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娶了她就是光荣的小白脸!

    虽然嘴里连声说着罪过,可他心里却并没有太大感觉。没办法,自从被张杰教了一些邪恶思想以来,他无师自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于这种小玩笑,反倒觉得没什么了。

    不过他又哪里知道,娉娉虽然平时表现诺诺大方,但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对于这种玩笑,换作是其他人开也就罢了,是林晚杰的话,她受不了。

    “她喜欢你。”就在林晚杰看着她远去背影犯傻的时候,上官凌月突然说话了。

    “啊,什么?”林晚杰心儿一跳,故作没听清道。

    “我说她喜欢你。”上官凌月似笑非笑,见林晚杰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有些好笑道,“怎么,你就不想发表下获奖感言么?”

    获奖感言?林晚杰哈哈一笑,说道:“是么?这倒是我的荣幸呢。本来以为她喜欢高帅富,想不到连我这样的帅穷男也都喜欢,惊喜,意外!”

    他穷这是公认的,想否认都不行。但他的帅气,那是自封的。没办法,遇到许多女人,都没一个说自己帅。md,怎么说哥也是堂堂七尺须眉,除了霸气、王者之气外,不就只有帅气了?哎,优点有点小多,回去拿个本子全部记下来。

    “你喜不喜欢她?”上官凌月很直白问着,搞得林某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这要是说喜欢吧,你可是我“老婆”,当着老婆的面说喜欢另外一个女人,不知道换作其他人会是什么想法,如果是他林晚杰,肯定受不了。但是不说吧,她又说了,不妨碍自己去找小三、包小四,只要容貌达到娉娉这样的便行。哎,纠结啊。

    这一回他真是纠结了。没办法,谁让他长得这么帅,如此吸引美女呢。

    见她看着自己还在那儿笑,他受不了了。md,大不了鸡飞蛋打,一个泡不到。不然就死猪不怕开水烫,说出来好了。

    想到这里,他顿觉轻松不少,嘿嘿一笑道:“娉娉那丫头长得貌美如花,虽然和你比,唔,也差不多,我哪有不喜欢的道理?何况她应该是个小富婆,我要是嫁给……咳咳,娶了她,凭空就可以成为一个小白脸。小白脸啊,这么光荣的事我都能做到,想想就激动。”

    想不到他还有如此伟大的目标?上官凌月听得彻底傻眼。刚准备说话,就听一个女人鄙视道:“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啊?这是男人该说的话么?想不到你甘愿做小白脸,真是鄙视你。”李冰洋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林晚杰,似乎想把这种极品男给看清楚。

    她算是了解了,这男人就是个倒贴货,比那个极品美女还如此。果然他们能成为一对,不是没有理由的。

    “你知道什么?”林晚杰瞪着她,气呼呼道,“这是我人生的一大目标!做人就得有目标,有些人想做科学家,有些人想成为世界首富,有些人想位高权重,我的目标就是这样,怎么了?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么?切,如果有个有钱男人来追你,同时还有一个穷人来追你,倘若他俩其他条件都一样,你说你喜欢穷人还是富人?别说你喜欢穷人,那真是假清高了。”

    他说得振振有词,听在李冰洋耳里倒是一愣。是啊,如果换作是两个男人同时喜欢自己,他们除了在财富上有所差距之外,自己是该喜欢谁呢?

    可不管喜欢谁,总比他要找个富婆做小白脸要强吧?想到这里,她又冷笑:“你少打岔。自己愿意做小白脸,做就去了。不过我怕你是没机会了。”她冷笑指着一旁许多人道:“怕是你刚刚的话被他们传到了网上,很快你就会成为名人了。哼,到时候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包养你么?”

    “不是越出名别人越喜欢包养么?”林晚杰哈哈一笑,丝毫不在意道,“不管出名不出名,反正这是我的梦想,与别人无关。而且你以为出名就这么容易的?我倒是知道,现在许多人故意炒作,就为了出名,你以为他们这么发上去,会有人傻乎乎就把自己捧红?天真,真是太天真!”

    被他这么一说,想想也是,李冰洋有些无语了。算了,懒得理会这家伙。她转身就走,林晚杰却对上官凌月道:“月月,可不可以再借我五百块?”

    没办法,他可不想在这儿与这样的女人共事了。本来以为在这里工作一个月,起码还有个美女陪着。可现在才发现,她脾气似乎也不怎么好啊。昨天她不还是很温柔的么?

