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准叫我林哥哥

    别墅内,欧阳若梦在客厅看报纸,欧阳月从楼上下来,就这么一直坐在沙发上。偶尔抬头看看外面,见没有一个人,心里不由闪过一丝失望。

    “怎么,你是在等谁么?”看到月月这副模样,欧阳若梦有些好笑。

    “啊,没事。”欧阳月一惊,立马盘膝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道,“今天晚上大明星南宫雪儿有演唱会,我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下来看电视。”

    “你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可得用心学习,别光顾着追星。”欧阳若梦淡淡一笑,“如果你真喜欢她的话,说不定哪天我可以把她请过来,让你们认识认识的。”

    “真的?”本来欧阳月只是拿这个做托词的,不过听小姨这么说,倒是激动了下,“那样最好了。”说着继续看窗外。那里,依然一个人影没有。

    “月月啊,你觉得那个林晚杰怎么样?”欧阳若梦突然说道。

    “什么?”欧阳月一愣,讪笑道,“他啊,老实巴交,做个老师勉强可以吧。”

    欧阳若梦看出她的言不由衷,倒是点头:“这样啊,看来我得把他辞退,然后给你找个还可以的家教老师,你说好不好?”

    “小姨,不用不用。我看他还是很好的,比之前那几个人好多了。”笑话,这家伙这么厉害,以后可以给自己做保镖打架的,如果把他赶走了,那还去哪找这种人啊。

    “是么?”欧阳若梦淡淡一笑,“留下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成绩要是不能提高的话,那别怪我把他辞退了。”欧阳若梦说了一句,继续看她的报纸。

    本来还在担心的欧阳月,一下子就没了担心的心情了。她情绪有些糟糕。

    她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个让自己称心如意的好老师,就这么要被小姨赶走了?也不是,只要自己成绩好,那一定就不会被赶走了吧?

    想到这里,她没心情等林晚杰了,急忙跑上去做作业:“小姨,我先看书去了。”

    欧阳若梦见了,摇头苦笑。她就知道,这丫头似乎很依赖那个家教老师,也不知道他们昨天去哪了,竟然让她有如此之大改变。

    今天的欧阳月,不论是打扮还是言行举止上,似乎都有了些小淑女。这看在欧阳若梦眼里,自然颇为欣慰。

    不过她知道,欧阳月的这一切改变,恐怕都是那个家教老师带来的。毕竟之前她已经很叛逆了,想不到他一来,她就有如此之大改变。

    如果让他继续呆下去,这丫头会和他发生些什么,恐怕谁都难料。正因为如此,虽然她觉得林晚杰不错,却也没有让他继续留下来的心思。

    “夫人你在?对不起,今天来晚了。”终于,林晚杰还是跑了过来。他满头是汗,看到夫人坐在那儿看报纸,有些不好意思道:“之前有些事耽搁了,真是对不起啊。”

    见他满头大汗,欧阳若梦一愣:“这天不热,你怎么会出这么多汗?其实来迟了也没什么,没必要这么急的。”她倒是笑着安慰道。

    “那个,我跑过来的。”林晚杰有些不好意思,“既然夫人把月月托付给我,我自然得尽心尽力,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事就耽搁她的学习呢?”毕竟自己是拿工资的,又不是白忙活,林晚杰坚信,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夫人听得一震,倒是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起来。本来林晚杰成绩就极好,让她已经很佩服了,想不到现在还能有这样一番话,起码证明他人品没有问题。

    欧阳月毕竟是个漂亮的大姑娘,最怕的是什么?那就是引狼入室。可现在看来,眼前这年轻人,显然不是一匹狼,而是一只可爱的羊。

    “没什么的,月月在楼上,你先上去吧。”夫人淡淡笑着,心情倒是好了许多,想赶走他的心思,也抛到九霄云外了。

    林晚杰自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就保住了饭碗,不然肯定祈祷,以后有机会,就多睡觉吧。要不是今天睡过了头,恐怕慢悠悠也都走过来了。

    看着林晚杰上楼的背影,欧阳若梦突然笑了:这年轻人,其实也不错。

    月月的房门并没有关,来到门口,林晚杰就看到,她倒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翻来覆去,就是静不下心来看。

    “怎么,我们的大小姐有心事么?”林晚杰敲了敲门,笑着走了进去。

    “啊,你来了?”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月月猛地坐了起来,见他走到凳子旁坐下,立马跑去把门关上,惊奇道,“你看到我小姨了么?”

