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拉了你的手,喜欢你一辈子

    很快李中和就离开了。上官凌月一直笑看他二人,直到李中和离开,她才笑道:“不错嘛,竟然能够认识校长。说,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笑的那么奸诈?”

    奸诈?有么?林晚杰大呼冤枉,说道:“月月,你可别瞎想啊。我这人多么诚实,做事认真,务实创新,怎么可能会奸诈呢?谣言,这一定是谣言,你不用相信!”

    “那两个、三个又是怎么回事?”上官凌月撇嘴道,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就他还敢说自己诚实,那猫哭耗子也不是假慈悲了。

    “啊,”林晚杰傻眼了,没想到她还把这话听着呢,讪笑道,“校长说了,等过几天,我给他送两个老家的老母鸡。你也知道,他是巢州市的,最喜欢吃老家的母鸡了。哎,今天他帮了我,两个可不够,所以就送三个咯。”

    上官凌月见他眼神闪烁,知道说的是假话,便随意道:“是么?可我为什么听说他家是京城那边的?”

    “呃,这你知道?”谎话被拆穿,林某人丝毫不见尴尬,讪笑道:“那就是我记错了。莫非是他喜欢巢州的母鸡,刚好又知道我是巢州来的,因此特意嘱咐我给他带几个过来?嗯,应该就是这样。”

    他自说自话,上官凌月彻底被他厚脸皮给打败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心中冷笑,也不继续拆穿他了,便道:“既然这样,现在那些人也走了,你准备去哪?”

    “嘿嘿,我们是在这儿相识的,你说还能去哪?你这么漂亮,不论走到哪,恐怕都有无数蜂蝶跟着,还不如在这看风景呢。”之前林晚杰走在路上,就看到无数人围着上官凌月这个极品妖孽美女,自己不过随便说了几句话,便有了后来的故事。可现在再出去,虽说自己可以做“护花使者”,若是有不开眼找麻烦的,那自然更好。

    毕竟这样一来,自己这个“护花使者”便可以发挥功效,让她觉得自己确实有保护她的能力了。那样一来,一个月后,还怕她喜欢不了自己?

    哼,现在可是欠了一屁股外债,如果让她喜欢上了自己,便可以减免外债,甚至人财两得,多划算啊。

    他心中打着小九九,又想起这几天自己麻烦实在够多的了,终于决定还是就在这儿看风景得了。

    外面太阳火热,好在这儿是树荫下,还有长凳可坐,俩人也不担心,便都坐了下来。

    “喂,之前那个窦俊说你是巢州市的,为什么我以前没听说过你呢?”想起窦俊的话,林晚杰有些惊奇道。

    要知道,上官凌月长得这么漂亮,完全就是个仙女,好像成绩还极好,竟然比自己都厉害。这样的女人,如果没有名气,说出去谁信?

    起码高考考了全市、全省第一,都不知道有多少电视媒体去采访了。可惜自己都没看到啊。

    “我这人向来低调,你没发现么?”仙女笑嘻嘻的,显得非常活泼似的。只有林某人知道她活泼外表,隐藏着是多么邪恶地内心。

    就你还低调?那我这人岂不是低调中的佛祖?听了这话,林晚杰郁闷的差点没吐血,咳嗽一声道:“月月啊,这个世界上,低调的有两种人,一种就是我这样的,有低调的资本,表现地确实低调。还有一种人么,莫非就是你?”

    “我怎么样?”仙女一愣,倒是想听听他的高见。

    “嘿嘿,像你这样的,那就是心中急切想着低调,但不论走到哪里,都低调不起来。好比一个大明星,他虽然一心想要低调,也打扮的低调,但内心深处却渴望有人认出他来。”林晚杰说着,心中却非常得意。因为在他心中,觉得自己才算是真正的低调,像她这种,便是假低调了。

    仙女显然也听出他话语中潜藏的意思,笑道:“你这么说,是把我比作明星,还是觉得我有低调的真正资本呢?”

