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你真的喜欢那混蛋?

    同学们陆续离开,林某人觉得没自己的事了,也准备走,哪知曾绳玫突然说道:“你给我留下来。”

    那些个教官冷冷看着他们师生表演,心中又气又怒。可本事没人强,在这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年代里,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得大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此时主席台上,除了总教官罗成外,还有几个领导在那里。

    “李校长,你们学校真是卧虎藏龙啊。一个小小学生,能把这么多教官给放倒,真是可喜可贺。”和罗成站在一起的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就是罗成口中的“李校长”,庆安大学副校长之一,李中和。

    李中和能够成为庆安大学副校长,不仅是因为他有本事,也因为他会做人。

    见罗成皮笑肉不笑说这些话,他便笑道:“罗团长这是哪里话?我看他们刚刚虽然有所**接触,但并没有大喊大叫,说谁的不是啊。不然我们这么多学生、老师和领导在这儿,肯定就赶过去了。哎,现在的学生就是没有我们那时候乖了。不过也不全是这样,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不是?”

    在罗成面前,他自然不可能说那些当兵的怎么样。但光说学生不是,他也不愿意。所以说笑之间,两方虽然都有责任,却变成了玩闹。

    不然真是打架的话,为什么你们打不过却不叫人呢?既然你们不叫人帮忙,那就不是打架了。

    “哼,李校长是这么看的么?倒是与我不谋而合呢。”罗成暴怒,但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而是淡淡道,“那个学生我今天也见过,倒是有几分嚣张。不知道军训的时候,他还能不能这么嚣张呢?真期待啊。”他左手大拇指上戴了个玉扳指,说话之间,不自禁摸了摸。

    “罗团长说那个学生啊?虽然国家有规定,大学新生入学期间都要接受训练,但他有事,怕是到时候不一定能参加军训呢。”虽然不知道林晚杰到底有多厉害,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自然不想林晚杰继续来参加军训被这些当兵的欺负。

    “是么?”罗成哈哈一笑,“李校长疼爱学生有加,不知道他们听了,会是什么想法。”两人同时干笑。

    如果林晚杰知道学校有这么个有意思的校长,肯定会跑过去抱着他亲一口。不过现在么,被曾绳玫叫着在操场上走,他就觉得悲剧了。

    “绳玫,有什么事么?”林某人腆着老脸叫她“绳玫”。以前自己也算是帮过她,不过那时候说了也没几句话。后来在图书馆倒是聊了几句,可并没有什么深入交流。

    可现在不一样了,知道她是自己的老师,以后追她的机会,就大了许多。何况她还没有男朋友?这可是自己的大好机会啊。

    林晚杰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与她亲近的机会,即便是在对她的称呼上。

    “叫我曾老师!”曾绳玫瞪他一眼,气呼呼道,“别以为你是班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你这班长是我给的,随时我都可以把你拆了。”

    “不是吧?”林晚杰惊恐看着她,说道,“我还以为绳玫你对我有特殊感情,才不顾众人反对,让我做班长呢。可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不过是为了吓唬我,才给我这个虚衔啊。我真是悲剧了!”

    曾绳玫听得扑哧一笑,这才想起现在自己不适合笑,便冷下脸来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看你适合做这个班长才让你当,要是这话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假公济私!”

    你就是假公济私,林晚杰心中想着,却没敢说出来:“那当然了。玫玫你是什么人,那可是第一正直、公平、公开的,让我当班长,也是众望所归,放心,没人会乱嚼舌根的。”

    “我在你心中形象这么高大么?”曾绳玫倒是一愣,虽然知道他满嘴跑火车,但他把自己说得这么好,还是让她很开心。

    “岂止?”林晚杰瞪大双眼道,“玫玫你在我眼里,那就是九天之上的仙女,虽有凡俗之气,却又是天上之美。而且你声音好听,人也漂亮,为人处事更是破得人心。这样的好老师,好女人,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也怪我林晚杰命好,遇到了玫玫你这样的好女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他说着说着,便如同表白似的,听得曾绳玫哭笑不得:“你瞎说什么呢?我告诉你,这回叫你,是想问问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和那些教官打起来了?”

