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你说谁最漂亮?

    亲情号码?林晚杰狂喜,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业务?他忙道:“真的可以办理么?一次可以办几个?”

    “月租三块,一次最多可以办理三个。”上官凌月笑着说道,“你想办理哪三个呢?”

    哪三个?这倒有点纠结。不管怎么说,“老婆”算一个,玫玫、欧阳月、娉娉她们,该怎么算呢?还有老爸他们,要不要办一个呢?哎呀,烦!

    他抓了抓头发,说道:“可不可以全部都办?”

    “怎么,你有很多红颜知己么?”上官凌月冷笑一声,说道,“你想办哪几个,先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

    这还用分析啊?那岂不是让你知道了我的底细?打死都不干。林晚杰讪笑道:“没有,哪有那么多。我决定了,你一个,玫玫一个,我爸一个。唔,这样一来,一个月也得九块钱了,没钱啊。”

    听他哭穷,上官凌月有些好笑:“你可以让她付那三块钱。不过她到底会不会和你办亲情号码,那我就不得而知咯。”

    曾绳玫一直听他俩人说话,见为了一个亲情号码还在烦恼,有些哭笑不得:“林晚杰,虽然办了这号码可以省钱不少,但我并不需要,你还是自己办去吧。当然了,办的时候,也别把我放到‘亲情号码’里面。”本来她是不反对林某人办理这个的,不过看他为了那许多女人在烦恼这个的时候,就有些不爽了。哼,这小子看来外面惹了很多情债啊,如果不收拾收拾他,尾巴都翘上天去了。要知道,他才大一啊!

    亲情号码,亲情,哎,又不是爱情,你又怕什么呢?他想了想,问道:“月月,这亲情号码办理的时候,非要对方同意么?”

    “不,只要你愿意花那钱就行。”上官凌月知道他要做什么,有些好笑。

    “那行。”他看着曾绳玫,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玫玫啊,你也听到了,我办理的话,以后会每天给你打半个小时,不,一个小时电话的。”心中却暗自得意,反正又不花钱,怕个毛?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他现在身无分文,实在是穷得要命,也只能节俭着过日子了。

    “哼。”曾绳玫冷哼一声,懒得理会他了。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准备吃饭。

    林晚杰也不在意,继续朝上官凌月借那五百块。没办法,这五百块不还,以后还得来打工,悲剧啊。

    “你要是能向她借一百块,我就借你一千块,怎么样?”也不知道上官凌月什么想法,似乎要为难林某人一样,好笑道。

    切,借就借,谁怕谁啊。林晚杰心中暗想,朝着曾绳玫走去,坐在她对面,笑道:“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坐这么?”见曾绳玫露出一丝古怪笑容,他自顾自坐下,又道:“玫玫,你今天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生了。”之前他说错了话,当着上官凌月的面,自然不敢那么大声说,因此小声说了一句,刚好让曾绳玫可以听到。

    “什么?你说谁最漂亮?是我么?”曾绳玫心中暗笑,嘴上却大声道。这一下,不仅上官凌月能听到,怕是整个饭店的人都能听到了。

    md,女人不能夸啊。林晚杰恨死了大美女,却故作惊奇道:“什么,你说谁最漂亮?哈,想不到小小一家饭店,竟然也是美女如云啊。除了美女服务员,还有美女教师,更有漂亮的女学生。哎,真是姹紫嫣红遍地!”

    李冰洋远处听到“美女服务员”几个字,不由黯然。虽然她长得很漂亮,可家境确实不好,来做服务员,也是逼不得已。可在别人眼里,那就是自己身份低下了。

    如果林晚杰知道她的想法,肯定要拿头撞墙。姑奶奶呀,我可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啊。他自己就是个穷光蛋,还得靠借钱、混吃来等死,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

    上官凌月倒是能够明白他们说什么,何况她都听到了林晚杰的话?闻言心中冷笑。

    “原来你没说我啊,还以为你是在说我呢。”曾绳玫哼道,“下次想夸我,就直接说,我能听到的。声音那么小,就听不清你说什么了。”

    见众人都看了过来,特别是上官凌月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林晚杰就觉得如芒在背。气愤啊,这丫头,故意害我是不是?她就不知道上官凌月已经是自己“老婆”了么?

