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想要内裤?两件九百……

    “夫人过奖了,我也不过是做自己本份的事罢了。”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林晚杰一个小时收五十块,倘若一天两个小时,一个月下来,那也有三千了。这样的工资,其实并不低。他既然收钱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自然要做好。

    以他本事,想要教好一个学生,不管对方平时怎么样,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的。月月是个孺子可教的好学生,因为年轻而犯了点小错误,完全可以理解。

    林晚杰虽然没有犯过类似错误,可并不代表他不能容许别人犯这样的错。很显然,如今的他,不仅原谅了月月,而且决定好好教她了。

    也正因为这样,夫人才会夸奖林晚杰。

    “不,这是你的本事,算不得我夸奖。”夫人淡淡一笑,说道,“不过月月毕竟还是个小姑娘,马上就高三了,我希望你除了能在学习上……做人道理上帮助她之外,其余的,最好还是能提醒她一下。”见林晚杰发愣,她倒也不转弯了:“她还小,不能谈恋爱,我不希望她现在就谈恋爱。你的话,她应该会听的。”

    见她眼神清澈,似乎没有其他意思,林晚杰这才说道:“这种事,我也只能和她聊聊,并不能左右她心思。希望她能明白夫人的好意吧。”

    夫人一直紧盯着林晚杰的眼睛,见他并没有躲躲闪闪,说话时也光明正大,反倒舒了口气:“这样就好。”

    通常来说,家长替孩子请家教,是不会给女儿请男生的。不过月月之前有够调皮,不请男生的话,怕镇不住她。只是没想到,之前那几个男家教,都被她给收拾掉了。

    如今换了林晚杰,他却也有几分手腕。不仅收拾地月月服服帖帖,而且都变成了淑女,这让夫人很欣慰。

    但越是如此,她越是担心。正所谓引狼入室,眼前这年轻人,看起来虽然不像狼,可披着羊皮的狼未必没有,谁知道他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欧阳若梦就欧阳月这么一个亲人,她可不希望她发生什么让人头疼的事。因此提醒林晚杰是必要,而且让他注意下自己的身份,更是关键。

    既然她没事,林晚杰也不逗留,刚要出去,夫人却笑道:“你这两天都来,每天两小时,那就是一百块。我这儿有一个星期的,你马上也开学了,先拿去用吧。”她随手拿出几张红票子来,递给了林某人。

    “咦,夫人,这里有一千,一个星期的话,也就七百。”林晚杰虽然很在意钱,但并不在意这种别人类似于施舍的钱。

    “那当作你来回路费吧。”夫人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来,淡淡一笑,上楼去了。

    既然她不在乎,林某人则更加不在意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是有钱了,很好很强大。这几天他来回接触到不少钱,可最后到自己身上的,却是一毛没有。

    对他这样的男人来说,身上没钱怎么行?很显然,现在这一千块,可以缓解下眼前的近渴了。

    虽然可以打车回去,不过本着能省就省的道理,当林晚杰回去的时候,彻底傻眼了。

    两大魔女都在看电视,里面有甜美歌声传来,虽然很好听,但林晚杰自然不在意。只是桌子上的东西,让他有抓狂的冲动:“姑奶奶,你怎么还不把碗洗了?”

    “咦,你回来了?”蒋泳头也不抬,直接说道,“我们要看电视,然后洗澡睡觉。既然你说,那就先去把洗了吧!”

    打死都不干。林某人自然不会答应,气呼呼道:“爱洗不洗。”说着自己回到房里,却想起自己根本就没有换洗衣服。

    哎,这可怎么办?下去买吧。不过超市好像已经关门了啊。附近就有家超市,不过是十点半关门。他从满庭芳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加上一路慢悠悠逛着,早过了十点半。想着自己没钱,天天都得穿这身破旧衣服,那就是绝大打击啊。

    不行,明天必须要买衣服去。

    “你是想找换洗衣服么?”见林晚杰从房内出来,娉娉突然转头笑道。

    “是又怎么样?”林晚杰有些无语,这丫头是不是知道自己没钱,所以想看笑话呢?哼,绝不能让她如意。

    “是的话,嘿嘿,我有的。”穿上鞋子,她哒哒就向自己卧室跑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个袋子出来:“咯,这里面是衣服,看看合不合身。”

    “给我买的?”林晚杰有些震惊,不是吧,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不过有人给自己买衣服,那只有傻子才会拒绝。他显然不是傻子,接过袋子,见里面是一件t恤和休闲裤,在身上式样了下,还别说,果然差不多。

    心中狂喜,他笑道:“不错不错,真谢谢你了。”

    “喂,谢我可不够。”娉娉嘻嘻笑着,“你不是去做家教了么,有钱吧?给我吧。”她把手伸着,显然是要钱的。

    刚刚心里的好感,一瞬间就跌到了谷底。林晚杰的心在滴血:***,我早该看清了,这丫头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好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给我买衣服呢?