    “我没打架啊。”林晚杰立马反对,说道,“只是那个什么张平的教官,他一耳光抽在我们班的同学脸上,还故意让他们做几百个俯卧撑。你想啊,他们不过是普通学生,成绩好是不假,可体能上,如何能支持下来?当时我就受不了了。可受不了归受不了,毕竟我是他们的班长,还得起个表率作用啊。”

    “就在我想着上去与他讲理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同学喊我,然后那个张平就跑过来要我做几百个俯卧撑。你再想啊,我又没招惹他,他却要为难我,我要是不为难回来,怎么对得起我们中文系,怎么对得起老师你的威名?”

    “与我有什么关系?”曾绳玫听傻眼了,不过她倒是相信了他的话。

    “这还要说?”林晚杰大惊失色道,“你是我们的老师,我们被人欺负,不就代表着你被人欺负?何况我还是你亲自挑选出来的班长,就好比你最宠爱的臣子,臣子被敌国绑架去了,作为女王的你,不觉得羞愧难当么?”

    曾绳玫被他这乱七八糟的比喻弄得哭笑不得:“你说的好听,还不是怕我责罚你,所以先把我奉承到天上?哼,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我的处罚。”

    “不是吧?”林晚杰彻底无语了,“玫玫啊,你想想看,这事肯定不止你一个人知道了。系里面知道,学校也肯定会知道。就不说你的处罚了,到时候还有系的为难,学校的责难,我不过是帮助同学,就要受到你们多方面压力,这还让我以后如何做好人好事啊?哎,怪不得别人都说,好人难做,坏人活千年。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帮助他们,让他们被人欺负,让他们自生自灭得了。”

    他摇头晃脑,搞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倒是曾绳玫听得心神一震。是啊,依着他的说法,他这也算是帮助同学了。既然这样,自己都还要责罚他,加上学校、系里都是如此,他一共得受多少处罚?

    而且这还是基于他在做好事的基础上?

    想到这里,她本想责怪林晚杰的心思一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好了,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你放心,这事要是学校追究下来,我会和他们说的。”

    “玫玫啊,你真好!”林晚杰狂喜,想不到美女老师被自己这么几句话就给忽悠到了,忍不住暗自佩服自己,“我真想抱老师一下,感谢你对我的理解呢。”

    曾绳玫瞪着他,气呼呼道:“你下次再这么胡言乱语,看我不收拾你。还有,不准叫我‘绳玫’或者‘玫玫’,只准叫我曾老师!”

    “知道了玫玫。”林晚杰点头。

    曾绳玫无语,这家伙脸皮之厚,早就练到家了啊,真拿他没办法。

    不过她也懒得多说什么,而是哼道:“你今天惹下这许多麻烦,怕是明天真正的军训,还会有其他人来找你麻烦,要不这样,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好不好?”

    “真的?”林晚杰狂喜,如果可以不用来军训,那就是对他最大恩赐了。本来还想着一个月的军训该怎么熬,现在可好,直接得到老师批准不来,这对自己来说,是福气啊。

    “难道我还和你说谎不成?”对他这种不信任的态度,曾绳玫显得非常生气,“林晚杰,我告诉你,我说的话,向来就没有假话,你听着信了便是。”

    “嘿嘿,这样就好,我知道玫玫你没有男朋友的。”既然她不说假话,这句话显然也是真的了。

    曾绳玫无语摇头,心中却暗自道:我是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可没说不能有未婚夫啊!不过想起那个未婚夫,她眉头就皱成了川字。她宁愿没有这个未婚夫。

    想到这里,她打量了林晚杰几眼,也许,真到了那一天,可以找他来帮忙也说不定。

    还别说,虽然她与林晚杰认识时间不长,不过对他感觉其实还不差。相比较自己那个未婚夫来,虽然他们从小就相识,但她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抬眼看向了主席台上罗成,她暗自摇头。

    林晚杰看得清楚,心中哇凉:“玫玫,你不会真的喜欢那混蛋吧?”

    “你说什么呢?”曾绳玫轻哼道,“他是这次的总教官,又是团长,地位高着。你在他面前,说话可得小心点,不然被他教训了,别说我不能帮你求情。”

    要女人求情,那确实够悲剧的,林晚杰想了想,终于点头道:“也是,所以我决定了,把这求情的机会,让给他的爱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