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你今天真帅

    他林晚杰虽然说不上冰清玉洁,但起码也是花儿一般纯洁,怎么能是个棍呢?这矬男兀自胡说,自己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说,我就说怎么了!”林晚杰嘿嘿一笑,说道,“我说让你滚开学校,还是回到你的大熔炉里去练几年再回来吧。小子,地球很危险的!”

    “我干!”矬男终于受不了了,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抬手就打。他功夫确实有三分在手,打起架来那也是厉害非常,不然之前那两个人,也不可能被他一下子就放倒了。

    现在看到林晚杰一个人柔柔弱弱模样,他自然不怕。哼,来十个八个大汉,自己都能收拾掉,何况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子?

    所以他自信满满,猛地就冲了过来,抡起拳头就朝着林某人脸上招呼。

    林某人冷笑,见四周响起了嘘声,倒也不在意,而是右手擎出,一下子接住了他的拳头,跟着冷笑:“我说地球很危险,你偏不信!”说着轰的一声,直接就把这矬男给甩出了老远。

    “怎么样,这下知道不仅仅你厉害,我也很厉害了吧?”见不少人吃惊看着自己,林晚杰自然不在意。哼,自己来找娉娉麻烦的,但娉娉怎么说都对自己“有恩”,哪里容得别人去欺负她?那不是不给自己面子么。

    所以他一上来就是狠招,直接打得这家伙趴在地上,久久不能爬起来,只能惊恐看着林晚杰:“你,你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我,我可是练了十多年的!”

    “管你练了多久,还不是学艺未精!”林晚杰自然不在意他练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有多么厉害,收拾起这家伙来有多么轻松。

    因此这一搞定,他看也不看,只向着娉娉走了过来:“好了,我们走吧。”

    娉娉被他一看,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天,这小子不会真没钱,受了委屈,现在要来找自己报复吧?那自己多冤枉?我可是准备去给他付账的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儿人多,想追自己的更是不少,想不到大学这么乱,一个个饿死鬼一样,搞得自己招架不住。

    她自然不想多呆,一听林晚杰这话,忙道:“好,我们走吧。”说着就过来拉他的手,心中暗道:现在给你点甜头,过会儿看你怎么好意思欺负我?

    她得意想着,却不料林某人不经意避开了,冷笑道:“欺负我是不是很好玩?我倒是也有些手段,你要不要试试?”虽说娉娉对自己“有恩”,但有恩了,不代表有仇就不报啦!林晚杰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儿,所以并不理会娉娉的示好。

    但这一幕看在其他同学眼里,那就不一样了。

    “擦,之前那么多男人追这个美女,她都不同意,现在她主动去拉那男人的手,不料他拒绝了。这男人是傻子么?或者是基佬?”

    “老天啊,怎么就不让那个美女来拉我呢?如果她拉我的手,那我愿意跟她去天涯海角啊!”

    无数单身男人哀嚎着,心中所吃的醋,几乎可以把翡翠湖里的鱼儿给酸死。可任凭他们如何嚎叫,娉娉与林晚杰都是不理会的。

    走过矬男身边的时候,林晚杰淡淡一笑:“如果你想报复,就尽管来找我,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些什么本事。”他最不怕的就是报复了,正比如今天郑刚带着他哥哥来报复自己一样。

    矬男冷笑,终于站了起来:“小子,不得不说,你很厉害。但是你敢说我学艺未精,这就是你不得好死了。明天就是军训,你等着吧!”

    林晚杰倒也没在意他的威胁,反而一笑:“恭候你的大驾!”他以前在高中,尚且“龙潜于渊”,如今猛龙过江,蛟龙出海,自然是天大地大,任其遨游了。

    所以对这些喜欢欺负人的人,他也抱着一个心思,那就是能打就打,能骂就骂,非要打到他害怕,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虽说这样太过张狂,但哪一个少年没有张狂的心思?只是一般人没有本事,掩饰的很好,而林晚杰恰好有这张狂的本领罢了。

    “林晚杰,你今天真帅。”“林晚杰,偷偷告诉你,我有点喜欢你了。”“林晚杰,你哑巴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走在路上,娉娉看到林晚杰冷着脸在前面,心儿扑通扑通狂跳。她不过是个学生,虽然很任性,很霸道,但也很正义。