    “怎么?”林晚杰一愣,说道,“看到了啊,她在看报纸呢。”

    “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这才是月月最关心的问题。

    “没有啊。”对她的话,林某人非常无语。不是她小姨和她说了些什么吧?

    “这样啊,”月月有些失望,不过也有些开心,起码小姨没直接没说要把他给赶走。不过总有这一天的:“那没事了,我看书啦。”她坐了起来,继续看书。

    见她说话说一半,还好林某人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也不太在意。见她认真看书,就一旁坐着,偶尔看一眼,自然能够发现问题,再给她讲解。

    不得不说,月月其实很有学习天赋的。虽然有些东西她因为没学习不会,不过林某人一讲解,她还是就懂得的,根本都不需要说第二遍。

    就连林晚杰都不得不感叹,如果这丫头全心全意用在学习上,那得多好?只是很显然,对花样年华的少女来说,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那是不可能的。

    在林晚杰的教导下,她飞速进步着。她也深怕自己学习不好,然后这老师被小姨给赶走了。因此学习起来,比昨日更加用心了。

    看她那用功学习的样子,林晚杰不得不感叹,其实这小姑娘,不仅人漂亮,就连学习起来,也是那么有范儿。

    眼看时间九点半了,怕是连他离开就半个小时,月月眼珠子一转,不想学习了:“林哥哥,我可不可以玩一会儿?”

    “玩可以,不过不准叫我‘林哥哥’。”林晚杰一瞪眼,凶巴巴道。

    “为什么?”月月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

    “因为这儿我是你家教老师,如果你叫的这么亲热,就显得我没有威严了。那样的话,我还怎么教你?”林晚杰也不怕告诉她。

    “嘻嘻,放心吧,我会努力学习的。”月月倒是不在意,而是笑道,“既然你不准我叫你林哥哥,那就这样吧,我叫你‘哥哥’好了。哥哥,怎么样?”

    林晚杰彻底拜倒,这丫头,还打蛇随棍上了?他皱眉道:“拉关系也得等到平时,不准在课堂上这样。莫非你和你老师也是如此?”

    月月撇嘴,对林某人无比鄙视:“我才不会和他们这样呢。”她突然可怜巴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母早逝,又没有兄弟姐妹,一个个孤零零的。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哥哥你,想不到你还嫌弃我,认为我不够资格做你妹妹。哎,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一听这话,林晚杰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丫头,也知道打感情牌啊?哎,我该怎么办呢?是直接教育她,还是真的让她叫哥哥呢?可那样的话,被别人知道,那会怎么想?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月月突然笑了:“好了,哥哥既然你不反对,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就叫我月月,我就叫你哥哥。”

    强买强卖啊!林晚杰一个头两个大,对这小丫头彻底无语:“好吧,不过在你小姨面前,你可千万别叫我哥哥,不然的话,会有很大问题的。”

    月月偷笑,她自然不会在小姨面前这么叫,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小姨会怎么说自己呢。

    她最怕的人就是小姨了,不过小姨向来都很讲理,这让她非常开心。但是见识了林晚杰的厉害后,她其实也很拍林晚杰的。不过这傻哥哥更讲理,而且对自己反倒也有些言听计从,这让她更加开心。

    “既然你是我哥哥了,如果以后有谁欺负我,你可得帮我出头啊。还有,我放学回来,你也要接我!”月月笑得很开心。

    “不是吧?”林晚杰大惊失色。去接她?怎么接?走路么?那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他立马反对道:“不行,你也知道我学习很忙的,哪有时间接你啊。再说了,你都有专职司机吧,哪里用得着我去接?”

    “切,我又不是二世祖,要什么专职司机?”月月鄙视,“只是小姨偶尔会去接我,其余时间,要么我自己开车,要么坐公车的。你以为我会那么招摇么?”她挥舞着小拳头,有些示威道。

    就你这丫头还不招摇?林某人差点没吐血。

    “好吧,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给你帮忙。不过说好了,去一次,路费什么的,你得报销。还有,如果要打架,你一架就给一百块,怎么样?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真收钱的。”既然还有这种外快可以赚,林某人自然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