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构筑华夏伟脊梁

    几人正在说话,周围虽然围了不少看好戏的家伙,除了适时指责林某人的不是外,根本没人说一句话。

    只是没想到,突然有人大拍马屁起来。众人回头一看,见是那个裴维,不顾脸色难看的江秋而走了过来,顿时鄙视。

    “擦,这家伙不是刚刚抢了别人女朋友么,怎么又过来了?莫非他想对仙子动手不成?”

    “不行,这种垃圾,怎么能让他抢到仙子呢?我宁愿眼前这个矬男能和仙子在一起,起码那是真爱。”

    不少人小声嘀咕着,相比较裴维来,他们竟然更喜欢林晚杰,让他幼小的心灵极大的膨胀了下。这才是么,怎么说我也是深沉内敛的,岂能和这些人一样?

    似乎没有听到这些人的话,裴维脸上挂着自信笑容,信步走了过来,说道:“小姐刚刚一番高论,让裴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想起十年寒窗苦读,竟不及小姐一番话发人深省啊。”

    听他如此拍马屁,林晚杰暴怒。md,这家伙是来抢自己媳妇儿的?那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还以为自己和那唐强一样了。

    其实唐强林晚杰见过,正是自己班上的一员。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悲剧,如果自己也悲剧一回,那真是莫大讽刺了。

    所以现在不仅要阻止这人,更要收拾他一顿,让他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是动不得的。

    看到裴维,上官凌月眼里闪过一丝淡淡不屑,似乎根本不愿与他多说话,就把头转了过去。倒是娉娉看好戏似的,似笑非笑,却没想到上官凌月竟然这副表情,顿时无趣。

    “你说我老婆的话让你觉得十年都白读了,还不回去好好学习,把那十年东西给补回来?”林晚杰说话了。他知道,以上官凌月的风姿,莫名其妙接触自己,要么是另有目的,要么是想耍自己玩。可自己根本没有足以吸引她的地方,索性就当作她耍自己好了。

    可她能耍自己,自己就不能让她真正喜欢上我么?想起俩人打赌,他便更加决定,一定要让她在一个月内喜欢自己。哼,到时候看她如何能逃出自己手掌心。

    以前的林晚杰或许有种“无为而治”的心理,但经过张杰一番话,早就从正人君子变成了“色狼、流氓”的代名词。只是他更加擅于掩藏罢了。

    “你说什么?”裴维一愣,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打断自己说话,还指责自己回去学习,更说这仙子般的人物是他老婆,不由大怒。但他很快就把这怒气隐了下去,淡淡笑道“同学,或许你没能明白我话语的意思,不过我这人向来不喜欢与人计较,更不会怪你的。”说着他绅士般对上官凌月笑道:“小姐长得貌如天仙,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

    他早道出了自己名姓,那是出于礼貌。他相信,便是自己这般问,她不说的话,应该也不会反感。

    可令他意外的是,上官凌月根本就不正眼看他,好似把他当作空气一般。

    林晚杰见了,哈哈一笑,拉住上官凌月的手道:“老婆,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有苍蝇嗡嗡得叫,有些烦躁呢?要不我们换一家地方吃饭吧?”虽然很不舍得那一千块钱,但这种打击人的话,怎么说怎么过瘾啊。

    “不用了,我们吃饭,不理会苍蝇就是。如果它再叫,就让老板来赶苍蝇。”上官凌月淡淡笑着,那笑容,似乎只为林晚杰而绽放,这让他得到了极大满足。

    也是,如果有这么一个漂亮极品女人,做什么都只为自己考虑,夫复何求?

    林晚杰知道自己斤两,何况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走到哪都被人鄙视。只有眼前这绝色美女对自己从头至尾,一衷如是,这让他如何不欢喜?

    他突然发现,如果真要是娶了这样的女人为妻,那该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吧?一念及此,他竟然对自己没有追曾绳玫,当初却下了那般决心而宽慰了不少。

    刚见到曾绳玫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要把她追到手,然后带回去给老爸看看。可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当初的决定,实在太过可笑。是啊,虽然不相信一见钟情,此时与上官凌月也不是一见钟情,但她真的有许多优点,有魅力的地方,足够吸引自己啊。

    听他们一唱一和,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裴维大怒,再也保持不住刚刚的笑容了,淡淡道:“同学,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头,但看你模样,不知道你有个什么样的老爹?一个月能有多少零花钱?”

