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现在进去可以追她

    对林某人,妖女算是彻底了解了。虽说他们俩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做的都是什么事?如果这样都不能了解他的话,那她也枉为妖女了。

    “喂,别躺着了,还不给我搬东西!”见他赖在沙发上都不起来,妖女有些愤怒道。

    好吧,老公我就是来做苦力的,为了让你和我住一起,就给你搬东西又何妨?

    只是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老婆这儿又大又宽敞,自己却不搬过来呢?莫非心里还惦记着娉娉那个小魔女?啊,不行!一个妖女,还有一大一小两个魔女,这要是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能有自己好日子过么?

    想到这里,他才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将要过得是什么日子!那可不是身边美女如云,而是水深火热啊。

    “老婆,你说我搬到你这儿来怎么样?”既然不想面对她们,那不如一三五睡妖女这儿,二四六去魔女那儿,还有星期天,就当给自己放大假,解脱吧!

    “不怎么样。”哪知妖女直接拒绝,“老公啊,你是不是又想什么坏主意了?我告诉你,这儿隔音效果很好,你如果想对我做什么坏事,怕是我喊破喉咙都没人能听到。哼,去了那里可不一样,有娉娉那丫头顶着,想来你也不会突然变成禽兽。而且去那里的话,还有个好处,你想知道么?”

    还有好处?除了泡她外,能有什么好处?林晚杰有些不明白,惊奇道:“你倒是说说看。”如果是给她烧菜减免房租的话,那已经算不得好处了。因为自己睡老婆这儿,她应该不会向自己要房租的吧?免费的就是爽啊。他暗想着。

    “切,你就装吧。”妖女鄙视着他,“你不是想追她么?我可是答应了你,让你追像她这样的美女的。如果你不喜欢她,那就算了,我们还是住这儿吧。”

    “不是假话?”林晚杰有些怕了妖女,不确定道。

    “你希望我说的是假话?”妖女似笑非笑,看得林某人恨不得现在把她扑倒,然后狂亲一顿。这才是我的妖女么,真正有做大妇的潜质啊!

    想着以后妖女做老婆,玫玫、娉娉她们做一等、二等大妇,林晚杰就有些不淡定了。这可是所有男人都羡慕的事啊,现在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就看自己如何努力了。

    他心中感动的要死,收拾东西起来都格外有精神。不过令他失望而又高兴的是,妖女收拾了许多东西,但最后临带走的时候却说了一句话:“呀,我是去你那儿,缺什么东西买新的不就行了?还要这些干什么啊?要是哪天我想回来,直接用这里的。”

    好吧,反正买东西都是花你的钱,又不关我的事,大不了做苦力而已。林晚杰可不在意他买不买新东西,乐得少拎点东西过去。

    在这忙活了一阵,俩人便去了附近超市买些生活必需品,接着就向林晚杰所住的地方走去。

    毕竟都在同一个小区,相隔也没有几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

    还没进房间,林晚杰就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是小魔女与女魔头的。

    “娉娉,怎么你眼睛这么红?”这是蒋泳的声音。她也是刚刚回来,却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自己表妹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盯着电视屏幕,恐怕里面放什么她根本就没看。

    “表姐,你回来啦。”娉娉问了一句,声音有些哽咽,突然说道,“那混蛋,竟然在外面找了个女人,还要带回来,哼,我恨死他啦!”

    蒋泳一愣,惊奇道:“你说的是谁?不会是林晚杰吧?”自己表妹这两天神经兮兮的,总是为他哭为他笑,搞得蒋泳自己都有些惊疑不定,自己这表妹是哪根筋搭错了。

    “除了他还有哪个混蛋?”娉娉伤心着,突然大哭起来,道,“这肖怀旦,住我这儿,吃我的喝我的,还敢去追其他女人,他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哼,等他回来,看我不把他给赶走!”

    “傻丫头,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蒋泳有些发呆。按说自己这表妹目光也挺高啊,怎么可能会对林晚杰那种矬男看上眼?

    今天林晚杰也帮过她,可帮了一回又如何?根本改变不了她对林某人的低劣、恶心的坏印象。

    “呸,鬼才喜欢他呢。”娉娉自然不会承认,坚决道,“哪怕我喜欢一头猪、一头牛,也比喜欢他好。起码猪养肥了还可以杀,可他还能做什么?就是气我!”

