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你就是个二百五

    “喂,你是要和那人比试么?有把握么?”昨天他们先斗文,今天准备斗武。不过斗的比较特殊,竟然是比力气大小。

    林晚杰天生神力,自然不怕。听娉娉怀疑自己,忍不住打了她一下,哼道:“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么?放心吧,只要由我出马,那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怎么可能会不行?”

    “切,你行就行,打我干什么?”虽然林某人下手很轻,但娉娉还是很不爽。这家伙,真是欠揍啊。

    “嘿嘿,这不是显示出我俩亲密么。”林某人脸都不红,说着无耻的话。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其实我刚刚是在摸你,可不是打你哦!”

    “你这个混蛋,去死吧!”娉娉大羞,她是个清白姑娘家,哪里经得起林某人如此调戏?猛地一脚踢在他身上。

    可怜林某人说话毫无分寸,一下被踢得向前冲了三五米才堪堪止住步伐。回头再想找这丫头算账的时候,她已经跑远了,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咯咯,你这混蛋,就等着被人打扁吧!”

    连她都不帮自己了!林某人心头大火,气呼呼道:“娉娉,你给我等着,回家再收拾你!”

    不少人听了这话,浮想联翩,然后因为这句话,学校论坛上又多了无数文章,分析二人的。

    “这一下,怕是你俩清白的,也变成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吧?”妖女走了过来,笑嘻嘻看着林某人,有些好笑。这家伙不是很厉害么,怎么被娉娉一脚就踢到了?不应该啊!

    “别人怎么说随他去。如果我纠结于他们,那活得也太累了。老婆你说是不是?”昨晚经过小月月那件事,他又成熟了许多,看开了不少。反正事都已经那样了,能挽救就挽救,不能挽救也就罢了。

    “你是男人,脸皮厚或者不在意,但她,不仅是她,包括我,都是女人,如果被人这样误解,你不觉得会很伤心难过么?”妖女可不这么想。

    “他们敢!谁要是敢乱嚼舌根,让老婆你们不爽了,看我不去收拾他。”林某人气呼呼说了一句,向着操场走去。

    因为罗成下了死命令,所以今天的操场气氛显得尤其庄严与肃静。

    每个教官都威严站在那里,冷冷扫着下面所有学生,大有谁不听话,就上去揍他的样子。

    学生们此时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心中把林某人骂得半死:操,要不是你这小子,我们能被教官看得这么严么?真是该死啊。

    也是,昨天林晚杰大发神威,搞定了好几个教官,让他们多没面子?而且他们的团长罗成,都被林晚杰给搞得郁闷吐血,最喜欢的女人都被他给抢了,这可是情敌啊!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如今罗成有机会给林某人使绊子,刚好自己又是总教官,打压下其他学生,让他们记恨林某人,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林某人自然知道这是罗成针对自己而迁怒于其他学生的。不过其他学生也都不是软柿子,想被捏就捏吧?何况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会怎么样。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学生向操场跑去,竟然是自己班上的悲剧男,昨天被打的那位哥们儿,名叫魏凡。

    “教官,对不起,我来迟了。”看到张平冷着脸,魏凡吓了一跳。昨天他没犯错都被处罚,更别说今天来迟了。

    “对不起?”张平冷笑,“我昨天告诉过你们什么!不管有没有事,想说话之前一定要打报告!你打了么?哼,迟到一分钟,给我做一百个俯卧撑!”他大吼道。

    今天林晚杰不在,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张平对林某人自然有些胆战心惊,但对上其他人,那他就可以虎躯一震,好好教训这群家伙了。

    “一……一百个?”魏凡傻了。昨天他做了几个,就觉得身体受不了,今天要是做一百个,那不得直接送到太平间啊。

    “教官……”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果然,张平冷笑道:“教官?你的报告哪去了?给我再加一百个!”

    魏凡听得没晕过去。心中却把张平骂的要死:***,老子不就来迟了一分钟么,你没事就让我做两百个俯卧撑,有本事你自己做啊。

    不过这话打死他都不敢说了。

    “报告教官,你没权让他这么做!”就在这时,昌云站了出来。昨天他帮魏凡,后来两人一起被罚,以至于林某人看不下去出来替他们解围。

    虽说林某人不在,但他们想不被人欺负,就得自强不息,为自己谋福。哼,大不了两个人一起被罚,不就是这点破事么?