    他气呼呼从身上掏出钱来,娉娉看得眼睛一亮:“呵,还不少么!t恤五十,裤子五十,一共一百。如果你想要内裤的话……两件九百,自己想清楚吧。”说着转身就走。

    md,这是要绝了我啊。林晚杰直接吐血:“你别走啊!”笑话,外面的衣服可以不换,但这内裤怎么着也要换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住她,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处于下风,没有谈判的资本了。

    果然,娉娉没有理他,而是回头道:“怎么,还有什么事么?”蒋泳早被两人对话给吸引,偷笑看了看这边,对娉娉使了个眼色,两女差点没笑出来。

    咬咬牙,想着吃穿住行,除了“行”之外,一切都已齐全,没钱又怎么样?反正又不会死人。何况自己每天走路还可以锻炼身体,这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道:“给我衣服吧,我把钱给你。”他已经决定了,以后一定要离娉娉这个小魔女远一点,不然哪天被她卖了,恐怕还得为她数钱。

    “哈,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啊。”娉娉大笑,又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林晚杰,说道,“咯,这里面是衣服,这钱我就拿走了。”她一把抢过林晚杰手中的钱,果然是一千。

    “你不是去做家教么,怎么会有这么多?”做家教的价格她也知道一些,不应该啊。

    “人家付了一个星期的,其中三百还是报消费。”林某人没好气说了一句,向浴室走去。他决定了,洗他三五个小时的澡,把这一身晦气给洗掉。不然时运不济,以后恐怕还得吃亏。

    进了浴室,放水洗澡,他看到衣服上还有挂的牌子,忍不住伸手就撕。只是一眨眼,他却看傻了:“三千、两千五?天啊,这是衣服的价格么?”拿起那牌子左看右看,看得他眼睛都有些发疼的时候,这才确定,这衣服的价格,加起来竟然有五千多。

    天啊,这丫头是不是钱多着没处放?要不给我也行啊。不过他心中还是暖暖。

    她知道自己没钱,所以就说衣服和裤子各五十,只收自己一百。至于那内裤,因为是自己必须要穿的,所以她开了高价,这是吃定了自己啊。

    再去看那内裤价格,袋子里倒是有个小票,上面清晰写了五百一件,林晚杰彻底吐血。这可是自己穿的最贵的内裤了。

    md,这几件衣服,竟然都有六千五了?这丫头果然是有钱人,随便一件衣服,都比自己身上加起来的都贵。

    如果能被她包养,应该算是个不错的选择吧?因为老爸给他定了伟大目标,所以他满脑子都是赚钱的念头。被包养是最简单最方便来钱的,就是怕她们不愿意啊。

    林某人更加烦恼了:哎,这年头,自己想吃软饭都没机会啊。

    心中感动自然不言而喻,所以原先打算洗三五个小时的,也就变成了三五分钟。没办法,他洗澡就是这么快。

    香喷喷洗了一遍之后,小心翼翼拿起衣服,又不敢使大力,又怕撑坏了它,好不容易穿上,果然通体舒服。

    这就是一分钱一分货啊。他心中感慨,又穿上了内裤、裤子,对着镜子照了遍,又得出一个结论:人靠衣装马靠鞍,自己换了一身行头,变帅多了啊。

    好好整理了一番,又摆了几个造型,觉得自己很满意的时候,这才打开门出去了:“喂,你们要是不愿洗碗,就把碗留到明早我来吧。”

    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做点家务活,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林晚杰很能看得开,也并不觉得男人洗碗煮饭有什么大不了。没办法,现在是寄人篱下,等哪天有钱了,一定要找十个八个美女,一个专门煮饭,一个专门烧菜,一个专门拖地,一个专门叠被子……

    这就是自己的伟大而又终极目标啊,他心中彻底嚎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