    “你要钱干什么?不会是请她吃饭吧?”上官凌月看了眼李冰洋,觉得她模样倒是也符合自己要求,不过娉娉那丫头刚跑,现在又追另一个,是不是太快了?

    “这个说来话长,那我就长话短说。其实我欠她五百块,现在想要还钱呢。”也不管四周所有人投来鄙视的目光,林晚杰快速道。

    借钱么,一般人都是不怎么乐意的。所以自己用快速方法,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把钱给自己的时候,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

    可惜,他太小看了上官凌月。只听她笑道:“欠钱啊,那你就继续欠着好了。欠美女的钱,有这几样好处,你想不想听听?”

    还有好处?林晚杰一愣,忙请教道:“那你说说看。”

    “第一,你借了她钱,有事没事就可以去找她,还个十块八块。这样一来,和美女接触不就多了?第二,便是还完了,还可以请她吃饭,感谢她。如此下去,说不定你们还有什么感情进展也说不定呢。”上官凌月笑着,却让林晚杰有种渗得慌的感觉。

    这丫头是不是傻妞一个啊,好像非常赞同自己去找小三、小四似的。莫非她一点没有醋意,还是故意来耍自己?他真不确定了。

    可不管她怎么想,自己形象不能丢啊。何况林晚杰对李冰洋没有一点感觉,哪里会听她的?故作大义凛然道:“月月,这你就错了,还错得很离谱!”

    上官凌月一愣,听他继续说道:“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颠之不破的真理!我欠她钱,立刻还了就是,哪有那么多话?何况要说借钱还美女,有你这样的美女在,我还在乎其他什么美女么?哪个美女在你面前,不自惭形秽?”

    说了这么久,就这句话动听点。上官凌月虽然不在意别人夸奖自己多么多么漂亮,但林晚杰这么说她,她还是很开心的:“是么,和那个女教师相比,哪个更漂亮些?”

    呃,一个是自己想追的美女,一个是自己现在的“老婆”。当着老婆的面,傻子都知道怎么说。

    “你,当然是你漂亮!你也不看看,刚刚你走在路上的时候,多少人夸赞你漂亮啊。让我想起了那几句话: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呀,这用在你身上不正合适么?”

    上官凌月听得大喜,却听一个女人突然冷笑道:“是么?林晚杰,你想夸一个女人,不要紧。但你不要拿另外一个女人和她做比较行不行?就算比较,也不能背后说我不如她吧?”说话同时,走过来一个女人,林晚杰一看,就傻眼了。

    唔,怎么是她?原来来人是自己辅导员,曾绳玫大美女是也。

    想起自己一开始就准备找她做女朋友,以后带回家给自己老爸看的,可现在却先找了个老婆,唔,罪孽啊。

    不过这老婆很大度,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她带回去?想着要是自己带着两大美女一起回去,老爸会是个什么反应?他又忍不住胡思乱想了。

    “哈,玫玫你来啦。来,午饭我请,你随便……咳咳,你吃过了吧?是不是特意来找我的?找我就打个电话么,我接电话不要钱的。”他三句不离抠门,本来想说让她一起过来吃饭的,不过看到饭菜都被自己吃完了,自然不好说重新请她吃。笑话,自己还欠一屁股债呢,钱也没借到,怎么请?

    至于打电话不收钱,随便别人怎么打好了。如果收钱的话,那就不接了,哼。

    听他如此小气的话,曾绳玫哭笑不得:“林晚杰,你就不能出息点?”

    “错!”他摇头晃脑,摆着右手食指道,“我这是节省,与出息无关。你没听过么,浪费是最大的犯罪。你想啊,如果一个人有钱就浪费,没钱还浪费,那才是败家子呢。像我这样多好,没钱就节俭,有钱再大方,多好啊。”

    “没钱你还能叫这么多菜?”看着桌子上好多碟子,她冷笑道,“随便拿一道菜出来,给你打十个八个电话应该是不成问题了吧?我可告诉你哦,你身为班长,以后要找我的时候还多着。如果是打电话,每个电话不超过半个小时,以后就别找我帮忙了。”

    威胁,**裸的威胁。林晚杰大怒,说道:“打那么长电话做什么?有事我直接找你就是。”这可是自己话费啊,怎么舍得?

    “嘿,你可以办个亲情号码,打电话不花钱的。”上官凌月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