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给你留了一碗

    当被大美女剥削的时候,本来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可在林某人眼里,此时的生活,无异于水深火热。

    本来有娉娉这个傻丫头被自己骗,被自己压榨,那可是皇上般的日子,逍遥自在啊。可多了个她表姐,那一切都反过来了。此时的自己,好比阶下囚,任人宰割。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想到这儿,林某人恨不得眼泪汪汪,哭他一场。不过他毕竟是个大男人,哭这么难堪的事,想想也就罢了。

    好,我淘米!量好三人的米,放好水,他用力揉搓着,恨不得把刚刚受的气,一股脑全发泄在上面。

    “表姐,你看那家伙是不是脑袋不正常啊?没事那么用力捏干嘛?”看着林某人那咬牙切齿模样,娉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推了推自己表姐,小声问道。

    “哦,他在练铁砂掌呢。你看,捏着捏着,米就成了熟饭,到时候就能吃了。想不到这家伙还有这样本事。”蒋泳倒是不在意,嘻嘻笑着。

    林晚杰自然听得清楚,心中更加懊恼。想着自己被她们当作小丑一样看,轻哼了声,不去发疯了。

    电饭锅煮饭其实很快的,十几分钟后,香喷喷的米饭味儿便闻到了。不过这时候并不能吃,见两女早就在外面看电视了,他觉得自己人生悲壮日子才刚刚开始,所以也懒得吃饭了:我去睡觉!

    信步往房间走去,娉娉突然叫道:“表姐你看,是大明星南宫雪儿呢!”接着就是一阵惊呼,显然是蒋泳也看到了。

    林晚杰转头一看,顿时有些好笑。不就是个唱歌的么,有什么大不了?原来电视上,正有个看起来非常清纯的少女,拿着麦克风,正准备唱歌呢。

    他自然知道,进入娱乐圈,那八卦绯闻就不断,洁身自好之辈,显然极少。所以他向来对这些明星什么的,都不感冒。

    继续走着,听着她们表姐妹唧唧喳喳的声音,他一阵头大。猛地把门关上,声音惊动到了娉娉,撇嘴道:“这混蛋怎么啦,吃老鼠药了?”

    “娉娉,你可不知道我刚刚抢回他那三千块,又说你不给他工资的时候,他那副苦瓜脸,好像死了亲人一样。”蒋泳笑着,显得非常得意,“娉娉啊,我们和这种人住一起,你可得小心点。你还小,也不怎么更事,可千万别被他骗了。告诉你,现在好男人不多,所以表姐我才一直单身呢。”

    蒋泳在学校也是校花一个级别的人物,而且又是大四了,这样的美女,一直单身,要么是她眼光太高,要么是有特殊癖好。很显然,她属于前者。

    “表姐,你看这小子怎么样?”娉娉倒是不在意,想起林晚杰昨晚还救了自己,来到学校也就两天,与他见面最多,发生的事情也最多,倒是有些好笑。

    “他没钱没势,本身也不怎么样,你如果喜欢他的话,小心阿姨棒打鸳鸯。”蒋泳提醒她一句,说道,“而且这小子畏畏缩缩,除了会烧菜之外,似乎什么也不会了。虽然他考上了庆安大学,但你们在一起的话,肯定没有未来。”蒋泳打了她手心一下,笑道:“你不会喜欢他吧?”

    “表姐你瞎说什么呢?”娉娉娇嗔不已,“那混蛋,倒贴给我都不要,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林晚杰早把两女对话听在耳里,忍不住摇头苦笑:让我喜欢你,那也是不可能的。有一个学生小魔女已经足够了,如果多了你,那我的曾绳玫怎么办?

    他已经有了目标,想着晚上还得去做家教,倒在了床上,不知不觉就迷糊过去了。

    “混蛋,吃饭了!”就在林晚杰睡得正香的时候,一阵吵闹声把他惊醒。睁眼一看,娉娉这丫头双手叉腰,正站在自己床前,凶神恶煞般拿着个鸡毛掸子,对着自己挥舞呢。

    “啊,你想干什么!”林某人吓了一跳,猛地就跳了起来。还好,这一次他穿衣服的。不过悲剧的是,他跳得实在太高,然后……砰咚一声!脑袋就砸在了墙上。

    “哎哟。”他惨叫一声,摸着脑袋,发疼的脑袋,也不知道肿了没有,心中那个怨念啊:“姑奶奶,你下次喊我,可不可以直接敲门?不然这样的话,会把我吓到的。”

    “咯咯……”娉娉大笑出声,“活该,谁让你不吃饭呢?哼,这儿是本小姐的地盘,本小姐想进来就进来,怎么了?不服你搬走啊!”