    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蒋泳觉得自己表妹就是喜欢上他了。没办法,现在她说话口气,哪里不像生一个喜欢的男人的气呢?

    “既然你不喜欢他,又何必在意呢?”蒋泳也不劝她,笑着说道,“他只是住在我们这儿,又不是把人交给你了,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了,他个人过来,我们不同意就是了。哼,大不了把钱还他,让他滚蛋。”

    听自己表姐这么一说,娉娉更加伤心了:“表姐,可我不想他走啊。”

    “那就让另外一个人滚蛋。”蒋泳笑道。

    “可他不会让那个人走的啊。哼,那可是他老婆呢。”娉娉哽咽道。

    这都什么关系?蒋泳傻眼了。那家伙,也会有人喜欢他么?那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心里想着,突然看到自己表妹伤心模样,忙道罪过。毕竟自己表妹可是好姑娘,也喜欢上了那混蛋。

    “那你说怎么办吧?要不让那女人住进来,我们好好收拾她一顿,给你找回场子?”蒋泳说着,突然激动道,“娉娉啊,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温柔善良,性格又好,而且身材也这么棒,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女人么?哼,到时候我们姐妹联手,其利断金!”

    “哇!”说到这个,娉娉更加伤心了。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她都觉得自己可以稳胜对方,可妖女长得那么漂亮,气质丝毫不比自己差,气场也不比自己弱。温文尔雅,换作自己是男人也会喜欢她的。

    想到这里,她如何能打败这样一个女人?能不伤心么?

    听她哭的伤心,蒋泳急了:“好啦,先别哭,有什么事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么。”

    把见到妖女的一幕给说了出来,又说自己与她暗中较劲比喝红酒的时候不如她说了,蒋泳也有些傻眼了:“不是吧?我家妹妹已经长得祸国殃民了,莫非还真有这种倾国倾城的妖孽不成?不行,一定要等她过来,我们好好看个究竟。妹妹你也别伤心了,也许她是人造美女也说不定呢。”

    “人造美女都能这么漂亮,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娉娉显然还在伤心中,哭着说道。

    林晚杰早停下了脚步,也没敲门,听着里面两女说话。娉娉哭的伤心,他有些无奈:这傻丫头,没事哭个什么劲?我不是准备收你为“二等大妇”了么,你应该满足了才是啊。

    如果娉娉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把他从楼上扔下去的。切,就你还想收我做二等大妇,我收你做低等弃妃还差不多!

    “想不到啊,那女人还真的喜欢你?”妖女就是妖女,竟然连里面的话也能听到。她笑看着林晚杰,看他如何说。

    “不是吧,她都说了不喜欢我啊,怎么可能还会喜欢我呢?”林晚杰有些糊涂,刚刚自己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说自己不可能喜欢我的。唔,虽然她骂自己是坏蛋,但是我忍!

    “切,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妖女鄙视起来,“连女人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你都分不清么?如果她不在意你,会为你哭的这么伤心?你以为自己有多大魅力呢。”

    怎么越听越不是滋味呢?林某人有些呆,莫非娉娉这丫头是真喜欢自己不成?不应该啊。

    好像自己除了救过她一回,替她做挡箭牌,被她骂过许多回之外,好像没有什么深刻隽永的事迹发生了啊。这样她也能喜欢我?不信,坚决不信。

    虽然他自诩自己是个大帅哥,魅力无敌,可真正遇到这些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什么都不是的。起码现在面对妖女的话,就让他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笑话,自己都有老婆了,虽然口口声声说再去找个大妇,可那也不过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啊。

    “也许她是想把我赶走,又想着我们毕竟是同学,而且我还是她的班长,不好意思呢?”林晚杰为自己狡辩着,不过话说出来,却显得苍白无力。

    “呸,是她班长就不好意思了?你太小看女人了。”妖女差点没吐血,这家伙什么想法呢,如此落后?班长又不是衣食父母,她会管你那么多?何况对象还是娉娉如此有性格的女人。

    妖女看人自有一套,知道娉娉大体是什么样的性格,也能看出来林晚杰是什么样的人。只是她没想到,真正面对这事的时候,他竟然缩手缩脚,太不男人了。

    “好了,给你机会,要是现在进去呢,以后还可以追她。不然你要是走了,她一辈子也不准进我林家的门了。你自己想清楚。”妖女给他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