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太岂有此理了

    听到声音,窦俊大喜。因为他知道来人是谁,那可是学校领导之一,被人称为“最公平不过的李校长”,那可是自己的大救星啊!

    刚刚众人围攻林晚杰一人,动静不可谓不大。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不少学生围观。何况林晚杰这几天乃是学校名人,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好事,哪个不更加关注?

    果然,当看到林晚杰徒手把人当铅球扔出去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有那稍微有些明白事例的,急忙打电话找人来处理。

    李校长却是林晚杰认识的唯一一个学校领导,名叫李中和。他二人都有打赌,何况李中和一看到林晚杰,就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对他非常欣赏。

    这样一个有脾气、有骨气,有有本事的人,如果平时不惹出点麻烦,那还叫有本事的人么?

    李中和自己也是从那样的状态走过来的,所以对林晚杰不论做出什么,都觉得理所应当。

    可是当他听说林晚杰“杀人”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心中暗骂自己看走眼了的同时,不忘快速跑了过来。

    只是来了之后,他才发现事情并不如同那些告诉自己的学生所说那样。死人?哪里有死人!他心中暗骂,看到不少学生在翡翠湖里“游泳”,大怒道:“你们看不到这几个字么,还不给我滚上来!”

    众人一看,发现湖里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水深,禁止游泳”,顿时哭笑不得。

    妈呀,我是来游泳的么?这不是躲避瘟神么!刚刚不少人是被林晚杰扔进去的,也有怕被打自己主动跳进去的,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是想下去游泳的!

    现在被校长这么一说,哪里敢反驳半个字?在学校谁最大?那自然是领导了,何况对方还是副校长?

    想到这里,一个个快速爬了上来,也不怕林晚杰敢对自己怎么样了。

    “都给我站过来!”李中和显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见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更有的想脱掉衣服光膀子,虽然知道这种时候下湖有点冷,但他们都不怕,自己还管他们做什么?板着脸教训道,“告诉你们,这湖风景虽然很不错,你们看看也就算了,但谁以后还敢下去游泳,就别怪我不客气。哼,这湖能是你们游泳的么?”

    听这语气,好像是他才能下去游泳的一样。那群人苦笑,自然不敢多说。

    “好了,你们都给我滚吧!再有下次,给我回去请你们父母过来。”李中和冷笑,吓得他们赶紧闪人。

    可毕竟还有胆大的,想起自己被林晚杰又捶又打,现在还当着校长的面丢脸,哪里愿意?大声道:“校长,我们不是下去游泳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李校长怒道:“什么?你们不是游泳的?那你想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们是想示威给学校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别怪我现在就不客气,请你们家长到学校来。哼!”

    见他抢白,那学生脸一阵青一阵白,屁都不敢放了。

    笑话,很明显他就认定了自己是下湖游泳的,如果再多说,别人不请父母自己请,那多丢脸啊?

    要知道每个学生能考上庆安大学,那背负着多大荣耀?他们的父母见到谁,哪个不自豪说一句“你儿子考什么大学了?我儿子考的是庆大啊!”之类的话来。

    “李校长,其实他们不是下去游泳,也不是想要示威给学校看的。”窦俊终于受不了走了过来,恭敬对李校长道,“刚刚他们和我在这儿说笑,然后看到他二人走了过来,我们不过随便说了句‘那女的真漂亮’,哪知这男人突然发神经,就把我同学扔到了翡翠湖里。你想啊,我同学平白无故被人扔到了湖里,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们就和他产生了一丝小摩擦。可这家伙不识好歹,非要说什么‘打死我们,把你们都扔到翡翠湖淹死’,才有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幕了。”

    李校长听得点头,看向了林晚杰,见他非常正经,又好似受了委屈似的站在自己面前,忙道:“同学,你别怕,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放心,如果有谁敢说假话,我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这才是“最公平为林某人服务的李校长”么。林晚杰心中狂喜,却愈发委屈起来,说道:“您,您是校长?您有那个本事保护我么?”