    这样想着,他忙道:“夸你当然用最大的声音了,不然别人怎么会听到?玫玫你听着,我现在就说几句肺腑之言啊。”他润了润喉咙,见上官凌月眼里闪烁着好奇,忙道:“玫玫,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虽然现在想法有些改变,但这第一的位置,也能站稳。不过么,还有一个女人,她长得和你一样漂亮。不过你们一个高贵,一个圣洁,一个大方,一个雍容。天,非要把你们比出高下来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他把两女都夸了,惹来一堆白眼,犹自觉得欢喜:“所以啦,别人把你们并列拍在学校第一美女榜上,我觉得那是对你们的侮辱!”见她们看着自己,显然是想看看有何高见,林某人毫不在意自己的马屁,说道:“你们怎么是学校第一美女呢?起码也是庆安市第一美女,中国第一美女,世界第一美女么!哼,谁要是敢说你们不是世界第一美女,看我不收拾了他。”

    “小子,玫玫再漂亮,也和你没一丝关系,你就别拍马屁了。”就在林晚杰大声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来人走了进来,当看到上官凌月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光芒,显然没料到竟然还有这等极品美女。

    不过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向了曾绳玫。曾绳玫坐在那儿,似乎在等人。

    “是你?”来人林晚杰自然认识,说起来俩人关系并不融洽,还可以说是对头。没办法,林晚杰想追曾绳玫,他也是,那不是情敌是什么?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了?”来人自然是罗成,他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只要我不在,你就会缠着玫玫。幸亏我来得及时,不然让你这小子在背后挖墙脚,那还得了?”

    “呸,我用得着挖墙脚?”林晚杰大怒,冷笑道,“玫玫喜不喜欢你,你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我挖墙脚?告诉你,要是凭真本事,你能是我对手?不说别的,就说她是辅导员,我是班长,以后相处时间就比你多,你怎么和我比?”

    “还有你,身为一个团长,不管教自己手下,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以为我们学生就是好欺负的?哎,之前那俩个可怜的教官,也不知道被我打得怎么样了?残废了么?没本事就别装。有句号怎么说来着?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哎,他们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你胡说什么!”罗成大怒。本来他还不想和林某人一般见识,但听了这话,终于受不了怒了。笑话,他是什么人,那可是团级干部,来给学生当教官,已经看得起他们了,哪里知道遇到林晚杰这种货色?

    他以为自己能打架就很厉害么,竟敢如此小觑自己,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是叫林晚杰吧?好,好!你说我兄弟他们不行,那我不得不为他们找回场子了。是打架还是什么,你随便选择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凭什么如此自信,竟敢小觑天下人。”他是彻底怒了,就算在曾绳玫面前丢脸,他也要教训他了。

    “真的?我问你,你是什么学历。”林晚杰有些好笑,这家伙还敢和自己比,看不收拾他。打架这中鲁莽行为,自己有必要和他比么?当然不。哥可是文明人,哪里用得着打架?

    “怎么,你以为自己学历很高么?”罗成冷笑,“硕士毕业,还有军事管理本科毕业,怎么样,比你厉害吧?”

    “那就好。”林晚杰笑着点头,“我也不为难你,就随便拿今年的高考试卷比比吧。怕你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考与我差距在一百分以内,就算你赢,怎么样?”

    本来如果林晚杰要和他比赛考试,就有欺负他的嫌疑了。毕竟他刚刚高考毕业,过了两个月,记忆应该比他清楚。罗成都不知道毕业多久了,怕是早忘光了。

    但有过这段经历的人都明白,其实高考两个月过后,高中题目应该忘记很多很多了。毕竟那两个月疯狂发泄、释放,得到大解脱,哪里还记住那些东西?

    但林晚杰显然不一样,成绩本来就好,虽然也到大学了,但他只要愿意,这些题目对他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

    “好!”本来以为罗成不会答应,想不到他却答应了。

    “大家都是男人,也不用你让我一百分了。不过你是学文科的,我是学理科的,这样吧,我们就考语数英,如何?”

    林晚杰自然没有意见,当即答应。

    “天,这家伙太狂了吧,竟敢和我们的天才生比试考试?真是威猛啊。”

    “是啊,我查出来了,这家伙叫林晚杰,是今年我们学校排名第二的家伙。虽说每个省不一样,但徽州省考试难度最大,向来成绩都不高的。今年也是,除了前两名外,第三名也只有六白七十分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