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做学生会主席开了你

    众人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头看去,就看到一大群人冲了进来,当先一人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见了这人,林晚杰有些无语。娘的,自己也算长得不错了,可为什么总能看到那么多帅哥呢?莫非这个时代,帅哥已经可以批发了?

    虽然这样想,但他却没有说话,看来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哼,如果是为了美女而看自己不爽,那也不介意收拾他们一顿。

    “你就是林晚杰?”高大帅气的家伙名叫窦俊,他声音温润,说话自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龙行虎步走了过来,他笑容淡淡,对林晚杰道。

    “没错,你认识我?”林晚杰看着他,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他看帅哥不爽,但也不好说什么难听的话。

    “我不认识你。”哪知窦俊回答却让他惊讶,“不过我认识这个大美女。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是我们金融专业的第一大美女上官凌月了。”

    听了这话,林晚杰无语了。md,感情自己自作多情,还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然后借钱给自己的呢。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是找我老婆的。

    “你认识我老婆?”他问。

    “你老婆?”窦俊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见上官凌月并不反驳,心头一惊:莫非这么快就被他给抢先了?

    原来这窦俊不仅是金融系第一帅哥,而且在学校还是个风云人物。在篮球场上,经常能够看到他的身影,还多次在大学生比赛中为庆安大学登上冠军宝座。

    不单这些,加上出众的表现,浑厚的家底,以前金融专业第一美女就是他女朋友。可惜,那女人被他追上手后,又有传言二人不和,便分了。

    以至于如今,他一听金融系大一新生来了个超级大美女,已经上升到了全校第一美女的地步,哪有不来追的道理?

    因为他慷慨大方,又有本事,从者云集。此一来,竟然就带了这许多人。

    “上官小姐应该是刚到学校的吧,怎么可能会是你老婆?而且我听说,你也是大一新生,虽说你们在同一个市,但以前并不是同一个学校,应该不认识吧?”窦俊说着,竟然对两人底细都已经非常清楚了。

    林晚杰还不知道上官凌月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市,听了这话有些惊奇道:“月月,你也是巢州市的么?”巢州市就在庆安市旁边,两市距离一两百里,当初林晚杰刚来上学,就是走过来的。

    “是啊,想不到你也是呢。他不说我还不知道。”上官凌月甜甜一笑,显出一副天真烂漫表情。

    同一个市好啊,这样家离得近,以后娶她也不担心她不能经常回去。林晚杰这样想着,便道:“那行,十一回去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到你那去拜访岳父岳母去。”

    上官凌月听得脸一红,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可这些话听在别人耳里,那就很不是滋味了。这不是明摆着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么?md,自己可是来追上官凌月的,你这小子何德何能能让她喜欢你?

    窦俊心头震怒,脸上笑容却是不减,淡淡笑道:“上官小姐,先认识一下,我叫窦俊,是大三金融系学生,算起来还是你师兄呢!”

    上官凌月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让他很不爽。

    不过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面对上官凌月这种美女,恐怕是到了黄河也心不死,因此继续道:“刚刚听说我们金融系来了个美女学妹,好奇之下就来看看,希望没打扰到你吧?”

    “我说打扰了,你会马上离开么?”见他还在那唧唧歪歪,上官凌月突然冷笑起来。

    窦俊被她说得一愣,傻在当场。自己好言好语,怎么她就一点好脸色不给自己呢?莫非眼前这小子真是她老公?他自然不信。

    不过越有难度,追到手后成就感越大,因此他化悲愤为力量,继续说道:“上官小姐说笑了。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下,其实我是今年大一新生接待的总负责人,如果你有什么没搞定的,可以直接找我帮你。对了,这是我的名片。”说完拿出名片递给上官凌月。

    跟他一起过来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佩服。窦哥就是窦哥,连泡妞都这么有技巧,果然身份特殊就是好啊。

    如果自己是新生接待的总负责人,一来可以看看有没有美女,有的话亲自上去照顾她,这多好?现在人家都已经收拾好了,你还过来,这得多厚脸皮才行啊?不过泡妞不就得有这样的勇气?