    只是今天这事确实是她做错了,本来只是想处罚他一下,可不管怎么说,到头来都是自己的错,所以她觉得应该赔礼。

    可是不论她怎么说,林晚杰都不听,反而一味只知道往前走,好似前面有人欠他钱。

    “我累了,不走了!”感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娉娉突然坐在了湖畔的石凳上,捶着白嫩小腿道。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林晚杰冷冷看着她,哼道。虽然不想这样对待她,但林晚杰知道,不能太惯着她了,不然这丫头以后还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来整自己。

    有时候,对待某些人,就该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而不是把自己柔弱一面表现出来,让他觉得自己是好欺负的。很显然,娉娉就是这种人。

    “说什么?你是说中午吃饭的事么?”娉娉自然有话要说,气愤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上洗手间,就出来了,因为我知道旁边有个公厕,那儿比较干净卫生。哪里知道,这一出来就看到了郑刚。也不知道他发了哪门子疯,竟然说自己之前帮了他,他喜欢上了我。然后一大群人就追着我。你想啊,我一个清白姑娘,怎么能让他追呢?所以我就跑啊。就这样,他一路追,我一路跑,一直跑了两个小时,这才被他们逮到。”

    “后来呢,他就让人把我围住了,又向我表白。我烦不胜烦,就大喊救命。终于不少学生听到了,围过来一看,见郑刚人多势众,也不敢冲上来和他们拼命。后来僵持到那个矬男出来,吓走了郑刚,他又跑过来献丑。接下来你就出来啦。”

    娉娉越说越气,哼,这都是些什么破事,怎么就让自己遇到了呢?

    “你能跑那么远?”林晚杰盯着她看了下,见她大腿都没自己胳膊粗,有那么厉害么?

    “哼,小看我了不是?”娉娉嘻嘻一笑,说道,“在高中的时候,我可是长跑冠军!而且参加过市里举行的马拉松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能跑两个小时也确实可以。

    只是他们几个大男人,真的就追不上她一个弱女子?林晚杰有些纳闷。可是一想到她的诡计多端,忍不住就是一个寒颤。这丫头,聪明得很,想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追到的。

    这样看来,自己还冤枉她了?

    林晚杰轻声一叹:“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以后那个郑刚再去找你的话,你打电话给我,我帮你收拾他。”说到这儿他就想起,自己还没有娉娉的号码呢,便要了。

    娉娉也不在意自己的号码给他,但是给了之后,却又嘻嘻一笑:“为什么那郑刚找我,就给你打电话啊?他又不会吃了我。”

    是啊,为什么他去找这丫头,自己就去教训他呢?林晚杰一愣,看到娉娉大笑起来,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忍不住哼道:“你爱叫不叫!”

    娉娉是林晚杰到学校后遇到的第一个大美女,虽说一开始见面不怎么欢喜,但经历了这许多,要是对她还没有任何了解,没有一丝好感的话,那他也枉为男人了。

    不过这好感终究是好感,他已经做梦都想追曾绳玫了,只得把这好感压下去,不让它生根发芽,省得以后牵扯太多,说不清。

    “嘻嘻,叫,当然叫啦。”娉娉笑得特别开心,仿佛打了胜仗一般。她看着林某人,笑道:“昨天看你畏畏缩缩,以为你是个好欺负的,所以就拿你做挡箭牌,想不到今天看来,你也挺男人的嘛!”

    这是什么话?林晚杰听得窝火,忍不住哼道:“我一直都很男人,要是你不相信的话,嘿嘿……”

    “你笑的这么奸诈干什么?”娉娉大怒,双眼喷火看着他。

    “嘿嘿,我可不敢说,不然你还不扒了我的皮?”林某人好死不死又加了一句。

    前后一想,娉娉就知道,这家伙果然没想什么好东西,顿时暴怒:“林晚杰,你去死吧!”本来林晚杰已经坐了下去,和娉娉坐在一起,让不少走过的学生羡慕不已。

    没办法,能在学校泡到个女朋友,虽然说不太难,但能泡到这种美女的话,那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毕竟一个学校校花级别的美女极少,被人追到的,就更少了。可是在外人眼里,林晚杰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但是这一下,他们却忍不住狂喜。因为他们看到,那个美女大喊一声之后,竟然出脚直接把那家伙给一脚踢出了石凳!

    哇嘎嘎,这种好事,真是大快人心啊。一个个嫉妒林晚杰的人,心中恶毒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