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都大,都白!

    如果娉娉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拿钱砸死他,然后指着他鼻子不屑道:“就你这矬样,也配找这么多美女?还是给我乖乖洗碗去吧!”

    回到房间,见里面似乎被收拾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娉娉那丫头,反正他感觉到了一股家的温暖。如果一直有人这么给自己收拾,那该多好啊?

    以前在家,自然有老妈收拾。但如今一个人在外,想指望老妈,那显然是不可能得了。不过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似乎也不错。他心中想着,突然一惊:不行,我是要追曾绳玫的,怎么能想其他女人呢?他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

    身上衣服这么贵,显然是不能穿着睡觉的。小心翼翼脱了,当只剩下内裤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了。那丫头一直和自己做对,之前还说天天早上要过来叫自己。自己是怎么说的?哼,脱光了,让她看,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这个胆量进来。

    想着内裤五百一条,自己没有那个命穿啊,他一狠心,也就脱了。哼,如果明天那小妞真敢来叫自己的话,大不了让她见见真人秀好了。

    他也不想那么多,倒头就睡。

    见他房间很快就熄了灯,显然是在睡觉,娉娉不由撇嘴:这头猪,就知道睡觉。也是,之前林晚杰就睡了一觉,现在又来,不是猪是什么?

    娉娉非常不屑,见自己表姐看演唱会看得入神,那碗都还在桌子上摆着,想起自己不会烧菜被林某人给鄙视了,她一咬牙,就跑去收拾了。

    “咦,丫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我看你是既给他收拾房间又给他买东西的,怎么,喜欢上他了?”蒋泳见娉娉模样,有些好笑。

    “切,谁会喜欢那头猪啊。”娉娉不屑一笑,“我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这不是看他穷光蛋一个么,所以才帮帮忙而已。你也知道,有些人喜欢感恩图报,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现在这叫投资,投资你懂不?”

    “投资?”蒋泳有些好笑,“他有什么值得你投资的地方不成?为什么我就看不出来呢?”

    娉娉不理会自己表姐,独自去洗碗了。蒋泳看着她背影,又看了看林某人的房门,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两个人,倒也有趣!

    “混蛋,起床做饭了。”就在林晚杰好梦正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个最不爽的声音。他迷糊睁开双眼,就感觉到自己身上薄毯子一飞,然后就是一声尖叫:“混蛋,死流氓,我气死了!”然后就是一阵飞快的脚步声,加上关门声。

    坐起来的林某人看着自己**裸的身子,还有那早上比较突出的特征,他苦笑:这下可好,我醒来这么快,还不及这丫头的手上速度,真是丢人啊。

    虽然丢人,可因为昨晚就已经想明白了,被女人偷看是自己占了便宜,他也就没那么多烦恼了:哼,反正便宜是被她占的,又不是别人。

    他起来穿衣服,看到那几千一件的衣服,心中又是感慨: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和这丫头没事就吵自己起来,还要给她做饭来说,实在是小儿科了。

    “咦,你起来啦?”不得不说,林晚杰脸皮确实比较厚。他一出房门就看到娉娉缩着身子倒在沙发上,似乎有哭过的痕迹,倒装作若无其事般问道。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啊,懒猪!”因为之前已经遇到过这种情况,还是当时他更糗的时候,这一次娉娉倒是没哭。只是她比较郁闷,这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好,你故意的都不怕,我看到了,还怕什么?不过她脑海里总是转着林某人的那个大家伙,怎么和岛国那种片子里面相比,大那么多呢?

    娉娉也不是孩子了,虽然没看过真男人的,但岛国艺术片还是有所观摩的。没办法,现在高中生都喜欢看那东西,因为自己以前同学关系,虽然娉娉不屑一顾,却也忍不住好奇心看了几眼。那种东西,她自然有所看到。只是和林某人一比,那些人的东西,似乎就是蚯蚓,而他的,则是大蛇。

    这让她非常震撼。男人的那东西,不都是一样么,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被骂懒猪,如果换作是其他人,林某人自然要发火。不过娉娉可是个另外,他哪里敢发火?

    “好了好了,我来了。”他气呼呼来到厨房,然后收拾一番,就开始做早饭。心中已经决定,今晚一定要多做饭,然后明早让她们吃炒饭得了。哼,哥会的炒饭可多了,比如什么蛋炒饭、扬州炒饭、三鲜炒饭之类的。就不信吃不怕你们!到时候,自己恢复了自由,看不让你们做饭去。

    见娉娉似乎恢复了正常,他倒是有些诧异了。这丫头不应该很生气,然后把自己赶走么?为什么今天似乎变了个模样?就脸红了下呢?

