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以后挣了钱全交给我

    “那你拉了别人的手呢,是不是也喜欢她一辈子?”仙女却不这么被他轻易给蛊惑,而是板着脸问道。

    这还用说么?哥是什么人,只要被我拉过的,自然收为后宫!林某人心中这样想着,哪里敢说出来?讪笑道:“怎么可能呢!这不是你特殊么,所以我才会啊。你想想,虽然我们见面一天时间都不到,但我总相信你就是为我而来,而我心中总有个人。以前我还不清楚那人是谁,可看到你之后,就明白了,原来这人就是你!”

    他这话虽然出自玩笑,但仙女听在耳里,浑身却是一震。因为有些竟然被他猜到了。

    以前她一直相信,就算自己遇到了这个人,虽说为了某些原因,或许最终会喜欢他,甚至爱上他。但她从没想过,为了他随便一句话,自己能有如此深厚的感觉。

    这一刻,只要能依偎在他怀里,怕是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也够了吧?不过她不敢。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她道:“对着其他女人,你会说这种话么?”

    听她语气幽幽,与之前完全不同,林晚杰忙道:“怎么可能?你看我,一本正经,从来都推崇一夫一妻制,虽然我们还没领证,但血书都写好了,还能反悔不成?而且这种感觉对别人我没有,对你,却是不同。”

    这些都是他硬着头皮说的话。其中有一句倒是不假,那就是对其他人,他没有这种感觉,但对仙女,他照样没有。有的只是现在嘴皮子功夫。

    有了这句话,一切都够了。仙女脸上笑容渐盛,似乎放下了心中一切烦恼,笑道:“既然我们都是‘夫妻’了,那我还没地方睡,就去你那儿,怎么样?”

    这事之前就在饭桌上讨论过。林某人是什么人?虽说不是软骨头,但大美女如此软语相求,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想起娉娉说了,她便去了,也就五万一个月。

    哼,大不了到时候把自己卖了,先把她给带回去再说。想到这里,他忙道:“好,当然好。只是我现在也寄人篱下,租的房子。你要是觉得不满意,以后我们可以搬出来。不过我现在还没钱,但你放心,我正在努力挣钱中。”

    仙女似乎不怀疑他的能力,听了这话甜甜笑道:“好啊。我也没有什么东西,过会儿你就陪我去把东西拿着,然后我们一起直接去你那得了。”

    大美女倒贴,林某人是没有丝毫免疫力的。听了这话,心中狂喜。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就有个大美女与自己一起睡。虽说不上会发生什么,但有个美女愿意陪着自己,总好过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不是?

    “太好了……”他刚说完,就感觉到仙女诧异眼神,忙收敛了下,尴尬笑道,“我是说你能去我那让我保护你,这太好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就能打架。你在我身边,我能随时照顾到,这总让人放心些不是?”

    听他狡辩,仙女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话。笑话,一个女人去男人那里,又不是亲兄弟,鬼都不会放心的,仙女如何能放心得下?

    只是她虽然明白林晚杰心中所想,却没有说出来。哼,只要你敢对我动手动脚的,看我到时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啃了你的骨头!

    如果林某人知道她这么狠,恐怕就大叹自己失策了。不过现在他心中欢喜着,自然不会打破心中美梦,还妄想着在娉娉与蒋泳眼下,与仙女过着同居的生活呢。

    不知不觉,俩人的心似乎拉近不少,又说了许多话,再看时,天色竟然渐渐暗了下来。

    如今九月份天气,白天越来越短。虽然还没到五点钟天就黑的地步,但时间显然已经不早了。

    “喂,你不是说要帮我搬东西么,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啊?”眼看林晚杰越说越起劲,几乎成了个话痨,听他旁征博引,妙语连珠,但仙女还是有些受不了了。

    自己可急着搬到你那儿去呢,你不说话,还非要我求着你不成?

    林某人却理解错了她的意思,一听这话,脸就苦了下来:“还要表示么?”他摸着口袋,想着那一千多块钱怕是也存不住了,忍着心疼道:“好吧,我这儿一共就一千多,你要的话,我给你。”他咬紧牙关,忍着即将成为身无分文还顶着巨大外债的痛苦,把钱递给了仙女。心中却想着,月月啊月月,虽然你有着仙女般的容貌,但肯定不是仙女,而是魔女、妖女!不然会要我的钱么?

