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我可以大方点

    干,这是逼我啊!

    从没有这一刻,林某人觉得被人逼迫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老婆就站在自己面前,却让自己去追其他女人,还是个美女,她就不担心自己喜新厌旧么?

    不过也是。如果自己有这样的老婆,还可以两者兼得,傻子才会喜新厌旧呢!

    他心中狂喜着,故作委屈道:“这样对你是不是不公平?老婆,我要是追了其他女人,你会生气么?会离开我么?”

    见他眼里有些不舍,妖女有些好笑:“只要你能在一个月内把我追到,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当然了,你要是追不到,那你可就危险咯。”

    好吧,最主要还是看这个月。反正这个月时间还长,林某人也不担心,点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拒绝,那也太不男人了。好,我们这就进去,看我是如何征服她的!”说完拿钥匙开门。

    里面娉娉还在说着什么,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赶紧往卫生间跑去。

    蒋泳也坐正了,想要看看林某人的“老婆”有没有一起来,然后再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使得自己妹妹都产生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呀,蒋小姐也在呢!”林某人当作什么都没听到,看见蒋泳坐在沙发上,笑着招呼起来。

    “嗯,你回来了?”蒋泳扫了一眼,故作惊讶道,“咦,这是谁?你同学么?”

    林某人尴尬一笑,解释道:“这是我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因为她也考上了庆安大学,今天才来,刚好没地方住,所以我就带她过来了。蒋小姐你不会在意吧?”林某人眨巴着双眼,心里默默祈祷:一定要答应,不答应的话,那我还怎么追娉娉啊!

    对他这等鬼话,妖女显得非常无语。不过当他说到自己是他未婚妻的时候,妖女双眼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特意盯着林某人看了下。可惜,她没有看出什么。

    “呀,现在还有指腹为婚这种事么?”蒋泳显得非常惊奇,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道,“我以为这种事只有可能在电视上发生呢,想不到现实世界里都有,奇怪,真是奇怪!”

    林某人无语。这种事虽说比以前少了,难道就不正常了么?怎么她会如此奇怪?

    “你也知道,我们那儿都是穷人,不怎么租得起房子。但是学校宿舍呢,其实也不好,人多混杂。月月这么漂亮的姑娘住在那里,我不放心啊。啊对了,她叫上官凌月,月月,这是我房东,叫蒋泳。”林晚杰继续说着,为的就是希望蒋泳能够答应妖女住下来。

    哼,只要她住下来了,到时候自己一人和三大美女合租,说出去得多么轰动啊?

    林某人虽然不在意这些,但和三大美女住一起,便是看几眼,那也舒服啊。

    “月月姑娘,你真漂亮。”蒋泳称赞了句,终于明白自己妹妹为什么那么伤心了。这女人真是极品啊。虽说自己也是个大美女,还是少见的那种大美女,可眼前这女人,几乎毫无瑕疵。非要说她有什么令人不满意的地方,目前为止就是话太少了。不过她不说话,便是一个眼神看过来,那也令人心旷神怡啊。

    这样想着,她突然发现,自己妹妹要和这样的女人抢男朋友,压力山大啊。何况林晚杰还是她未婚夫?

    “既然你们关系不一般,那让她住进来也不是不行。”蒋泳终于开口了,说道,“本来让你进来住,实在是娉娉看在你是她同学,还帮过她份上,不然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她也不会同意的。虽说你未婚妻是女的,可进来也有讲究,就不知道你能接受不?”

    “说吧,不论什么我们都能接受。”林某人忙道,心底却乐开了花。老婆啊老婆,你真是我的福星。你一来,她们应该也不好意思从此对我大声呼喝了吧?

    “那行,我就简单说两点。”蒋泳沉吟一下,说道,“房租呢,如果她和你睡一间,我们是可以不要的。但如果她睡你房里,你睡沙发,那我就必须再多收一份了。”

    “呃……”林某人差点没被噎到。***,刚刚还说自己穷来着,希望你能大发慈悲省点房租,想不到一开口就提这事,悲剧。

    不过这种事林某人不能做主。虽说他迫切希望妖女能和自己同床共枕,但想是一回事,真正来到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们睡一间房吧!”就在林某人为难想要征求妖女意见的时候,妖女先说话了。她看了林晚杰一眼,表情正经,看不出任何其他东西来。但就这么一句话,足以让他激动一晚上睡不着了。

    和老婆睡一间房,鬼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啊。他能不激动么?