    不过他也懒得想那么多,真应了娉娉的那句话:懒猪。懒得想都不去想了。

    当早饭做好的时候,蒋泳才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啊,我闻到饭香了!”说完觉得不对劲,为什么有好几双火辣辣眼睛盯着自己看呢?

    “表姐,你lu点了!”娉娉突然吼了一句。

    “啊……”一声堪比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声响彻起来,林某人就感觉到整个房子震动了下,然后,嘭咚一声关门声响彻了整栋楼。

    牛啊,这两姐妹,真是一个比一个凶猛啊。

    因为是晚上睡觉,蒋泳只穿了睡衣,里面都是真空的。她刚刚就这么走出来,完全是习惯使然。没办法,以前她都是一个人住的。后来因为表妹来了,才变成了两个人。

    不过林某人能住这里,实在是她们姐妹觉得无聊,想找个合租的玩玩。恰好林晚杰乱打乱撞,就过来了。

    长久以来的习惯,哪里是说改就改的?以前蒋泳无所顾忌,此时还沉迷在以前的习惯中呢。

    因为刚刚那两个很明显的凸点,加上胸口一大片白花花,林晚杰算是看了个爽。只是被她的尖叫声给吓到了,这才震惊不已:***,老子的耳朵这么好,要是哪天被她们给吓聋了,该如何是好?

    “好看不?”娉娉突然问道。

    “好看。”林某人还没反应过来,依然盯着那房间傻看呢。

    “大么?”娉娉又问。

    “大,不仅大,还很白。”林某人舔了舔舌头,一脸猪哥相。

    “那和我比呢?”娉娉又问。只是问了这一句,她脸便红了。

    林晚杰一愣,向她看来,然后傻乎乎说道:“都大,都白!”他自然看不到娉娉的,这不过是凭着习惯在回答罢了。

    “好,那你去死吧!”娉娉大怒,猛地拿起抱枕就朝他砸去。笑话,这家伙竟然真敢看自己,不砸他砸谁?

    “啊,你别这样啊。”林晚杰大惊失色,赶忙跑到了厨房,继续忙活自己的去了。今天早上可真够惊心动魄啊。先是自己被人看光了,接着又看到蒋泳的,娉娉这傻丫头也是,没事问那么多干什么?就不知道这种事,是不能问的么?

    “娉娉,走,我们揍他去。”当蒋泳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个鸡毛掸子,朝着厨房努嘴。

    “啊,不是吧?”娉娉一愣,跟着好笑,“表姐,我可帮你打他了,你如果还想自己去打的话,进去吧。放心,他要是敢还手,我就帮你。”

    得到表妹支持,蒋泳胆子大了不少,气呼呼道:“好,那你帮我守着,我去教训他。”果然就向厨房冲了过去。

    娉娉一旁守着,很快就听到里面传出惨叫,紧接着林某人跑了出来,头发散乱,衣服上还有几根鸡毛,但他嘴里的话却让娉娉哭笑不得:“别打我衣服啊,这衣服可贵着呢。”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身上穿了衣服,除了胳膊和脸外,你说还能打什么地方?”

    如果这两个地方非要选择一个的话,林某人一咬牙:“打手吧!”反正今天这顿打是逃不掉了,索性爷们点儿,让她们出气好了。

    “切,你让我打我就打啊?”蒋泳走了出来,不屑道,“亏你还是个男人,我打你都不知道反抗么?”

    反抗?这可以么?林晚杰狂喜:“我要是反抗了,你会不会把我赶走?”这才是问题关键所在啊。如果她说不赶,那立马先去打她一顿再说。

    “切,本小姐是那么小气的人么?”蒋泳冷笑,“告诉你,多少男人求着本小姐打他本小姐都不乐意。就你还躲,真是无趣。”

    她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会不会把自己给赶走,林某人是彻底服了这两姐妹。哼,你要是敢说,看我不打你屁股。

    他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了两女的丰臀,不自禁对比了下,都是那么丰满啊,以后肯定可以生儿子!

    他也不想想自己这想法是多么让人难堪,却被娉娉一拳打在身上:“眼睛往哪瞟呢!”

    林某人惨叫一声:“我可什么都没看啊。”却已经躲到厕所去了。没办法,对付这两个小魔女,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他憋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