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爬出去,饶你一命!

    “干!”雷宏是什么人,那可是班长啊!现在当着自己手下的面,竟然输给了自己根本看不起的“乳臭未干的小子”,一口气哪里咽得下?

    他猛地就爬了起来,握拳向林某人轰打过去。只是这一下他突然发现,刚刚那只手竟然脱臼了!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眼看他冲了过来,林某人冷笑:“我说今天让你滚出去,就让你滚出去!”他也不饶了,欺身而上,两个人瞬间纠缠在了一起。

    “班长加油!你是最棒的,我们相信你。”班上同学见林某人和雷宏真刀实枪干了起来,一个个兴奋不已。

    这可不是拍电影啊,班长打起架来真酷!

    林晚杰手段高超,对上雷宏,虽说他练过,但哪看在眼里?不过他也故意装作拼斗模样,与他大杀了十个来回,最终一拳把他轰飞:“这就是你包庇手下的下场!”

    轰!

    雷宏狠狠砸在地上,浑身疼痛难当,差点没气死。他何尝丢过这么大人?但今天,当着庆安大学几千学,自己好些手下的面,竟然被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情何以堪?

    “包庇?”张平虽然很怕林某人,但他知道自己此时该干什么,“你这个学生,难道不是包庇你的同学么?哼,你这是真正的包庇,竟然还敢怀疑我们班长的公正性,是不是想和我们都为敌?”

    “哈哈,哈哈!”林某人听得狂笑,大声道,“没错,我就是包庇我的同学,怎么了?你不爽是么?不爽就过来和我单挑啊!别说单挑,群挑都没问题!我倒是要看看,在这里,是谁给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打我同学!”

    狂妄,前所未有的狂妄。所有学生都仿佛初次认识林某人一样。雷宏包庇自己手下,那也算无可厚非,毕竟哪个能做到公正廉明?

    假公济私这句话,才算符合当下社会的行情。不过林某人也太狂了。是的,他就是包庇,但你们能奈他何?人家都说了,你不爽,就和他单挑去呗!群挑他都接着!

    “你,”张平大怒,终于忍受不了,冲了过来,“小子,我你!”

    毕竟这事闹的极大,早就有学校领导得到通知了。

    来的领导依然是副校长李中和,而与他同行的,赫然是辅导员曾绳玫。

    两人一路冲了过来,远远就听到林某人那声震九霄的话,同时一震,跟着停了下来。

    “曾老师,这是你们班的学生吧,看起来很狂呢。”李中和威严说道。

    “李校长,他确实是我们班的学生,名叫林晚杰。”曾绳玫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肯定不是好事,有些尴尬道,“不过校长,他还年轻,即便犯了错,那也是为了其他同学着想,希望学校不要处置他才是。”

    李校长冷哼一声:“不处置他?哼,我要是再不处置他,怕是他要翻了天!曾老师啊,不是我说你,既然身为他们的老师,我们学校又是高等学府,万众瞩目,可不能出一点点差错啊。等这次军训结束,你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知道么?”

    曾绳玫讪笑,点头道:“是的校长,我知道该怎么做。”心中却把林某人给骂死了:浑小子,没事就知道打架,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俩人这一说话的工夫,张平已经冲了过去,被林某人一脚给踹飞了:“就你这矬样,是不是怕自己没受伤,然后回去被你班长收拾?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

    轰隆!张平砸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仅仅是被打的,还因为林某人说中了他的心思。

    “同学,这里是军训场,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打的竟然还是教官!”袁真看不下去了,松开了已经站起来的雷宏,大声指责道。

    “呸,你还有脸说这句话?”林某人冷笑,“他们打我同学在先,那脸上印痕是假的么?你看,他到现在还爬不起来,亏你有脸说我打他们。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认错,别说是你们,就算是你们的总教官来了,我也要打的他满地找牙!”

    狂,真他娘的狂!李校长刚好走了过来,听了这句话,心中更加坚定林某人以后是能成大事的。

    他一个小小的学生,连人家团长都不怕,而且又有真本事在身,以后若是不成大事,说出去傻子都不相信!

