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以后做我护花使者

    肖怀旦?一想到这个名字,林晚杰就忍不住大怒;“够了啊,我可不叫肖怀旦,我叫林晚杰!”

    “嘻嘻,你就是小坏蛋,还必须是小坏蛋!”娉娉才不管他叫什么呢,反正已经决定了,以后“小坏蛋”就是他的名字。

    “你这是欺人太甚。”林晚杰有些头疼,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欺负自己呢?莫非自己长得就是一副容易受欺负的模样?

    他走到镜子面前照了照,不像啊,长得虽然有些黑,但很帅啊。他摸了摸鼻子摸了摸脸,却逗得娉娉哈哈大笑:“丑八怪,你这是做什么呢?”

    “谁是丑八怪?”林晚杰心头冒火,这不是刚刚发现自己变帅了么,怎么又成丑八怪了?

    “除了你,这儿还有别人么?”娉娉哈哈大笑,显得非常得意,“哼,就是说你了,你能怎么的?”

    “……”我还真不能把你怎么样。想起她之前在外面等自己,现在即便是嘲笑自己,也罢,就让她开心个够吧。

    林晚杰给自己找台阶下,心中却郁闷非常: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她一个女孩子,有必要一般见识么?没,当然没!

    他握紧了拳头,哼道:“好了,我去洗澡,你赶快睡觉去吧。”说着自然不再理会她,独自去了浴室,果然是洗澡去了。

    “你没衣服换吧?”见他就这么赤手进去,娉娉忍不住偷笑。

    “你有?要不借我一件!”林晚杰一呆,这才想起自己果然是没有,忍不住嘿嘿笑道。

    “混蛋,你欺负我!”娉娉大怒,红着脸嗔了一句,赶紧跑到自己房里,再也不好意思出来了。只是一想到他没换洗衣服,又忍不住好笑:自己是该送给他一件呢,还是就这样让他穿着脏衣服?切,他是谁啊,凭什么自己送衣服给他穿?何况自己的都是贴身女式内衣,哪好意思送给他?

    娉娉羞恼半晌,终于倒在床上,大睡起来。

    林晚杰自然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他穿着原先的衣服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两女也早都睡了。看着自己的房间,他有些无语轻叹:哎,那么多东西,我该怎么睡呢?他倒是没想到,花了七百块,竟然被骗了,真是悲剧啊。

    只是当他到房间的时候,突然双眼一亮:咦,东西都搬走了?不是吧?看着有十几平米的大房间,他突然无比欢喜:也不知道是房东搬的呢,还是娉娉那丫头搬的?只是不管谁搬的,这一刻,他都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温馨啊!

    倒在床上,这一觉睡的无比香甜。他从来没有这一刻觉得,娉娉那丫头对自己是如此的好。多么可人的一个小姑娘啊。

    至于一开始的见面,以及后来的假冒男友做挡箭牌,早被他给忘到旮旯角落里了。

    “小坏蛋,起来啦!”就在林某人睡的香甜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跟着他就闻到一股股香味,睁眼一看,嚯,竟然是娉娉拿着碗在吃饭!

    “什么东西啊,这么香?”林某人并没有裸睡的习惯,所以衣服还是昨晚那么多。当他抬眼一看,就看到那碗里面冒着香喷喷的热气。

    “嘻嘻,好吃哦。”娉娉嘻嘻笑着,显得非常开心,“这是我表姐做的,一般人可没那个福气尝到呢!”

    她见林某人还是没有反应,不由过来踹了他一脚:“快点起来啦,吃早饭了。”

    看来不起来是不行了。林某人赶紧起床,然后想去刷牙,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牙刷。岂止没有牙刷,他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啊。

    娉娉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嘿嘿直笑,也不说话,只等他去了洗漱间,这才龇牙咧嘴道:“哼,不让你发现本小姐的好,还真把自己当个宝了。”

    果然,当林晚杰来到洗漱间之后,看到台子上面放的新牙刷与毛巾时,忍不住激动地流泪:感人啊!这小丫头,对我太好了,这让我怎么办才好呢?如今自己身无分文,又别无常物,莫非得以身相许才行?他嘿嘿笑了两下,心中得意就别提了。

    很快洗漱完毕,出来后见蒋泳坐在那儿吃早饭,不由一笑:“蒋小姐早啊!”

