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就是衣服有点低……

    天,真有这么恐怖?林某人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没把胆子吓破。

    他是新时代好学生,怎么能因为欠点钱就被关到监狱去呢?那样的话,以后还怎么混江湖啊。不过娉娉这丫头显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说到做到,恐怖啊。

    收慑了心神,他道:“好,为了这五万块,你们压榨我吧。只要不用还钱,让我做什么都行!”反正豁出去了,自己又没人权,还怕个毛?

    看他死猪不怕开水烫,娉娉冷笑:“别以为这样我就可以放过你,哼,好戏还在后头呢。”说完大手一挥:“按照约定,你去做饭吧!”

    做就做,谁怕谁啊。他低着头,也不管其他人,直接来到厨房,大刀阔斧忙活了起来。

    看到他这么乖巧跑去做饭,妖女有些发愣:“喂,他会做饭么?你们怎么把他逼到这种地步了?”本来在她看来,一个男人是不应该做饭的。起码现在就有许多男人不屑于做饭,对那些做饭的还极其鄙视。

    林晚杰可是男人中的男人,极品男人,怎么还用得着下厨呢?这不是为难他么!

    不过看他样子,很显然是因为没钱,然后被他们逼迫到了绝境。哎,可怜的娃,怎么这么可怜啊。

    妖女唉声叹气,为他不值,却也没有进去帮他的打算。她倒是想尝尝这家伙的手艺到底怎么样。

    “切,他不是你男人么,连他会不会做饭你都不知道?看来你这个老婆不称职啊。”娉娉鄙视着。她到现在还不爽林某人叫她“老婆”呢。

    如果妖女是个丑女,她自然不会嫉妒,还会好好鄙视林某人没有眼光。但现在不一样,妖女不仅漂亮,还有魅力,这样的男人,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顺带着连林某人的眼光似乎都变高了,搞得自己都有些无所适从。

    “称职?你说作为个老婆,与老公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不应该是做饭吧?”妖女有些好笑,“应该是信任,你明白不?我对他的信任,是无私的,好比他也信任我一样。”说着的时候,她拿着那血手帕晃了晃,显然是在娉娉面前炫耀。

    看到上面的血迹,娉娉差点没被气到。一对狗男女,竟敢如此小觑他人,还敢公然在自己面前**,戏弄自己,真是该死啊。

    她心中气愤,就看到妖女已经转身去林某人的房间了。

    “哼,希望你们晚上做苟且之事的时候,床塌了,摔死你们!”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娉娉冷笑。

    妖女倒是没听到她的话,见林晚杰房间还好,就是床比较乱,显然没收拾,不由苦笑。她自己收拾了一番,又打开柜子一看,见里面还有被子什么的,眼珠儿一转,顿时笑了。

    林某人自然不知道俩女各怀鬼胎,阴谋算计着自己,还在努力切菜炒菜呢!

    “娉娉,你给我等着。等我追到你,不把那欠条撕了,再好好收拾你一顿,还不知道我的厉害了。妖女你也是,等一个月过后,第一件事就把你扑倒。我还不相信了,到时候你还能逃出我手掌心!”林某人自言自语,手上速度加快,似乎把一切不满、愤怒都发现在了菜肴上。

    “是么,你想怎么收拾我?”娉娉刚好进来就听到林某人的话,顿时冷笑。她倒是想看看,这家伙敢如何对待自己?哼,吃我的喝我的,还狂了不成?

    “啊,你吓人呢!”林某人吓了一跳,见她恶狠狠瞪着自己,不由讪笑道,“娉娉你好啊,今天真漂亮!我刚想你,你就来了,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呢?”

    “切,鬼才和你心有灵犀。”她冷笑,才不理会这家伙的花言巧语。就他还想和自己心有灵犀,真是做梦呢。

    “说吧,你不是要收拾我么,怎么收拾?”娉娉才不会放过打击林某人的机会,何况他现在还想收拾自己?总得先找回场子再说。

    “我……我哪敢呢。刚刚不是说着玩么,不想被你听到了。”林某人讪笑,见她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苦笑道,“好吧,我准备以后烧菜多放点盐,这当作是给你那五万块的报复!”