    搬走?笑话,怎么说也交了半年的房租,现在搬走,自己又不是白痴。

    “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交了房租,这儿怎么就是你的地盘了?哼,以为我那房租是假的么?”林某人自然不乐意了,哼道,“你信不信,下次我就裸睡了。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进来了。”

    “你,”娉娉大怒,这家伙拿裸睡威胁自己?哼,谁怕谁啊。她大怒道:“有胆量你就裸睡。告诉你,不管你裸不裸,我都会进来!”

    女魔头啊。林某人心中哇凉哇凉,对她是彻底无语了:“好,下次我就裸睡,你进来好了。”他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何况自己是个大男人,以前就有这习惯,还怕什么?哼,吃亏的是你又不是我。

    有些事就这么奇怪,男人看到女人**,那就是男人耍流氓。但女人看到男人**,吃亏的竟然还是女人,依然是男人在耍流氓。

    反正这种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在林某人心中,也是这般想法。

    倒是娉娉冷笑,自然不会相信这家伙真的敢那么做。反正已经决定了,以后有事没事,就来把他叫醒,看他如何做。

    “对了,现在几点了?”晚上还有自习呢。虽说时间没怎么确定,但八点之前,肯定要到的。林某人不是个喜欢爽约的,这样一天下来,可以教两个小时,那也是一百块啊。

    想想别人一个小时四十块,自己却有五十,真是苍天对自己不薄啊。不对,是欧阳若梦对自己不薄。

    “七点五十了,大明星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娉娉说了一句,哼道,“你快点去吃饭吧,不然到时候没得吃,可别怪我啊。”

    饭菜都是林某人做的,搞到现在还要娉娉来叫自己吃饭,真是丢脸啊。

    “什么,七点五十了?”林某人一惊,这可离家教时间不远啦。他赶紧跑出去,洗了把脸,见桌上有一碗饭,不过那菜,竟然一碟不剩,他欲哭无泪!

    “喂,都没菜了,你怎么才叫我吃饭啊?”林某人非常生气。这几道菜可都是我做的啊,你们怎么能全部吃光呢?

    “你说那个啊,太好吃了,一不小心,我就吃完了呗。”蒋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嘿嘿一笑,“这可是我们对你手艺的认可呢,你应该觉得光荣、知足才是。好了,饭我们给你留了一碗,先吃吧。”

    一碗?果然,电饭锅里,早就是空的了。林某人看了一眼,差点没吐血:“不了,今天没心情……”他刚说到一半,肚子竟然“咕噜噜”叫了起来。

    没办法,他只好过去把一碗饭给解决了。好在没菜还有水喝,以最快速度解决掉之后,他头也不回:“我去做家教了,你们洗碗。”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不见了。

    “这小子竟然还做家教,有人会放心他么?”蒋泳一呆,这小子,跑得也太快了吧。

    “嘻嘻,他那么穷,不做家教不就得饿死了?”娉娉倒是笑,“本来还以为他晚上出去玩呢,想不到是去做家教。不行,我也得去找个家教做做。”

    “你算了吧。”蒋泳瞪着她,“做家教可是不安全的。我听说啊,有些男人,就喜欢打着给孩子找家教老师的幌子,然后去骗漂亮女大学生。之后会发生什么,你也知道吧?”

    娉娉听得吐了吐香舌,果然被吓到了:“啊,那这坏蛋去做家教,会不会有的女人来骗他呢?”

    蒋泳有些好笑:“连你都觉得这小子不上档次,没品位,还遭人厌恶,你说会有女人喜欢他么?”

    这倒也是。不过娉娉听着,怎么总是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劲呢?这家伙就真的这么令人讨厌?不应该啊。

    她对林晚杰感觉比较奇特,真要说他一文不名,什么都不是,倒也说不出口。不过现在听自己表姐这么贬低他,又有些不爽。不过自己与他好像也合不来的,就不帮他说话了。

    眼看大明星演唱会就要直播了,两女笑嘻嘻就看了起来,桌上的脏东西,早就忘了收拾,反正有个男保姆在呢。

    笑话,虽然答应他不用他洗碗,但没说不能把碗放那啊!

    如果林某人知道他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去和她拼命:哼,把老子当傻子耍呢?

    不过现在他并不知道,一路狂奔在路上,心中暗骂:如果有那几千块,现在就可以打的过去了。不然迟到了,会被人笑话的。

    他自然不知道,欧阳月那小姑娘此时不仅不会笑话他,还很担心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