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

    “月月,其实你要搬进去,我是欢迎之至的。不过你也知道,有些人最是小心眼,对人家夫妻有种痛恨心里,希望他们劳燕分飞。哎,我们不幸就成了这一对,如今是要被拆散还是团聚,只好看人家脸色了。”被娉娉冷冷打量着受不了的林晚杰,终于使出了激将法。他决定了,先用激将法,再用同情牌,如果都不管用,那只好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了。

    只是,上官凌月这丫头,真的会搬进去和自己住么?怎么有点不敢置信呢?

    “林晚杰,你说谁呢?”娉娉大怒,见他骂自己是王母娘娘那种拆散别人婚姻的老巫婆,面色大变,冷笑道,“我都说了,房间已经住满了人,她要进去也不是不行,一个月五万呗。你让她付了,我就答应,保证还帮她腾个地方出来。”

    “啊,她搬进去和我一起住,难道也要花钱么?放心,水电费我们会均摊的,只是这房租,不就在我一人头上么?”反正上官凌月已经是自己老婆了,如果她真和自己在一起,那也是培养感情的大好时机,林晚杰决定,不放过她!

    哼,像她这种傻女人,任由自己男人去找小三、包小四的,还能到哪找?想不到自己运气极好,遇到了个,这要是还不知道珍惜,那才是世界头号傻瓜呢。

    上官凌月如果知道林晚杰这么想自己,不知道会不会一巴掌把他拍死。

    “和你住?你一个大男人,就住一间房,你还好意思让她和你一起住?喂,你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啊?”娉娉心头火气,说话都不留一丝情面了。

    “我怎么随便了?”林晚杰有些郁闷,指着上官凌月手中的血书道,“你看那个,可是我们的定情之物,注定她要成为我老婆的,这又算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早就看到她手中带血的手帕,但娉娉没怎么在意。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伸过头去扫了一眼,只一眼就傻了。

    上面的字,一个苍劲有力,一个小巧精致,很显然出自两人不同手笔。应该就是林晚杰与上官凌月写的了。只是内容却让人吐血,非妾不娶,非君不嫁?好啊,你都有老婆了,还敢住老娘那儿,我呸!

    娉娉猛地站了起来,指着林晚杰鼻子就要大骂,就在林晚杰准备承受她狂风暴雨般的怒火时,哪知她又坐了下去:“呵,你们倒是蛮有情调么,竟然搞出这一幕。林晚杰,你长得不怎么样,又没钱没本事,就不怕哪天突然冒出来个高帅富,把这种女人给抢走么?依我推断,你肯定掌控不住她吧?”

    上官凌月长得和仙女有的一拼,便是以娉娉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她比自己稍微漂亮那么一点点。当然,也就一点点。能和她相比的,除了曾绳玫之外,还真不多见。

    这种女人,只要稍微洁身自好点,在学校就能引起莫大轰动,怕是为她疯狂的男人,不知凡几。

    娉娉知道这些,料想林晚杰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伙,完全没有驾驭他的能力,索性先打破他的美梦,让他清醒过来,正视自己。

    似乎是印证娉娉的话,门口突然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那男的长得不错,穿的也很好,那女人抱着他胳膊,一脸笑容。

    可他们刚一进来,门口又冲进来一个男人。那男人长得有点小帅,但穿的倒是比较普通,一看就是没钱的家伙。

    只见那男人大声道:“秋秋,难道我们三年的敢情,都比不上这男人的一串项链么?没错,他是有钱,可有钱又怎么样呢?他想的不过是玩玩你,玩完了还不就随手扔了?”

    很显然,那一脸笑容的女人叫“秋秋”。其实她本名江秋,说话这人名叫唐强,他们从小学开始就同学,直到高中一直如此。

    在高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情窦初开还是水到渠成,唐强如愿以偿追上了江秋。本来江秋也很乖巧,与他在一起也很幸福,因此共同约定,考上了庆安大学。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刚来学校第一天,江秋就遇到了身边这男人,被他魅力风姿所吸引。其时这男人也觉得江秋长得还不错,因此稍微一施展手段,她就投怀送抱了。

    唐强本来还没发现,可今天看到,不由大怒,就追了过来。

    “唐强,你胡说什么呢?我和裴维是一见钟情,真心相爱的。告诉你,以前我不懂事,做了什么也不说了。不过我从没答应过你说自己是你女朋友吧?那都不过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好了,你要是现在离开,我们以后还是同学、朋友,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那帅气而富有的男人就是裴维了,应该也是娉娉口中高福帅的典型。

    听她如此决绝的话,唐强心口一疼,苦涩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比我帅气?还是因为他比我有钱?”

