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有需要,直接上!

    极品美女递过一张白色手帕,上面绣着一弯浅月,林晚杰接过,就要咬破手指写血书,突然“哎呀”一声,想起自己目标就是为了追求玫玫,怎么能娶她为妻呢?

    想到这儿,他犹豫了下,说道:“是不是我娶了你,就不能娶别人了?”这妞之前说过,如果做了她老公,可以去外面搞小三包小四,这么快就轮到自己,总得问清楚是不是真的啊。

    “怎么,你舍不得这么多美女了?”极品美女冷笑,“也是。本来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人,是没有女人能够看得上的,想不到出乎预料,你认识的美女竟然还不少。”

    林晚杰自动把他归纳为赞美,笑眯眯道:“是么,我也没想到呢。我数数啊,除了玫玫、娉娉月月几个外,加上你,呀,都有四大美女了!四大美女啊,我这得什么样的福气才能和你们关系如此密切啊。不消说,肯定是我上辈子就和你们……嘿嘿……”

    他说着说着,就变成了笑。极品美女听得鄙视不已:“林晚杰,你信不信再这样下去,到时候一个都不属于你?乖乖的现在把协议签了,以后我帮你,也许你还能享齐人之福。”

    林晚杰傻眼了,这妞是不是脑袋秀逗啦,真的要做自己媳妇儿,然后还帮自己找小三、拉小四?

    不过不管怎么说,证据是不能留给她了,所以他拒绝道:“写不是不行,不过写好了,那东西得留在我自己手上,不能被你拿去了。不然你以后威胁我,或者去给其他女人看,那我一辈子找不到老婆,怎么办?”

    极品美女微微皱眉,似乎对林晚杰的理解能力有怀疑了:“我都说了,只要你写了,我就非你不嫁。难道你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么?”

    切,鬼才相信你这句话呢。林晚杰自然不相信,因为他自己发过的誓,都会当流水一样飘走的,根本就不在意。

    正所谓以己度人,他这么怀疑极品美女也不是不可能:“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相信你一次。”

    “呀,好疼!”电视看多了,别人歃血为盟的时候,都是拿牙齿咬手指,然后一滴血就滴下去了。他也学电视上的,想不到十指连心,手指没破,疼痛已经传遍了全身。

    “md,什么破电视,以后再也不相信了。”他心中暗骂。

    “咯,这个给你。”极品美女看得一乐,随手递给他一把刀,林某人接过,差点没跳起来。这是杀猪刀么?你给我这玩意儿干什么?想把我宰了?

    他心中愤愤,接过了刀,拿手在上面摸了摸,哇塞,好锋利!他自然没那个胆量去用手划刀,猛地一闭眼,把手伸过去,道:“你帮我咬!”

    “真要我咬?”极品美女有些好笑,“你不会是想借机占我便宜吧?”

    “我俩还要占便宜么?有需要,我直接上就是!”林晚杰大义凛然道,见极品美女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忙道,“马上你就非我不嫁,我非你不娶了,难道给我咬一口你都舍不得了么?”

    舍不得?极品美女冷笑,哼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她一口银牙错着嘎嘣嘎嘣响,听在林晚杰耳里,浑身发毛:“妈呀,这丫头不会动真格的吧?”

    他刚想着,突然惨叫出声:“小妞,你想咬死我啊?”原来极品美女一口咬住他食指,然后就用力不松开了。这一下,他手指尖自然不可能破,但整个手指的疼,却已经刻骨铭心。

    “嘻嘻,我给你这手指盖了个戳,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警告你,不准消除!”就在林晚杰要动手打开她的时候,极品美女终于松开了小嘴儿,看着他手指上一个弯弯的月牙儿,笑的合不拢嘴。

    是你的人?林晚杰真想说一句“既然是你的人,那我们现在就回去把该办的事给办了吧”,可惜他不敢。

    摸着发疼的手指,上面淡淡血痕,如果他乐意的话,自然可以把那疤痕给消除掉。但是现在么,既然是她的人了,怎么说这也是两人“爱情的纪念”,所以他决定了,就留着!