    现在他们都还在读书,能工作的极少,打零时工、做家教的倒是有。但像他这般,开口闭口都是问人家老爹的,却不多见。

    不过林晚杰听得有些好笑。他也看过不少新闻,知道如今是个拼爹时代,想不到自己今天就遇到了个。

    “我怕说出来会吓到你。倒是你看起来人模狗样,不妨你说说你爹是谁吧?”林晚杰根本不在意他那变得难看的脸色。

    “哼,说给你听也无妨。”裴维冷笑,“裴氏集团裴为国就是我爹了。怎么,吓到了?”看到林晚杰张嘴结舌,他心中得意的笑。就你这小子,一看就是个乡巴佬,敢和我比爹?整不死你!

    林某人摇头,对上官凌月道:“这集团是干什么的?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上官凌月有些好笑,却也摇头道:“不知道。现在是人不是人,都可以开个公司,做个经理、总经理,想不到现在也都可以去开集团了么?”

    听了这话,一群看热闹的都听不下去了。

    “擦,原来这家伙是裴氏大少,怪不得他如此嚣张呢,换女人如换衣服。”

    “我梦想就是毕业后去裴氏集团啊,想不到现在看到他的公子,这要是拉好关系,以后想进去岂不是很简单?”

    “倒是这家伙,竟然连裴氏集团都没听过,不知道是真是假。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孤陋寡闻了。”

    一群人诧异看着裴维,没想到他不仅长得帅,出身也好,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原来裴氏集团乃是跨国上市公司,里面福利待遇非常好,是许多名牌大学向往之地。这些人都是庆安大学的,自然也有心进去。只是没想到,他的公子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倒是娉娉有些不屑,哼,不就是裴氏集团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搞得所有人还非得对你低头哈腰才是。

    不管别人怎么说,但对林晚杰与上官凌月两人的表现,裴维还是非常不满的:“同学,既然你连我裴氏集团都没听过,那我倒是要问问了,你爸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一定贯穿千古,不把我裴氏集团看在眼里吧?”这明显是正话反说,傻子都能听得清楚。

    不过林晚杰似乎没明白,而是点头笑道:“没错,你说得很对。我要是直接说出我爸身份来,怕是会吓到你,不妨这样,我吟首诗你猜吧。”

    想起自己老爸种了一亩三分地,户口都是农业户口,林晚杰就有些吐血。现在到了拼爹时代,自己怎么也不能怯了场啊!

    因此他决定智取。哼,哥的成绩可不是假的,随便来首诗,特别唬人,还不吓死你?

    他微一沉吟,便道:“自古他们最风光,构筑华夏伟脊梁。倘若君主弃如芥,活把大厦付商汤。”商汤是一代明君。夏朝最后一个君主夏桀暴虐无道,失了民心,只把天下就失去了。

    林晚杰这首诗的意思就是夸那些撑起一个国家的百姓,若不是他们,国将不国,家也非家。

    他老爸就是个农民,在他眼里,和这些人完全一样,所以归于一类,大力赞扬,自然没有什么不妥。

    众人听得都是一愣,只有上官凌月与娉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有所悟。

    裴维仔细想了下,见不少人看着自己,脸一阵青一阵白,终于还是没想起来,不由怒道:“你爸到底是干什么的,直说了就是。”心中却有些害怕。刚刚那首诗气势有些宏阔,莫非是官场中人?有钱的怕有权的,这是亘古以来不变的定理,虽然他家非常有钱,可对方能够“构筑华夏脊梁”,那还得了?

    因此在气势上,他已经弱了三分。

    “切,就你这样的人,也能考上庆安大学,真是丢脸。不会是靠着你爸的关系进来的吧?”林晚杰毫不留情打击他,“想要知道我爸是干什么的,你去查好了。不过我可提醒你,如果万一触怒了我爸,那你们裴氏集团也就好日子到头了。”

    虽然不想仗着老爸来唬人,但当自己老爸什么都不是,还可以吓到人的时候,自然有一股成就感。

    林晚杰此时想法就是如此,因此也不介意把自己老爸出卖了。

    本来他还真想彻查林晚杰老爸是干什么的,但本来就怀疑他是官场中人,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更觉得如此。能够影响到自己家族的,那得多大的官啊?他的心,瞬间就凉了。

    “小子,算你有种!”恶狠狠看了林某人一眼,又不舍看了上官凌月与娉娉一眼,他冷笑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说完灰溜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