    袁真一看,果然,昌云到现在都没能爬起来,顿时哑口无言。

    “小子,你真的想把我打的满地找牙么?”就在这时,又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雷宏等人一听,狂喜。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团长罗成。

    “呵,你倒是来的时候。”看到罗成,林某人冷笑,“本来今天我准备在比斗场上教训你的,现在看来,你是准备先被我收拾收拾了?”

    “你说什么!”罗成大怒,猛地在腰间一动,嗖嗖!所有人就看到,他竟然拔出一把枪来,大吃一惊。

    “不好了,要杀人了!快跑啊。”

    “干!这家伙疯了么?他不就有把枪么,狂什么狂?”

    一大群学生瞬间鸟兽散去,无比惊恐看着罗成。

    其实罗成也是没办法。他知道单论打架,自己怕不是他对手。但不要紧,他有枪在手上,可以威慑这小子。虽说拿枪吓唬人不应该是他所为,但他并不在乎事后会有人责怪自己。部队里,哪个不是护犊子?何况自己还有后台,根本就不用担心。

    因为他已经调查清楚了,眼前这家伙,除了能打架之外,家事很清白,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后台!

    这就是他的依仗。一个一清二白的臭小子,竟敢与自己叫板,若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反了天!

    “罗团长,你这是干什么?”李中和大吃一惊,忙走过来道,“他们不过是小打小闹,你要是动枪,那性质升级,怕是没人能保得住你。”

    曾绳玫也是大惊失色:“罗成,你快点把枪放下,别吓着学生!”心中却有些鄙视起来。

    原来这罗成与她一道长大,从小就喜欢她。不过曾绳玫对他却没什么感觉,也没答应过他什么。这次他假借机会来到庆安大学,为的就是追她。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敢和自己抢女朋友,是可忍孰不可忍?罗成这也是为了打压林某人的嚣张气焰呢。

    “李校长,事情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有事的。”他自然不会给李中和面子,对玫玫笑道:“玫玫,这学生太狂,如果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去了社会,还不知道要捅多大篓子!现在就当我给他上一堂课吧。”

    曾绳玫大怒,又说了几句,但他就是不理,心中气得半死,浑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

    “林晚杰,你别怕,他要是敢开枪,我一定会向上面反应,到时候杀人偿命,让他也没好日子过!”既然劝他不动,曾绳玫反倒看开了些,走到林晚杰身边道。

    “玫玫,你!”李中和大怒。他知道曾绳玫是什么人,她爷爷更是什么人。如果说一般人面子他可以不给,但曾绳玫的面子,他就不得不给了。

    因为曾绳玫有个强大无边的爷爷,即便是自己的爷爷,对上她爷爷,那也得恭敬三分。

    因此对于她这句似威胁非威胁的话,他不得不思量。

    “怎么,你怕了?怕了就给我把枪放下!”曾绳玫冷笑。

    “哈哈,怕了?我还没怕过谁。”如果曾绳玫不这么说,顺势给个台阶的话,他倒可以考虑把枪放下。但是现在么,绝无可能。

    曾绳玫也知自己把话说急了,一时有些懊恼,却果断站在了林某人的面前,似乎为他挡枪一般!

    “玫玫,放心吧,虽然他拿着一把枪,但还不足以奈何得了我。”林某人笑着拉开了曾绳玫,见她撅着嘴不情不愿,心中倒是有些感动。

    原来自己喜欢的女人,是甘愿为自己挡枪的!这样的女人,难道不值得自己去追么?他心中感动的半死。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感动的时候。

    “罗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不过我把话放在这里。今天只要你敢开枪,我保证,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如果你现在把枪放下,你爬着出去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给你一分钟时间,你自己选择吧!”林某人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被震到了。

    “擦,你这小子想干什么?人家可是团长,就算杀了你,最终交由军事法庭处置,最多也就被开除军籍,你和他斗个什么劲?”李中和首先不满了,大声指责林某人道。

    “班长,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来头啊?怎么看他样子,好像比团长还狂?”袁真张大了嘴巴,傻乎乎说道。没办法,他在部队里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便是胆量,怕都比不过张平一根毫毛。

    “这小子有种!要么他真有后台,要么就是无法无天,看来我这次惹上了狠人!”雷宏也被吓到了,大气都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