    “美女啊,你这么霸道,以后我要是做了你老公,不得被你欺负死?”林晚杰还想给自己挣点男人权利。

    “切,那个等你成了再说,现在你才多大?法定结婚年龄都不够吧。”极品美女讥笑。

    好吧,林晚杰彻底无语了,也知道自己所遇到的不论哪个女人,都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想起来不知道谁说过的话,通常漂亮女人都很笨,聪明的女人都不漂亮,可***在老子面前,为什么就一点不管用呢?他郁闷啊。

    这儿动静不小,早就惊动了不少人。不仅吃饭的好奇看过来,就连李冰洋也走过来看了个究竟:“喂,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互相赠送定情信物么?”

    手帕一看就是极品美女的,而林晚杰手上也被咬出了血痕,现在他好像要写血书了,不知道是不是把带血的手帕赠还给她?

    “没错,我们已经相互钟情于对方,决定娶她做老婆了。”林晚杰也不怕被其他女人知道了。哼,既然这小妞敢这么逗自己,那就先耍回来再说。等全校皆知她是自己老婆的时候,看谁还敢去找她?到时候揍不扁他!

    极品美女笑嘻嘻的却不反对,看着林晚杰咬破手指,果然开始写血书:“苍天在上、后土在下,神明在头顶,为吾作证!兹林晚杰,愿以血书为盟,娶……”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到了这一刻,林晚杰不得不问她名字了。没办法,如果自己要娶她,就必须得知道她名字才行。

    “给我。”极品美女脸上闪过一丝凝重,接过洁白的手帕,然后在林晚杰诧异的眼神中,一口咬破自己右手食指,在上面写了“上官凌月”四个清秀小字。

    “你叫上官凌月?”此时此刻,林晚杰才明白,原来面前这丫头也是个猛人啊。自己咬破手指吓得半死,她却一点不以为意,这是不是能够证明,她对自己的爱,已经到了无所畏惧的地步呢?不过她带了个“月”字,倒是与欧阳月那丫头名字重复了。

    似乎是明白了她的真心,林晚杰倒也不再说笑,而是接过手帕,铺好之后又写道:“……(上官凌月)小姐为妻!若违此诺言,便教我天打雷劈、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写到这儿,血书也差不多完成了。不过还有个签名,他笑道:“我俩把名字写一起吧?”

    极品美女确实叫上官凌月,闻言她点头,走过来坐在林晚杰身边,二人双臂交叉,然后同时血书了自己的名字。

    李冰洋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天啊,不是吧?你们不都是学生么,怎么就搞这些花样了?”

    “切,你懂什么?”林晚杰觉得这一刻,自己与上官凌月的心似乎拉近了许多,又似乎变得完全陌生,懵懵懂懂。不过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心头似乎又有一股压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受,反正很郁闷,又很开心,说不清道不明。

    “正所谓俊男配美女,我与上官妹子是天生绝配,所以才有你看到的这一幕,懂不?而且我们做了这个保证,以后她就不能和其他男人来往了,你明白不?”林某人大义凛然说道。

    “她不能和其他男人来往?”这一句李冰洋倒是听懂了,但奇怪道,“这么说,你还可以与其他女人来往喽?”

    林晚杰有些尴尬,笨丫头,你知道就知道,说出来干什么?他哼道:“如果她不反对的话,自然可以。”

    “卑鄙、下流!”李冰洋大怒,指着他怒道,“人家女孩子都为你牺牲这么大,你却不知道感恩,还想着去找其他女人,算什么东西么?那你可以去找其他女人,她为什么就不可以找其他男人?”

    “因为我反对啊。”林晚杰笑眯眯道,心中却恨死了这丫头,没事少说话要死啊。

    “上官……小姐,难道你就任由他在外面找其他女人么?”要知道,他们都才大一,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如果真的发生了点什么意外,太正常不过。

    早就有学生惊诧这里发生的一切,特别是上官凌月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和林晚杰写血书非他不嫁,这得让多少男人嫉妒啊!

    所以他们现场直播,早把这东西传到了学校论坛里,让大家见识下,然后再吐槽林某人。

    “林晚杰,你说我该让你去找其他女人么?”上官凌月偷笑,但脸却板着,正经道。

    “不会!”林晚杰暗骂,早知道没有哪个女人会舍得让自己老公去找其他女人的。哎,自己上了贼船,早知道就不写这什么劳什子血书了,上当啊。

    他心中后悔的要死,却听上官凌月笑道:“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要求么?只要你记住那一点,最后被我审核通过了,就行。”

    哦,天啦,这丫头说的是真的?林晚杰狂喜,猛地就抱住她亲了一口,却听一个女声怒道:“林晚杰,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