    看到林晚杰眼里的笑意,李校长暗骂他演技高超,竟然都快比得上自己了。故意咳嗽一声,装作生气道:“你怕什么?这里是学校,我是校长,有事我自然都能摆平。你放心好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和我说!”

    “那,那我说了?”他故作害怕道,“刚刚和我老婆在这儿坐着,哪知他突然跑过来说我偷了他钱,还说要收我的身!你想啊,我在这儿坐着,哪都没去,怎么可能会偷他的钱?哼,我看他一定是觉得我老婆漂亮,故意想整我,才说出如此恶劣的借口来。校长,你得为我做主啊!”

    林某人说着,就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了,真的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啊!

    “胡闹,大胆!”李校长听得暴怒,对之前窦俊说的却一点反应没有,寒声道,“这里是学校,人家就算有个漂亮老……咳咳,女朋友,那也是他有本事,你们有本事,自己追去好了,竟敢因此说人偷你钱,还要打人?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李校长义愤填膺,指着一群刚从湖里爬上来的家伙道:“说,是不是这样的?你们要是敢说谎话,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他说得声色俱厉,又板着脸,还别说,自有一股威严,非常吓人。

    那群学生虽然胆大,但头一次直接面对这种领导,被他一吓唬,哪还敢说半个不字?有那但小一点的,竟然傻乎乎就点头。

    李中和见了,冷笑连连:“好啊,我看你们是不想读书了是么?哼,这儿是庆安大学,你们知道庆安大学的校训是什么么?诚实、严谨、本分、客观!你们说,你们做到了‘诚实、本分’么?就你们这样的学生,依着我以前的脾气,直接让学校把你们开除了。”

    他越说越怒,好像这些学生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样:“同学你别担心,我会好好收拾他们的。哼,只要他们以后还敢找你麻烦,就和我说,看我不上报学校,严厉处置!”

    说完竟然给林晚杰电话,又低声说道:“小子,老子可一直在帮你,你得记着我那漂亮小保姆啊。”

    之前在操场,林晚杰就和他约法三章,答应以后等他毕业退休了,给他找两个漂亮小保姆。

    李中和也是老不羞,竟然无耻答应了。现在见他与人打架,虽然明知他有七分过错,全然不见,完全包庇,用心之险恶,除了林某人一人能了解外,哪个不以为他是公正廉明的郝校长,为人民服务的好老师?

    一大群看热闹的学生都在那儿鼓掌,为他叫好,又为林晚杰抱不平,搞得刚刚把人扔湖里的不是林晚杰,而是他自己被人扔进去了一样。

    “李校长,有你这么深明大义的校长在,是我们庆安大学的福分啊。我决定了,以后有解决不了又不公平的事,就找校长你帮忙。”

    “没错。李校长大仁大义,为学生们着想,您是大好人啊!”

    一群学生把李校长吹捧上了天,可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他是多么地委屈。md,小子,我为了你容易么我?如果你以后不给我两个漂亮保姆,看我不宰了你。

    被学生夸奖是好事,但给他们帮忙,他本心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此时骑虎难下,只好点头答应,心中却恨死了林某人。

    只有林某人心中偷笑,觉得自己果然是英明神武,之前空口无凭贿赂他,是多么明智啊。

    窦俊见了,脸上肌肉抽搐,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校长,既然你偏信他一人之言,那我们也没办法。不过你听好了,这次确实是我钱丢了才来找他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说完竟然不再理会李中和,直接走人。

    其他人见了,也都跟了上去,一道离开了。

    不过那些人身上都是湿的,走一步一个水印,显得非常可笑。李中和看到,摇头苦笑。

    眼看众人陆续散去,只留下林晚杰与极品美女,李中和也回复了本性,冷笑道:“小子,今天我为了你可得罪了窦俊这家伙,你以后要是不能给我足够回报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校长这是哪里话?你看我是那种人么?放心,以后别说两个,就算是三个,也不是大问题。”反正都是嘴皮子工夫,林晚杰根本就不在意。不过他脸上表情,却又不得不使人相信,他说的就是大实话。

    果然,李中和就被他谎话骗了,淡淡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最信守诺言,以后是成大事的,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一老一小对看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笑意,同时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