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班长遇班长,谁更强?

    被张平这么打一下,怎么可能没事呢?只见昌云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胸口太疼,一口气喘不过来,倒也没有成功。

    “喂,那儿好像有事发生了。”林某人正在四处扫视,看看有没有漂亮美女,不过扫了一圈,发现所有女人都穿着迷彩服,哪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除了像娉娉这种大美女,不论到哪都是鹤立鸡群之外,其他女人,也不入他法眼了。

    正要收回目光闪人的时候,突然听到妖女说话,不由一愣:“什么事?”转过头去,顿时就怒了。

    那不是自己班上学生么?林某人眼睛极好,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是昌云,昨天那个被自己救了的家伙。

    他没想到,张平竟敢如此猖狂,今天还来欺负自己同学。怒,怒不可遏!他想也不想,就走了过去。

    “喂,你身为教官,怎么可以打人呢?”能考上庆安大学的,毕竟都是不凡之辈,不是每个人都如同魏凡。

    首先忍不住的就是杨勇了。虽然他想做班长,被林某人挤下去,想做团支书,被娉娉比下去,这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

    好在如今社会,比的不是自己,而是老爸。他有个混房地产的老爸,自然就不担心这些了。

    何况要把林某人给比下去,他就不得不有所贡献。现在正是好时机啊!

    众人听他说话,也都帮忙。没办法,谁让人家老爸是杨在军呢?现在自己帮他,以后即便没地方混了,也可以找杨勇帮忙,到时候自己还不是飞黄腾达?

    “没错,你怎么可以这样?打一耳光就算了,现在还把人打的爬不起来!你是想杀人么?”

    “不好了,杀人啦,教官杀人啦!”

    这一下动静极大,马上就吸引了许多学生、教官过来。没办法,如今社会,死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了人后,会有一大群人帮他大喊大叫。

    “你们!”张平怒极,很想给这些人厉害看看,不过见许多人围了过来,连其他教官都阻止不了,索性随他们叫唤去。他就不相信了,这些人还能翻了天不成!

    “张平,这是怎么回事?”和张平好的一个教官走了过来,他名字叫袁真。他自然没看到死人,不过看到倒在地上的昌云时,还是觉得这回事情怕是要闹大了。

    “哼,一群小孩子把戏。”张平冷笑,把事情简单说了下,自然略过自己先动手打人这段。就说昌云被自己喝骂两句,便受不了,要和自己拼命才忍不住动手来。

    “你也别太担心,有团长在,我们不会有事的。”眼看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他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有些担心。

    没办法,这里毕竟是庆安大学,他们不过是些当兵的。要不是罗成早早发话了,他们怎会有这种胆子?

    “喂,老师呢?校长呢?为什么能说话的都还没来?非要我打电话给班长么?”一个学生吼了起来。关键时刻,还得领导来讲话啊。

    “没错,我们不用喊老师的,直接让班长过来处理好了。班长那么厉害,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这人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数股杀气加身,一看之下发现是那些教官,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

    “你们都干什么,干什么!还不给我回去军训?现在是军训时间,要是没事,就给我到操场跑十圈!”一个看似领导模样的教官走了过来,他名字叫雷宏,是这些兵崽子们的班长。

    见班长说话了,那些当兵的也立马呵斥自己的学生,让他们归队。很快这边又安静下来,除了这个连队的之外,只有袁真与张平这两个教官了。

    “张平,这是怎么回事?”看到昌云倒在地上,雷宏问道。

    张平把事情简单说了下,还是之前那段话,同学们听了,都是大怒:“张平,你还要不要脸?你说不是你先动手的,昌云脸上的掌印是怎么回事?”

    雷宏简单一扫,就看到了昌云脸上果然有掌印,心下明了事情的经过,但还是威严道:“你们说什么?我让你们说话了么!”一群学生听了,只得闭嘴不言。

    没办法,来人看不出来头,这是最可怕的。之前张平,不过是个教官而已,昌云还敢与他顶上两句,闹翻了甚至敢打架,但现在么,哪里敢说半句?