    “咳咳,”蒋泳没想到妖女会这么急,差点呛到,忙道,“你们睡一起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希望你们晚上不要发出什么让人难受的声音,不然我会请你们其中一人离开的。”

    难受的声音?哈,这是什么声音?林某人睁大双眼,显示出非常强烈的好奇心。

    妖女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点头同意。见他二人都同意,蒋泳又继续道:“你们在这儿吃饭的话,米菜什么的,都得自己买,知道么?而且必须保持房间干净整洁,要是有什么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我会请你们其中一人离开。”

    为什么请其中一人离开呢?林某人有些郁闷想着。自己和老婆当然站在同一个阵营了,便是想把我赶走,也应该带着她一起离开才是。

    “对了,这房子并不是我的,是我表妹的。她就在这儿,如果你们想完全安心住下来,还得经过她同意才行。”蒋泳又说了一句,林某人想不吐血都不行了。

    哎,本来就够为难的了,被你提出这么多要求,那不是想搞死我么?可你还没完,竟然又要让娉娉这丫头来,真是没钱就没地位啊。

    本来他就迫切想要挣钱,现在更是觉得,要不找个工作,挣点钱在手,买个房子的话,那一辈子就得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这种日子是没法过的。想起自己刚刚问妖女,何不两个人一起住在她那,再想想回答,他就郁闷。果然是人财不可两得啊。

    很快娉娉就出来,看到林晚杰与妖女,心中就气苦。不过她不会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冷冷道:“你来干什么?”这话自然是对妖女说的。

    “哈,娉娉你在家啊。”林某人打着圆场,笑道,“你来得正好,我和你说一下啊……”

    “我没问你。”娉娉瞪着他,才不想和这家伙说话呢。

    “这个,”林某人有些尴尬,讪笑道,“她是想来租房子的。”

    “租房子?你准备五万块一个月了么?要不先付一个月房租?本来我这儿是押一付三的,不过对你,我可以大方点,谁让你和他认识呢。”娉娉倒是大方一挥手,说道。

    五万一个月还叫大方?随随便便住一年,那就是六十万,都可以买套房子了!

    林某人差点吐血,对娉娉的“大方”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心中暗道:这丫头果然是小魔女,以后自己可得小心啊。不然上了她的贼船被她卖了还不知道,那岂不悲剧?

    “五万一个月么?也不是不可以。”妖女笑嘻嘻的,见蒋泳看了过来,也不在意,指着林晚杰道,“他还欠我几百万,想来我让他代我给五万给你还是没问题的。老公,你说是么?”

    几……几百万!林某人没把舌头给咬断。亏这妖女还说的出口。之前在操场,自己无缘无故就欠了她一百万,后来还不满足,又压迫自己,让自己写下欠条,有这样的人么?哼,你给我等着,追到你之后,一定要先奸后撕欠条,再奸再撕欠条!

    他愤怒想着,却不得不可怜道:“娉娉,我确实欠她点钱。要不这样,看在我面子上,那房租七百块就等等?”自己房租也就这个价格,不能老婆来了,几十倍的提升啊,根本就没这个道理嘛。

    “房租七百?你把这儿当乞丐窝呢?”娉娉冷笑,“让你给也不是不行,不过五万块欠条你必须要写。怎么,不敢答应了?还是你知道自己没钱,怕以后还不起?”

    切,老子最不吃的就是威胁!被娉娉威胁,林某人极度不爽。不过想着自己任务就是来追她的,哼,等追上了之后一定要给她好看,不由压下心头怒气道:“好,我签!不就五万块么,我还不相信了,以我林某人的能耐,这么点钱都挣不到。”

    他气呼呼掏出纸笔,写下了五万块的欠条,随后可怜看着妖女,道:“老婆,为了你,我可是把自己都卖了。”

    妖女有些好笑:“这是为了我,签了也就签了。以后为其他人,可别随便写欠条。我可告诉你,不然等你成了个负债累累还不清的家伙,被关到监狱去了的话,我不送饭给你吃啊。”

    有这么恐怖?林某人吓了一跳,就听娉娉冷笑起来:“一个月后,如果你不还钱,就等我告你吧!”说完把欠条放在了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