    就这样?娉娉一眨眼,显然觉得他太没出息了。一个大男人要收拾自己,竟然就用这种方法,真是鄙视啊。

    她哪里知道林某人的想法是恨不得把她扑到床上,然后大发神威一举征服她呢?可怜林某人不敢说出来,只好瞎说了。

    “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这道菜,你得多放盐!”娉娉眼珠子一转,突然笑了起来,指着他正在烧的红烧排骨道。

    “为什么?”林某人傻眼了,我是准备暗中陷害你,这要是被你知道了,那还能害到你么?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不好,娉娉这妞儿歹毒,竟然想害我的妖女。不行,坚决不能放。

    “怎么,你不放是不是?不放我来。”娉娉不理他,自己舀了三大勺盐放了进去。这一下,整个厨房都是咸味了。

    林某人看得无语摇头,对娉娉这丫头是彻底没辙了。看来自己以后对付她要小心点,不然别没整到她,反被她给整死,那就划不来。

    和娉娉相处的越久,林某人就越觉得恐惧。这丫头明显是很有本事的,而且整人手段层出不穷,自己可不是她对手啊。

    “告诉你,你要是敢告诉她,看我不宰了你!”娉娉恶狠狠威胁了一句,放下勺子自己出去了。

    悲剧啊!一个是老婆,一个是二等大妇,自己夹在中间,难做人啦。不行,一定要重振夫纲,从此以后,让这“女权社会”变成自己“一夫堂”,完全由自己说了算!

    心中构思着宏伟目标,但他发现,实行起来好像太遥遥无期了。起码娉娉只是他一个人心中的二等大妇,连追都没追到呢。悲剧。

    “林晚杰,想不到啊,你泡妞竟然还有两手。”就在他想办法如何才能把那么咸的菜给变淡点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却是蒋泳的。

    这丫头,你也来做什么?林某人与她并不算很熟,要不是今天她差点被人欺负,自己帮了忙,恐怕与她关系就是房东与租客的关系。

    “呵,你说笑了。我这个人,哪有什么本事泡妞呢。”林某人尴尬一笑,说道,“换做是你,我追你的话,你会答应么?”这么说着,却忍不住多打量她几眼。

    蒋泳非常高挑,身材也是玲珑有致。而且在家里,她穿的倒也有些随便。一眼看去,那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让林某人差点忍不住喷鼻血啊。

    以前他还没在意,毕竟他是来租房子的。可现在倒好,下了泡娉娉的决心,如果买一送一,附带上蒋泳这样一个大美女,那该多诱人啊?

    林某人想着,双眼开始冒着邪光,上下打量起她来。

    “啧啧,不错,真不错。”他已经忘记了蒋泳是娉娉表姐,眼光肆无忌惮打量着,心中想道,要把她娶回来做第几房大妇呢?哎,喜欢自己的美女好像很多,这次序有点难排啊。

    “你干什么?”蒋泳大怒,见他眼光只对着自己三点看去,还咋舌说风凉话,顿时就怒了。

    “啊,没事,我什么都没说。”林某人一惊,反应过来,讪笑道,“就是衣服有点低,我看到……”

    啪!

    狠狠一耳光抽了过去,蒋泳鄙夷道:“林晚杰,你这个败类,去死吧!”说完夺门而出。

    摸着发烫的脸颊,他欲哭无泪。哎,哥怎么就这么可怜啊。不就是夸你身材好么,还打人?真不公平。哼,你敢穿成这样,还怕我看不成?

    想起张杰当时在图书馆的理论,他心中暗想:莫非这种事只能看不能说?不行,以后就光沾眼睛上的便宜,这嘴上便宜却是不能占了。

    这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想着以后遇到美女,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盯着猛看一顿,占占便宜再说。至于其他的,等以后有了进展,再谈!

    就好比妖女,现在连手都不给自己拉。哼,等一个月过后,自己追上她,岂止拉手,简直就是拉拉链么!

    就不信这个邪了。以哥本领,还搞不定你一个小妖女?哼!

    林某人自信想着,突然发现排骨已经糊了:“啊,这下怎么办?”赶紧盛起来,闻着糊味,想着里面许多盐,他欲哭无泪。

    哎,我要是把这菜扔了,不知道娉娉会不会说我在意妖女,故意不帮她呢?但是妖女吃了这个菜,会不会把我宰了呢?真是纠结啊。

    正纠结的时候,他眼珠子一转,赶紧又去找到排骨,重新烧一个。哼,我就不相信了,那么咸的菜,以聪明的娉娉你还会去尝?只要你不吃,到时候全部由妖女一人吃了,怕是你也发现不了吧?

    他为自己聪明感觉到高兴,又忙活了起来。

    毕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晚上还得给欧阳月那小丫头去补课,不搞快点不行啊。

    他为自己的苦命感到悲哀的同时,决定泡到这些美女,然后把悲剧的命运转到她们身上去,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