    “同学,你没事吧?还能不能起来?”雷宏蹲了下去,淡淡笑道。

    “教官,我起不来了!”看到班长林某人从远处正走来,昌云眼神一闪,说道。

    “哼,你们现在的学生,就是不能吃苦头。如果换作在我部队里,看我不把你们往死里整!”雷宏自己没怎么读过书,自以为混了几年,当上如今的班长,就看不起学生,尤其是这些考得好的学生。

    何况在他心里,是向着张平的,自然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昌云如此不给面子,他自然要说几句狠话。

    昌云听了,咬牙道:“让教官您失望了!别说我现在没去当兵,恐怕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去当兵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出来混,以后做我的领导,把我往死里整呢?”

    反正已经破了脸,何况林某人马上又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林某人肯定能解决这件事,竟然生出了无穷信心来。

    “你说什么!”雷宏一脸黑线,真想一脚把这家伙踢飞,但还是忍住了,冷冷道,“张平,你继续训练这些人,我带他去医务室看看!袁真,你跟我一起来!”

    他说着就去扶昌云。

    “不行!”哪知昌云让开了,大声道,“是这教官打人在先,他必须道歉!不然我就算闹到学校,这事也没完没了。”他彻底豁出去了。他还不相信了,这个世界,真的就没一点公道可言。

    “哦?你要讲理,你要道歉?好啊,你要是能把他放倒,就随便你,我敢保证,他还不需要你道歉!”雷宏冷笑,黑黝黝的脸上满是煞气,看起来尤其可怖,“我就不相信了,你们这群象牙塔的学生,竟然真的无法无天!他是谁你知道么,是你教官!别说就打了你一巴掌,哪怕把你打残废,那又怎么样?你敢还手试试?”

    同学们听了这话,终于知道这些当兵的是如何不讲理了,一个个气得差点没吐血。

    “是么,既然你这样说,我倒是想问一下,你敢再打我的同学么?你,你,还有你!你们不是很强么,很霸气么?打一个试试?如果你们敢碰他们哪怕一根毫毛,今天就给我爬着出学校,你们信不信?”就在众学生束手无策的时候,林某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一大群学生看到林某人,虽然他身边还站了个美若天仙的妖女,仿若不见:“班长,你来了?太好了!快,昌云被打,你快帮他啊。”

    “是啊班长,你不知道,这些教官不把我们当人看,说出来的话也尤其气人,我真想和他们拼了。”

    林某人似乎成了他们的灵魂人物,无所不能。此时他们看到班长,便有了脊梁骨,哪里还怕这几个教官?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我说话?”雷宏听得头发差点没竖起来,冷冷看着走过来的林晚杰,哼道。

    昨天他没来,并不知道林某人与张平比试俯卧撑的事。何况这种丢人的事,张平也不希望别人乱说,早在昨晚就请众兄弟狂吃了一顿,算是封口。

    “你又是什么东西,也配这么问我?”林晚杰冷笑,“刚刚你不是说要打他么,打啊!只要你们敢打一下,我就让你们缺胳膊断腿!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狂!”

    “班长,这家伙很狂,也有两手,我们得小心点。”袁真见过林某人厉害,此时听了,怕班长受不住激将真的与他打起来,忙低声道。

    “你怕什么?”雷宏大怒,见自己手下的兵竟然害怕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顿时就怒了,“同学,既然你这么狂,有本事我俩挑一把,怎么样?”

    “哦,你想怎么挑?”林某人哈哈一笑,握起了拳头。他已经决定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给这些人看看,不然他们还会欺负自己同学的。

    既然自己被玫玫点名做了班长,总归有点班长的样子不是?

    “单挑!”雷宏大吼一声,就冲了过来。虽然他很强壮,看似没头脑的人,但真正了解他的就知道,他精明着呢。

    袁真很少说假话,也算是个很好的兵了。既然他说眼前这家伙厉害,那他就真厉害,他早戒备着。

    不过林某人既然说了要打架,那何不打他个措手不及呢?正所谓兵不厌诈,他把这一招倒是玩透了。

    “好!”见他冲来,一股烈风呼啸,林某人不怒反喜。叫了一声好,右手平伸,向他打过来的拳头一推一引,然后猛地一推,众人就听到了噼啪噼啪的声音!

    “你这个班长,遇上了我这个班长,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一招把他放倒,林某人冷笑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