    “有,当然有。”林晚杰哈哈一笑,哪敢说她的容貌就是她“低调”的资本?狂吹道,“你长得漂亮美丽,赛过天仙,这不去说。而且你温柔贤淑善良,懂事大方可亲,最主要的是你能发现我这样的人才,还抢先注册登记。哎,不得不说,你眼光之独特,做事之老到,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听他阿谀之词如潮,上官凌月好笑,心中却颇为享受,便忍着恶心道:“还有么?你说的这些虽然都是,但我觉得还有更好的优点才是。”

    呃……

    林某人差点没被口水咽着。这几天他已经竭力把自己从“高尚、不脱俗、清新、伟大”改变成“低俗、声色犬马、渺小、卑微”了,可是现在才发现,便是以自己脸皮,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如此伟大而又光荣的目标。哎,看来自己还是太高尚、太有魅力了。

    自怨自艾了一会儿,见仙女还盯着自己看,他正经了颜色道:“除却之前那些意外,经过我慧眼扫视,终于发现你其他优点了。”

    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好奇,他说出了连自己都恶心的话:“你尊师重道,孝敬父母,对人关心无微不至,又有一颗善良虔诚之心。像你这样的人,要说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本来我以为是没有的,但看到你之后,却突然发现,谁说世界上没有,我和谁拼命!我身边不就坐了一个么?没错,这就是我心目中份量最重,最可爱美丽漂亮的上官凌月小妹妹了。”

    “哎,本来以为女人过了十五岁,就很容易衰老,可我突然发现,你的容貌能够在十六岁永驻,保持个一两百年怕是没有问题的!这得羡煞多少人啊!小妹妹,你今年有十五岁没有?”

    “咯咯……”仙女一直听他说,虽然恶心的想吐,可想到他绞尽脑汁夸得却是自己,心中又得意万分。嘻嘻,亏这家伙还有些嘴皮子功夫,不然还以为他是个木头人呢。

    虽然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那个人,但她却不希望自己一辈子守护着的却是个木头人,那多无趣?

    不过还好,这家伙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无趣,甚至还可以说非常有意思。想起与他关系好的漂亮女生不少,莫非都是他这嘴皮子功夫磨来的?

    “好吧,算你说了十分之一的实话。”虽然心中很满意,但她却并不那样说,“可你只说出了我其中一些不太明显的优点。其实我优点很多的,你要是想发掘,怕一辈子都没有那个本事了。”

    “为什么?”林晚杰傻眼了。不会这丫头认准了不给自己机会,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耍自己吧?如果是这样,立马翻脸!他暗想道。

    看出他的紧张,仙女有些好笑:“因为我的优点太多了,让我自己说的话,怕都一辈子说不完,你能发现得完么?”

    听了这解释,林某人松了口气。还好,她不是不给自己机会,而是把这难度提高了。哼,哥是什么人,等哪天把你骗到手了,一定要把你所有“点”都给熟透!

    想到这里,他突然感觉丹田一阵火热。乖乖,这可是从没有发生过的现象啊。当然,除了在梦里,模模糊糊的时候。

    好在他功力深厚,不想让自己出丑,急忙压下了不纯心思。不然让她看到,还不丢死人?

    可仙女之所以为仙女,不仅仅是她长得比仙子还漂亮,而是因为她也能人所不能。

    听到林晚杰气息有异,微微撇他一眼,见他正襟危坐,低头看着自己某处,脸突然一红,轻啐了口,不说话了。

    很快收拾好心境,见她不说话,林晚杰有些惊奇看她一眼。却见她脸色绯红,整个人坐在那里显得相当不自在,不由一愣:“你这是怎么了?”心中却大呼:原来仙女也会脸红啊!我的乖乖,本来就漂亮,这一下脸红,就更漂亮了。不知道她哭起来会不会也这么好看?他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

    “问你自己。”仙女本来是不准备说话的,不过见这家伙恢复这么快,反倒是自己出丑,忍不住嗔道。

    林晚杰有些晕,我都连你手还没拉,问我怎么知道?莫非她是在提醒自己,该拉她手?

    想着亲也亲过了,便是拉手,也没什么,林某人心头狂喜。女人主动,我喜欢啊!

    以前他性子保守,从没想过一个女人会让自己去拉她手。现在遇到,说不激动是假的。

    勉强压下心头躁动,他慢慢伸出手去,就要拉。

    “你干什么?”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仙女闪电般缩回了手,惊讶道。

    “呃,这不是你的意思么?”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林晚杰有些晕。都给我明白提醒了,怎么还说这种话呢?莫非是我不够虔诚,没说“我爱你一辈子”之类的话,所以她不愿意让自己拉?不行,一定是这样。

    心里想着,他忙道:“月月你放心,我要是拉了你的手,就会喜欢你一辈子的。始乱终弃这种事,我做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