可能会回到原来世界的位置!”

    当初无名困在空间裂缝的尽头不知道多久,最后就被传送回自己诞生的世界,所以关雨其实也有这一层担忧。

    如果无法突破世界离开,那就只能开天辟地,争取活命的地方!

    “我明白!”

    希波吕忒低声道,接着紧紧的抱住关雨。

    接下来的日子,关雨进入准备阶段,封无知道关雨的决定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况且感觉突破到主神级别,加上极龙和起源方块,实力强大的超乎想象,估计创造神尊都未必打的过他。

    所以这件事并不是毫无成功的可能。

    终于在准备半年之后,关雨告别亲友离开理想乡,主动向混沌区域飞去。在突破主神级别后,他与极龙还有起源方块合体,实力空前的强大,一瞬间他就脱离裂缝尽头的特殊空间。

    当他踏入混沌之中,一瞬间神力快速的消耗,他赶紧返回。

    第一次接触失败,而且事后他的脚受到混沌的感染,必须切除。

    这次失败之后,关雨返回理想乡修养,希波吕忒、托妮、夜娘等等人都劝说他放弃,但他却并未放弃。

    爱与责任支撑着他。

    他爱自己的妻子,爱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子民。

    他有责任去开辟新的世界,为的就是让所有人都有一条活路,否则某天他们突然被传送到混沌之中,那么所有人都要死!

    某天,关天身穿黄袍来到关雨的寝宫,他告诉关雨,猛虎和徐泰复活了。

    关雨知道消息后,感叹道:“原来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明明寻找碎片的日子还仿佛在昨天。”

    “父亲,猛虎让我将这件东西交给你,他开膛破肚才取出来的东西。”关天接着说道,同时将一块碎片递给关雨。

    当初猛虎和徐泰在绝地寻找碎片,还真的被他们找到了,可那时候小型空间即将崩溃,猛虎就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将碎片吞进肚子里!

    前文提到过,不朽神朝的复活其实与时间有关,就是在人物死前一刻传送回来,所以碎片也跟着猛虎的肚子一起回来了!

    关雨一下子瞪大眼,最后一块碎片居然还是得到了。

    他原本都已经绝了修复起源方块的念头,可万事万物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最后一块碎片辗转数回,最后居然还是落入他的手中,仿佛命运早已经设定好了这一切。

    在将最后一块碎片放入起源方块中,蓝色的光芒就从起源方块爆发。

    万物皆有起源,所谓的起源方块实际上就是一个世界为了记录世界起源而制造的神器,里面记录着数十种开天辟地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混沌生金莲,金莲中生出一个金色怪兽,徒手撕开混沌天地。

    混沌生金球,金球无限的扩大,最终大爆炸,生生将混沌世界开凿成真空世界。

    混沌生怪兽,怪兽以混沌为食,生生将混沌吃空。

    因为记录着这些画面,所以起源方块也沾染了开天辟地的威能,拥有无数神秘的能力。

    开天有望了!!

    关雨接受信息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接下来,他并不接着去开天辟地,因为即使拥有起源方块,他开天辟地的可能性也只有三成,所以他开始陪伴自己的家人。

    一年之后,他在所有人的瞩目下离开理想乡。

    武装合体之后,他的身躯变得巨大无比,浑身散发着蓝色的光芒,这是起源方块的威能。

    这一次他踏入混沌之中,身体再无障碍,他大吼一声,直接一拳轰出,滚滚混沌顿时被打开。

    他踏着混沌向着混沌深处走去,计算着自己的步伐,同时身体继续变大。

    一步一光年,一步亿万光年,一步亿亿万光年。

    他的体型越来越大,他的步伐越来越大,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这时候时间已经没有意义,强大的力量充斥他的身体,他就仿佛是盘古一般在混沌中穿行。

    终于,他在某个时刻停了下来,鼻孔喷出浓浓的混沌。

    开天!

    他双眼猛的一睁,起源方块的力量注入双手,接着他就双手插入混沌之中狠狠一撕,滚滚混沌顿时裂开。

    无穷无尽的混沌被排开两半,关雨接着一脚踏在脚下的混沌之中,所有混沌仿佛受到巨大的压力,纷纷开始下沉。

    开天辟地,需要的并不是特殊的技巧,仅仅是需要绝对的力。

    而关雨此时的力量,已经达到无量量的程度,举手投足皆能开天辟地。

    “太小了,虽然破开了混沌,但范围还是不够。”

    关雨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混沌被破开的范围,心里暗暗衡量。

    他所在的位置其实就是生他养他的世界所在的位置,他开天辟地就是从这里开始。

    而且如果不彻底固定混沌的话,最终混沌还是会合拢在一起。

    关雨心里不禁苦笑,自己该不会像盘古那样真的累死吧?

    但现在他绝无放弃的道理,接下来他不断的开辟混沌,时间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意义,混沌每一次分开,他都必须耗费时间和精力将混沌固定起来。

    无数岁月匆匆而逝,当最后一点混沌被固定在世界之壁时,关雨终于停下来。

    “果然还是油尽灯枯了。”

    他看着自己干瘪的双手,不禁苦笑道。

    但想到自己的家人还有子民都能够安全了,他又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

    那就为子民们做最后一点事吧!

    他心里想着,手中一瞬间出现一颗莲子,他将这莲子放在虚空中轻轻一点,一眨眼无数的空间隔膜出现。

    这是一个保护罩,只有理想乡的人才能够自由进出。

    世界还是只有一个比较好,亿万星辰,起!

    随着关雨的一个念头,无数的星辰快速的出现在虚空之中,他看着星空中的星光,最终在微笑中沉入混沌……

    ………………

    ………………

    传说,在遥远的世界有一个理想乡。

    在理想乡中没有饥饿、疾病、战争,人们都欢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彼此友爱和睦。

    理想乡中有一位美丽的女皇,她一直在等待着爱人归来。

    每到日出的时候,她就会带领子民们一起朝拜理想乡的开拓者,日复一日,永不改变。

    据说,她相信着她所爱的人终有一天会在复活神殿中走出,回到她的身边…………

    ……………………………………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还是一片的混沌,在混沌中有那么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关雨……”

    有一颗名为地球的星球,一个老头对着孩子们讲述着一个远古的神话故事。

    一个孩子立即举手问道:“老爷爷,你吹牛,如果只有一个人,你是怎么知道他叫关雨?”

    “那是因为他曾经存在过,在很久很久以前……”老人看向天空,喃喃自语道。

    一颗纳米粒子在他手中旋转,最终飞向谁都不知道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