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就拉过哥哥的手……

    “不是吧?”月月彻底傻眼了,瞪着林晚杰道,“亏我还叫你哥哥,难道哥哥替妹妹打架不是应该的么?”她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

    本来她并不在意这么点钱,不过她真的渴望有个男人像哥哥一样保护着自己。不论是自己欺负别人,还是别人欺负自己,哥哥都主动站到面前,然后指着那些欺负或被欺负的人说道:“我是欧阳月的哥哥,你们想找麻烦的,直接来找我!谁要是敢动我妹妹一根毫毛,小心我收拾你。”

    这完全是出于一种感情上的,与金钱无关。只是没想到,林晚杰很俗气的直接拿金钱来讨论这种事,不得不说,寒人心。

    “哥哥替妹妹打架是应该的,可是那也得看妹妹有理没理啦。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真心不希望你再出去欺负别人了。”想起她所说的把那几个家教老师欺负走的故事来,林某人就有些头大。这丫头,狗改不了吃屎啊。

    如果月月知道他如此评价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和他拼命?

    “哼,我什么时候欺负别人了?只是学校真有两个家伙一直欺负我嘛。”月月有些难过,哼道,“你不帮忙就算了,还就知道要钱。好,你要,我给你。”打开抽屉,林某人只看了一眼,就傻眼了。天啊,这得多少?

    原来那里放了许多红票子,一叠一叠的:“你就不怕我杀人越货?”他开玩笑道。

    “如果你真这么俗气,我小姨也不会请你来做家教了。”月月鄙视道,“告诉你,我小姨看人眼光可是很准的。既然她放心让你过来,那就保证你一定不会有问题。”说完又不自禁加了一句:“何况我又不是傻子,看不出来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么?”

    这一句暖人心啊。林晚杰听得心中激荡。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终于有人夸自己是个好人,他无比激动啊。

    为了她这句话,他差点脱口而出“那我以后就免费帮你打架吧”。可话还没出口,月月已经把钱扔了过来:“这里是三千,一次一百,加路费报销一百,就两百。够你打十五次了吧?”

    看着手上厚厚的三千,林某人有些犯傻。这丫头真这么大方?想着之前娉娉给的三千拿去当了房租,现在这丫头又给三千,不知道会当作什么呢?

    他把钱放到桌子上,淡淡道:“等我帮了你,你再给钱也不迟。现在么,我自然不会收。”好吧,他承认自己被那句话给感动到了,现在也不想收这钱了。

    不过他还是打心底鄙视自己,哎,怎么就这么俗呢?难道我为了钱,真的可以出卖灵魂么?

    在高中的时候,他还是无忧无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习武玩耍,哪里用得着为金钱这种铜臭东西去奋斗?但如今不一样了,老爸给的目标太远,自己要是不努力攒每一分钱,恐怕到时候就回不去了。哎,苦命啊。

    想到这儿,他之前有过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如果这丫头能包养自己,那该多好啊?起码她的私房钱,就有许多许多……

    月月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但还是笑道:“好,既然你不收,以后我也不给。你要是收了,我也不用当作你替我打十五次架的钱了,就算合约金吧,怎么样?”

    还有这种好事?林晚杰知道,此时的自己,哪怕是一百块都能被收买到,更别说三千了。不过早中晚饭似乎有了着落,而且住的地方也有,这衣食住行,除了前后两样,似乎门门不差啊。

    难道自己真为了这么点钱就把自己的人格给降低?不行,绝不!这丫头都还是自己的学生,如果这样教她,那她以后会学成什么样子?

    脑海中挣扎了许久,他猛地把钱推开,说道:“好了,你要是有麻烦可以找我,这钱的事,以后就别谈了。”

    “呀,你真是我的好哥哥。”月月大喜,猛地就抱住了他,高兴道,“哥哥,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被她这样的美女抱着,而且她也不小了,年龄上几乎和林晚杰一样大。加上发育的比较成熟,身上也是香喷喷的,一股处子之香飘来,林某人不得不感叹:三千块换得美人一抱,值了!