    江秋苦笑,虽然不忍心打击他,但还是坦白道:“以前我们都还小,不懂事就算了。但现在我懂事了,难道就没有追求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么?好吧,你非要问个原因,那我也不怕告诉你,他不仅长得比你帅、比你高,还比你有钱。你哪一点能比得上他?”

    “我哪一点比得上他?”唐强惨笑,重复着这句话,感觉自己做了多年冤大头一样。他捂着胸口大骂道:“有钱,有钱就真***无所不能么?老爸,你一直告诉我,要相信世上还有真爱,哈哈,这就是真爱?去***真爱!”他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有种心酸的感觉。其实要说这唐强长得虽然普通了点,但也并无可取之处。起码一眼瞧去,他身上就有一种非常稳重的气质。

    只是女朋友被抢,再稳重的人怕也淡定不下来,何况还是两小无猜,从小一起到大的好朋友?

    那些既无身价,又长得不帅气的男人,看到这一幕更是为他抱不平,心中暗骂江秋这女人犯贱,同时把目光转向了上官凌月。这女人是不是也这么俗呢?

    “林晚杰,你看到了吧?当真有这种男人出现的时候,你这血书不过是笑话,绝对不会有人把它当真的。我看你还是收了心思,好好读书,以后未必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只要你有钱了,虽然你长得不怎么样,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娉娉说话了。刚刚这一幕动静闹得不小,他们也都看到了。

    林晚杰从小也是个穷人,以前在高中、初中,因为成绩好,向来很讨老师、女同学的欢心。不过他尚未在意。

    只是今天看到这一幕,再想起第一天遇到娉娉时,她也是这般拒绝那个赵康正的,心头再也兴不起一丝兴奋。

    是啊,虽然自己满腔热情,也许和上官凌月呆在一起久了,真的会深深爱上她,但她这样的女人,能是自己驾驭得了么?

    不是他不够自信,实在是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总有一些喜欢挖墙脚的人。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脚挖不倒。

    虽然林晚杰相信自己的眼光,但上官凌月与自己相识还不到几个小时,如何能够相信她如此高雅、漂亮,甚至圣洁的女人,就钟情自己一辈子?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上官凌月却说话了。只见她淡淡一笑,说道:“你说我抵挡不住这些诱惑,他驾驭不了我,那意思就是你能抵挡这些诱惑,可以被他驾驭了?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但以己度人,未免有失风度。”

    “切,是你写下非君不嫁的,又不是我,与我何干?”娉娉不屑笑道,“换作是我,才不会对见了一面的人就写这种东西,那太掉自己身价了。你不知道,倒贴的东西不值钱么?”

    听她直白说自己是倒贴的,上官凌月也不生气,笑道:“是么?可为什么还有些女人相信一见钟情呢?难道我就不可以一见钟情么?”

    这句话意有所指,娉娉自然听得清楚,忍不住朝那江秋看去。只是她满脸笑容,正与裴维说着什么。不过那裴维眼神捉摸不定,却一直看着自己与上官凌月,心中不由厌恶。

    “你说你一见钟情,我倒是有些奇怪了。这家伙几乎没有一丝优点,长得又不帅,还穷得要死,你是看中他哪点?别说他是什么潜力股,以后注定成为栋梁之材,那种话,骗三岁孩子去吧。”娉娉不屑道。也是,在她眼里,虽然觉得林晚杰这人还不错,关键时刻会救自己,可那不过是莽夫行为,实在与聪明睿智毫无瓜葛。

    这样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她见多了,哪里在意?

    林晚杰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看自己,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差没一脚把她踹飞了。

    “有感觉是不需要理由的,更不会被外物所动,希望你这辈子能够发现。”上官凌月笑着,很轻柔,让人有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好,好,小姐说得好!”话音一落,突然有人鼓起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