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一展厨艺

    “你不是说自己很有钱么,那你肯定不太在乎了。要不这样,你要是输了,就把你不在乎的钱,随随便便给我个三五千好了,怎么样?当然,要是我输了,就免费给你做一个月的饭。如果你嫌弃不好吃,那我就天天给你买饭回来。当然,这钱还是得你掏。”林某人此时最缺的就是钱了。正所谓一分钱憋死英雄汉。

    在他心中,自己自然是个英雄,还是个大英雄。虽然现在没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是他一直坚信,以后的自己,一定可以做大事的。

    当然,什么是大事呢?那就是,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可以住豪宅,开好车,得到享受与满足。在她心中,自己就是她的天,她的一切。在自己心中,她也是自己的一半。

    说来说去,林晚杰其实就是个上不得台面,只想着自己与心爱的女人的人。

    “好啊,我出钱,你出劳动力,其实也蛮划算的。”娉娉听着,想到自己虽然晚饭就可以在家吃,午饭在学校吃,但如果有了这个免费跑腿的话,哼,以后还不整死他?随时随地都可以说自己饿了,然后让他买饭过来。哈哈,这样的话,他如果惹了自己,就这么折磨他,应该很有趣吧?想到这儿,她笑出声来。

    “你笑的这么奸诈干什么?”林某人心中一跳,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有么?我没笑啊。”娉娉憋住了笑,自然不让他知道自己为何发笑。哼,不然的话,他还敢和自己赌么?

    既然到了这一地步,两人也无需多说了。来到厨房,娉娉就开始展示她的厨艺。

    只是她拿铲子的姿势,就让林某人笑了出来:“大小姐,你要是不会的话,就让我来吧。就你这样子,还怎么做熊掌啊?”

    “切,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了?我就会!”娉娉懒得理会他,拿起刀就切菜。林某人看得差点没吐血:“大小姐,这菜都不用洗的么?”

    “谁说不用洗了?我这不是先切了再洗么!”娉娉脸一红,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不洗菜就烧菜。气呼呼道:“本小姐烧菜自成一家,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还是看着吧!”

    林某人听了,也就不去说她,自然看着。见她转头去洗菜,接着又切,再放到锅里烧,连油都不放,心中狂笑。

    “哎呀,糊了!”菜一到锅里,就发出滋滋声,是因为上面有些水,炸开了。但是因为没油的关系,很快就糊了。

    娉娉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到了放水。可是水一碰到热锅,就炸开了,吓了她一跳。

    又炒了几下,糊味继续,她终于愤怒了:“这什么破菜,不炒了!”她扔下铲子,气呼呼就要往外走。

    “喂,这是不是说明,你自己不行了?”林晚杰见了,终于忍不住说道。这一下,该轮到自己表演了吧?哼,不就是燕窝熊掌么,看本才子用普通菜就能烧出一盘来。

    “你看不到啊。”娉娉虽然不想承认自己不会,但刚刚表现着实糟糕,气呼呼道,“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么,那你来吧。”

    “好,你看好了。”林晚杰嘿嘿一笑,把之前买的十多样菜全部洗了,又打了两个鸡蛋,先放到油锅里炸了下。

    接着又把黄瓜切成小片片,每样菜切的方式都不同,各种各样,看得娉娉是眼花缭乱。

    “喂,你怎么可以把黄瓜切得都这么均匀?还有这茄子,一个个小布丁一样,你是怎么做到的?”娉娉见了,心中诧异。

    “嘿嘿,家传绝学,恕不能外说。”林某人笑嘻嘻的,突然心中一跳,说道,“当然了,你如果想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你会教我?”娉娉刚刚展示了下,知道自己手艺实在不行。虽然她不在意,但如果能切成他这样,刀法干净利落,还快速的话,那样说出去也光荣啊。

    “当然。我说啦,外人是不会教的,但‘内人’的话,那我自然会教。”这是占便宜的好事,既然说出来了,林某人索性大胆一点。

    “内人?”娉娉沉吟了下,突然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忍不住暴怒,“林晚杰,你找死啊!”说着拿起那菜刀,就追了过来。

    “你干什么!那可是刀啊,会死人的。”林晚杰吓了一跳,赶紧躲开。笑话,要是不小心被菜刀碰了一下,受伤了的话,自己到哪去偷钱治病?

    “嘿嘿,就是刀我才拿着,不是刀,我都不拿!”娉娉显然知道自己手中的东西是什么,所以笑起来也无比奸诈。哼,她就是要给这家伙好看,谁让他胡说来着?