    虽然心中很值,但毕竟是三千块就这样没了,他依然肉疼。轻轻推开她,林晚杰道:“你是女孩儿家,要矜持点。”

    月月嘻嘻一笑:“你是我哥,在你面前,我怎么样都行。”

    可人啊。林晚杰听得心中一阵火热,却不好表示什么。毕竟人家小姑娘是毫无心机,可自己除了龌龊心思之外,就是荡心思了,这不能比啊。

    他故作正经咳嗽两声,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你现在要好好学习,这样的话,哥哥就有奖金拿了,知道么?只要你成绩好了,以后考上庆安大学,就成我学妹了。”

    这最后一句是很有吸引力的,月月一震,说道:“哥哥你也希望我考庆安大学么?”

    “有哥哥在,可以照顾你,为什么不希望呢?”林晚杰眨眨眼,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事实上他对欧阳月感情也有些莫名其妙,既希望她学好,又把她当个小姑娘看待。

    不过她的发育,还有她平和起来为人处事,都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这让他很头疼。哎,还是赶紧教好她,然后拿钱走人吧。

    “好,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考上的。”月月似乎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看着林晚杰的眼神也有些变味了。这种味道,便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但是林晚杰却被看得浑身发毛。因为那眼神,似乎是吃定了自己一样,让他无比难受:“好,哥哥相信你,不过呢,你还是得用心学习才是。”

    此时的她,自然点头应诺。看着时间似乎不早了,林晚杰也就准备离开,哪知月月突然说道:“哥哥,你很缺钱么?”

    “缺……啊,不,我怎么可能会缺钱呢?”林晚杰讪笑,“你看我这么帅气的人,又这么有型,怎么可能会缺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先走了。”他挥手就走。

    “别。”月月一下子就急了,一把拉住他,就感觉到林晚杰手抖了下,不由咯咯直笑,“哥哥,你不会是没被女人牵过手吧?”

    林晚杰有些老羞成怒:“难道你经常拉男人的手不成?”

    似乎是被他模样给吓到,月月缩了缩脖子,笑道:“哪能呢?”说着脸红红的,又低声道:“我就拉过哥哥的手……”这话声音极小,但林晚杰却听得清楚,心中不由一暖。

    这丫头,还是让自己疼爱啊。

    他心中得意,嘴上却说道:“记住了,你的手,除了哥哥外,其他的人,都不要碰,尤其是男人,知道么?”说着松开她,却在手心挠了下。

    这一下,月月脸红到耳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爬虫一样,让她静不下心来:“嗯!”但她点头回答的声音,却非常坚定。

    哎,我这是怎么了,犯糊涂了么?见她答应的如此干脆,林晚杰反倒有些自责了。毕竟他与月月又没有什么关系,要说这关系吧,自己乃是她的家教老师。可这也算么?

    他心中后悔,又有些开心。毕竟一个女人答应自己这样的事,那是抱着什么样心态的?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应该是很幸福的。

    “好了,你好好学习,不过也别搞得太晚。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打电话给我吧。”林晚杰爱怜似的看了她一眼,出去了。

    看着他离去背影,月月抱着一本书,在那傻乎乎的笑。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甜蜜。她相信,从今天开始,自己一定是个幸福的女人。

    看着桌上的三千块,她更加觉得如此。

    林某人的没钱,她早看出来了,不然不可能刚上大一就跑出来做家教。而且他们应该要军训了吧?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呢?想着想着,她便笑了出来。

    不行,还是得好好看书,不然到时候成绩不好,小姨把他赶走,那可就糟糕了。

    林晚杰自然不知道她有这些想法,下楼的时候,见夫人还在那里看书,倒是有些惊诧:“夫人还不睡么?”

    “你过来。”夫人招招手,对林晚杰笑道,“这几天我看月月那丫头变化很大,这都多亏你了。”

    “夫人哪里的话?教书育人,既然我答应做她老师,那自然得教她做人道理,学习反倒是次要了。”林晚杰笑,笑的多少有些尴尬。如果刚刚那事被夫人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指着自己鼻子骂禽兽?

    “教做人道理,学习反倒是其次?”夫人听得一愣,仔细一想,可不是这样?多少学生在学校成绩那么好,可后来所取得成就反而不如那些成绩差的学生,这到底是教育制度的问题,还是其他原因呢?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做人道理会了,为人处事,自然就更加容易得心应手。

    “看来我请你来教她,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啊。”夫人感叹了一句,见林晚杰坐下,这才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