    仙女一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看他那痛苦表情,随即明白过来,心头好笑,却把钱接过,叹道:“也是。我一个姑娘家,长得又是祸国殃民,去你那儿实在是不放心。既然你都有所表示了,我要是不接受,那太对不起你。好了,这钱我先收着,以后等你挣到了,再全部交给我就是。”

    全部交给你?林晚杰听得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自己带家教那么辛苦,挣的钱还全部交给你?莫非还没结婚,就开始行使老婆职责——管账了?

    他心中冰凉,也不知道自己找了个这样的媳妇儿是对是错。但他却已经下定了个决心:哼,你如此对我,那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本来我还不打算碰你,但是你逼我的!

    之前他心中闪过一丝邪念,就急忙压了下去。但她都以自己“老婆”自居了,那该行使的职责,自然不能逃脱。

    林某人心中想着,又是旖旎横生,心中如同多了个刺猬,又像有无数个蚂蚁在爬呀爬,难受得不得了。

    “好吧,我会的。”他嘴上答应着,却已经决定了,等家教钱发下来的时候,一定只报一半的数,另外一半偷偷藏起来。

    不行,这管家婆管的这么严,放在卡上都不一定安全,要不就放娉娉那丫头那儿?那也不行,娉娉那娘们对自己的钱财好像也管得比较严。要不就放小姑娘欧阳月那儿?

    他心中纠结着把钱放哪儿,却不想想,他到底能挣多少生活费呢?

    看他为难模样,仙女心头好笑:“我可把丑化说在前头,既然你答应了,那就得说到做到。哼,你要是做不到,或者私藏钱的话,别怪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当然了,我这也是相信你。不然你刚刚说自己存一半,再给我一半,其实也没问题的。”

    天啊,这丫头是我肚子里蛔虫?林晚杰被她说的直接吐血。想起自己也是个大傻帽,难道就不知道为自己大男人争取一点利益么?现在被她丑话说在前头,自己便没了一点退路,这辈子算是悲剧了。

    他心中暗恼不已,却已经没了退路,只好跟着她一起去收拾东西。

    这一回两人走在路上,倒是又吸引了无数人注意。特别是喜欢逛论坛,或者认识林晚杰的学生,都惊奇他这个癞蛤蟆如何吃到天鹅肉的。

    不过这种目光仙女见得多了,正所谓见多不怪,她倒是没什么反应。

    “小妹妹,你不觉得其他人看我们的眼神很怪异么?”林晚杰却有些受不了问道。

    “有么?别是你自作多情吧?”“小妹妹”对这个称呼显得非常不满意。虽说这样一来,显得自己很年轻似的。可和这家伙在一起,自己要那么年轻做什么?

    我自作多情?林晚杰无语,不过一想也是。别人怎么看自己,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还有什么想法?哼,他们就是自作多情。

    这样想着,他舒坦多了:“我看也是。我们俊男靓女走在一起,要是别人不投来这样的目光,那也只能说明他眼睛有问题了。特别是我,长得这么帅,你看,那些女人都盯着我看呢。”

    林晚杰随手一指,果然,那边有不少女人正背对着他,却没一个看过来的。小妹妹见了,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知道她在笑话自己,林晚杰有些尴尬,又指着好几个女人道:“她们也在看我呢!”小妹妹继续看去,差点没吐。这家伙什么眼光?这些女人看过来他都好意思说?真服了他。

    看到那些女人模样,林晚杰也吐了。娘的,看来自己在美女面前就显得不够淡定了啊。那几个女人,一个赛一个丑,也亏自己有胆子说她们在看自己了。换作是一般人,恐怕直接跑掉了吧?

    不过这能不能说明,其实我的抵抗力很强呢?他郁闷想着,再不敢说哪个女人在看他了。

    笑话,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如果还不知道收敛,那他也太傻帽了。他是什么人,那可是正宗的集聪明、智慧、帅气、英俊于一身的新时代大好青年,怎么能做傻帽事呢?

    只是他不知道,其实傻事他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呀,你们看,学校第一美女上官凌月,她走过来了!呀,她对我笑了!”

    “她身边那叫什么来着?对了,叫林晚杰。也不知道这矬人是怎么追到学校第一美女的,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早知道学校第一美女这么好追,我也去追了。”

    就在林晚杰想着不犯傻的时候,一群令人气愤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