    “哦,为什么?”张平冷笑。他发现了,班上最会惹事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就是林晚杰,不过那小子已经走了。还有两个就是眼前二位,他们一个是孬种,一个想做英雄。

    哼,有自己在,会让他们如愿么?

    “因为他没来迟!刚刚你说他来迟了一分钟,但是我看了下,你的表根本就是不对的。按照正规时间,他没来迟!”昌云大声说道。

    “正规时间?笑话,真是笑话!”张平冷笑连连,“这儿我最大,我的时间就是正规时间!告诉你们,在我眼里,你们的表走的时间都是错的,只有我一个人的表,走的时间是对的。废话不多说,你也做两百个俯卧撑去!”

    “你,”昌云没想到他如此不可理喻,又气又怒,却又无处发泄,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直接晕死。

    “你还不服气么?那就二百五十个!”张平哼道,“看你模样,也就配得上这个数字了。”

    “我要举报,向学校举报,你这是人生攻击!”昌云终于受不了,大吼道。

    “别说废话,先给我把二百五十个做完。做完了,你爱向谁举报,就向谁举报去。”张平才不怕呢。团长说了,不管有什么事,他兜着。哼,要知道他是团长啦,这些人在团长眼里,虽说是高材生,可高材生不要太多哦!

    昌云彻底被气到了。他想反驳,可发现自己在这些当兵的面前,根本就没有反驳的余地。

    魏凡拉了拉他,小声道:“算了,我们做就做,大不了假装晕过去!”

    见他如此没有骨气,也怪不得迟到了一分钟会被张平给罚一百个俯卧撑,昌云就苦笑:“魏凡,做人要有骨气,若真做了,除非累趴下,不然装晕别人知道了,会多丢脸?”

    见魏凡不以为然,他也不说话了。

    只是张平听到两人说话声,又怒了:“你们吵什么?都给我做二百五十个!谁要是做不完,以后就天天做吧!”

    听到这话,魏凡彻底傻眼,这才明白,昌云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他哭了,哭的很难过,很伤心。

    本来以为自己考上庆安大学,从此以后顺风顺水,直到出人头地,受万众瞩目。但他没想到,一个军训,小小的教官就如此为难自己,与自己过不去,这还把自己当人看,当以后未来的社会精英看么?

    他心里憋闷啊!

    倒是昌云咬着牙齿,冷笑道:“教官,你也别得意。昨天你出丑,我们是看在眼里了。你自己没办法去找我们的班长,现在就拿我们出气,嘿嘿,等他来了,你试试啊!”

    没办法,虽然不想拿林某人做挡箭牌,但当自己搞不定他的时候,林某人自己昨天也说了,有事就可以报他名号,让他来处理。

    何况他就是自己的班长,找他帮忙不应该么?

    “你说什么!”这一下可触犯到了张平的逆鳞,他二话不说来到昌云面前,啪的一声就是一耳光抽了过去,冷笑道,“怎么,他很狂么?没错,他是很狂!可你也敢狂么?我是你们的教官,我说什么,你就乖乖给我听着,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md,你敢打我?虽然你是教官,但你凭什么打我?我做得不好,你体罚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动手动脚?”昌云这一下是彻底怒了,猛地就冲了过去,抱住张平就干了起来:“同学们,这教官以为他很厉害,竟然敢动手打人。虽然他现在没把你们怎么样,但你们想想,因为班长的关系,他会放过我们么?”

    众人听了蠢蠢欲动。特别是魏凡,他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眼见昌云动手,他又何尝不想上去揍张平一顿?

    只是他不敢,他怕自己动手快活了一阵后,面临的是张平的疯狂打击。

    他出身寒微,无权无势,所以才努力读书,希望以后出人头地。如果因为自己现在做错了事,倘若被学校给开除了,那就再无出人头地的机会。这种事,他敢做么?

    “好,好!”见昌云竟敢动手,还蛊惑其他人要一起上,张平怒极反笑,“你们反了天不成?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猛地一个肘打,砰砰!昌云就倒在了地上。虽说他一个大男人,但张平可是练过的,他如何能是对手?

    眼见昌云倒了下去,所有人大惊失色:“昌云,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