    “好啦,我要烧菜了,你还是罢手吧。”被她追了一圈,林某人实在是害怕了,赶紧说道。现在能阻止她的,也就是自己的正事了。

    “切,你以为我傻啊?让你欺负了,就这么放过你?”娉娉显然不答应。

    “你是不是怕输了?怕的话,就早点说嘛,大不了那钱我不要就是。”见她不答应,林某人改用激将法。

    果然,这一招立马就奏效。只见娉娉停了下来,拿着菜刀气喘吁吁:“你来,如果你做不出来,看我不一刀砍了你。”

    林某人真有被她吓到,见她站在那里,但手中菜刀晃悠悠的,心儿狂跳。如果这丫头突然犯傻,给自己来那么一刀,那不就送命了?不行,一定要先把刀夺下来。

    “那个,你把刀给我,我要切……咳咳,切鸡蛋呢。”所有的菜都切光了,他只看到还有几个鸡蛋放在桌子上,不由傻笑道。

    娉娉哪里知道鸡蛋是不用切的,闻言倒是真的把菜刀递了过去。看着手中菜刀,林某人傻眼了。这是真的要切鸡蛋呢,还是把菜刀给收起来?如果收起来,她肯定会问的吧?

    他突然明白,自己这个要菜刀的方式,是多么地傻帽。

    “那个,我切鸡蛋啦。”不管怎么说,这鸡蛋总是要切的,所以他就开刀了,“你要不要出去下?我怕溅你一身!”

    “切,切个鸡蛋,有什么大不了?”娉娉显然不知道他要如何切鸡蛋,闻言鄙视了下。

    好,既然你不怕,我还为你考虑什么?林晚杰心头好笑,把碗放在桌子上,然后……然后拿起菜刀,左手扔出一个鸡蛋,擦擦!就是一刀下去,顿时那蛋白、蛋黄,漫天飞了出去。

    “啊,你这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娉娉身上果然被溅了许多,忍不住大叫,“我要宰了你!”她刚要动手,就看到林晚杰把菜刀竖了起来,正对着自己,忍不住一跳:“哈,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我刚刚说什么了?”

    “你说,你该去换衣服了。”林晚杰有些好笑,原来这丫头也害怕啊。

    娉娉愤怒转身离去,然后来到了浴室,果然是洗澡换衣服去了。

    林晚杰一个人在厨房里,终于可以放开手脚,点火开工。这一下,他展示出了自己真正厨艺,那真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啊。

    只见火花飞舞,菜肴破空,清香袭来,一道香喷喷的熊掌就完成了。当然了,这熊掌看起来乱糟糟的,但是被林某人一抖,那菜便长了眼睛似的落在盘子里,成了一道真正的熊掌。

    再加上一些佐料,配以颜色、方位,他心中好笑:这下那丫头尝到了,一定会认输吧?可千万别耍赖啊。

    正想着的时候,就听到了娉娉的声音:“啊,什么东西这么香?”等她来到厨房一看,顿时就傻眼了:“熊掌?”

    “嘿嘿,你尝尝。我也没见过熊掌什么样子,菜样子更没见过,只好摆出一副熊掌样子来了。”林晚杰解释了一句,递给她一双筷子,就让她尝鲜。

    小心翼翼夹了一块,就感到芳香四溢,色香味俱全。娉娉心中暗赞,嘴上却不说,放到嘴里,顿时觉得滑而不腻,香而不浓,一口吃下去,满嘴生津。

    “喂,怎么样啊,好吃么?”见娉娉不说话,林晚杰有些傻眼了。大小姐,不管好不好吃,你都得说话啊。

    “哼,先把另外几道菜烧出来,我再给你评价。”娉娉心中爽极,但她哪里会说?笑话,现在正是尝他手艺的时候,能多吃一样是一样,如果现在就说了,他不烧接下来的菜,那怎么满足自己的胃口?

    林某人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见她坚持,也就顺势操起了铲子,点火开工。

    这一下,娉娉倒是见识到了林某人的厨艺。看他那滑溜动作,锅里冒火,她更是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赞叹。只是这动作太过隐秘,林某人是看不到的。

    只等他另外一道菜烧好,林某人还没说话,娉娉忙道:“你别动,我来尝尝!”她用筷子搛了一块放到嘴里,依然是满口生津,吃下去口齿留香。

    “马马虎虎吧,再把另外两道菜给烧出来,我看看。”娉娉简单说了一句,忍不住又用筷子夹菜。

    见她吃的香甜,林某人这才明白,原来她不是真不喜欢,而是说反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