    “对不起,你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上官凌月懒得和他多说废话,对他名片自然也不接。相比较起来,哪怕是和林晚杰互掐,也比和这人聊天有趣多了。

    窦俊脸色急变,最终却强笑道:“既然上官小姐有事要忙,那便去吧,我不打扰了。”心中忍不住暗骂:臭biao子,等老子哪天追到你,不把你搞个十天爬不起床,就不是男人!

    说着双眼邪扫射在上官凌月身上,发现她不仅身材还是脸蛋,都好到爆,想着要是能捏上一把,一定会滴出水来的吧。

    似乎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上官凌月对林晚杰笑道:“老公,你不是要钱么,这儿是五百块,给你。”说着掏出五百块给了林某人。

    林某人本来是向她借钱的,哪知她突然要给自己五百,不由一愣。不过他看到了窦俊眼神,还有他那副欠揍的表情,心头暗怒,随手一动,便从他身上拿了一沓钱,算是先教训他。

    “老婆,我是大男人,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看,其实我有钱的。”说着手一挥,起码有两千多。

    笑着递给李冰洋五百,他道:“你也看到了,怕是我天天到这吃饭,你这儿也太平不了,索性还你昨天那顿饭钱,我还是离开算了。”

    本来按照规矩,便是林晚杰还了五百,这个月也得过来帮忙。不过人家只欠这么多,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扣留人家?何况这店都不是自己的。

    接过五百,她道:“那行,我和老板说一声,看他怎么说。”心中却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他快点滚了。

    “兄弟,有钱也不用全部拿出来耍宝吧?”见林晚杰把剩余的钱在手上扇啊扇的,虽说现在有点热,但也用不着这样吧?这不是暴发户是什么?真没品味。

    何况上官凌月叫他老公,这已经让窦俊很不爽了,自然想要教训林晚杰一顿,让他明白,上官凌月这种女人,不是他能有的。

    “呀,这是我的钱,我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关你什么事?”林晚杰有些好笑,这家伙还有心情管自己?等老子把你钱用了,看你哭爹找妈去。

    原来林晚杰身怀绝技,之前他看窦俊就不爽,所以随手一掏,已经在众人看不清的情况下把他钱给拿到手了。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这儿是学校,你做什么都得遵守一定的规矩。”窦俊声音冷了下来,“何况我是学生会的,有权过问这种见不惯的。”

    “哈,你是学生会的?”林晚杰听得哈哈大笑,就在众人奇怪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了一句傻话,“学生会是什么,比法律还大么?”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说话,那就是没有法律大咯?我拿钱扇风,法律都不会管我,就你这样的家伙,也配来说我?莫非你想独立于法律之外,或者说,你想和这个国家的法律对着干?你倒是不错嘛。”反正吓死人不偿命,林晚杰才不管他变成猪肝的脸色,拿出手机道,“你要是敢说是,我立马就打电话,看有没有人来抓你,请你进去喝咖啡。”

    遇到个愣头青,窦俊实在是没辙了。md,本以为这小子看起来普普通通、平平凡凡,想不到也是个牙尖嘴利的角啊。

    他心中恼怒,想着以后一定要给林某人难堪,嘴里却说道:“兄弟说笑了,学生会是学校的阻止,便有天大,也不可能去践踏国家的法律。不过国有国法,校有校规,你既然在学校里,就得遵守学校的规矩。否则被人逮到把柄,到时候开除学籍什么的,就不好了。”

    被他威胁,林晚杰心头暗怒,嘴上却笑道:“是么?那我问你,学生会最大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不是东西!窦俊暴怒,哼道:“学生会最大的是主席。我们现在的学生会主席叫司徒侯,如果他听了你这句话,应该会对你很有兴趣的。”

    “求之不得。”林晚杰淡淡一笑,说道,“他能管到你么?如果想把你开出学生会,是不是一句话的事?”

    “司徒侯和我是好朋友,他不会开除我的。”窦俊冷笑,“何况我没犯错,他凭什么开除我?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

    林晚杰听得唉声叹气,让众人莫名其妙:“原来这学生会主席也不怎么样么。我还以为他权力通天,言出必行呢。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去搞个学生会主席当当,然后把你开了。”他语出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