    蒋小姐瞪他一眼,对他这话彻底无语。自己都做好了早饭等他吃了,难道还早么?他真就这么不客气,以为这是他自己的家啊。

    她又哪里知道,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这些事可都是自己做的啊。如今让他享受到这温馨无比的早餐,心中感动稀里哗啦,就差没把眼泪给流出来了。

    “快来吃吧,吃完了我还要洗碗呢。”一听这话,那是不用自己洗碗了,林某人心中大是激动:“好嘞,这就来。”

    快速来到厨房拿了碗,盛了碗稀饭,一溜烟就吃光了。见两女吃惊看着自己,他嘿嘿直笑:“昨晚没吃,饿坏了!”岂止昨晚没吃,这几天可都没吃饱过啊。

    特别是现在身无分文,更是不堪,这让他林某人,堂堂一个大男人,情何以堪啊。

    好在他脸皮通过昨日已经变厚了些,倒是不在意,哗啦啦把锅底吃了个通透,这才擦嘴道:“好吃,好吃!如果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死也值了。”

    “你做梦啊!”娉娉瞪着他,哼道,“你就交了八百块,包吃包喝包住,还要人给你做饭?哼,你倒是会享受啊。”一听这话,林某人心就凉了半截。说到底,还是要钱啊。

    他心中大感挣钱不易,没钱艰难,心中倒是决定,一定要好好教月月那个小丫头,挣些生活费。不然休说大学四年,恐怕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下去啊。

    “我要去学校,你去么?”见林某人吃完了,娉娉嘟着嘴说道。虽说她昨天已经报道过了,明天也是军训第一天,今天是自由日子,可总不能在这呆一天啊,那也太无聊了。

    “好啊。”反正林某人也是无处可去,家教也是下午,就去学校打发下时间好了。

    蒋泳虽然也是学生,可已经是大四了。大四没课,可以去找工作实习,也可以呆在学校,随便他们自己。蒋泳已经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倒是要上班的。

    她笑着和娉娉说了几句,又打量林某人几眼,那眼中奇怪意味,差点没让林某人噎死。怎么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呢?他心中暗想。

    “小坏蛋,你是不是特讨厌我啊?”和林某人走在通往庆安大学的路上,娉娉倒是一直板着脸。见林某人都不说话,忍不住先道。

    “哈,怎么可能呢?你这么漂亮、善良、温柔贤淑,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林某人说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了。这丫头,哪里有一丝温柔贤淑啊?根本就是个小辣椒,就快赶上泼妇了!

    “嘻嘻,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娉娉倒是信以为真,显得特别开心,“那这么说,我如果叫你做什么事,你一定会答应我了?”

    还要做事?林某人心中暗叫糟糕,刚要拒绝,就看到她嘟着嘴轻哼道:“我就知道你撒谎骗我。哼,看你样子,显然是不想答应了。”

    天,这都被她发现了?林某人大呼冤枉,忙道:“哪能呢!你也不看看我,我是那样的人么?何况如今我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正所谓拿人钱短,吃人嘴软。说吧,有什么能够为你效力的,绝不推辞。”

    “嘻嘻,这才乖么。”娉娉手一挥,显得非常开心,“都说大学不禁恋爱,你也看到了,昨天就有人追着我满校园跑。你也知道,本小姐天生丽质,长得又是绝美,这追我的人呢,肯定是大把大把。好了,本小姐看在你我将要同学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以后做我护花使者,怎么样?咦,你苦着脸干什么?不想答应么?哼,告诉你,想追我的人,没有一个团,怕也是有一个营呢。你不答应,我可就把这个好机会给别人了。”

    昨晚看到林晚杰的厉害后,她倒是觉得,以后如果有了这家伙保护自己,一定可以抵挡不少苍蝇蚊子。不过这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还得治治他。

    仔细打量她一会儿,果然,真如她所言,长得天生丽质,虽不能说是绝美,但容貌自然也是上上等。唔,这种好事落到自己头上,该答应么?林某人为难了。

    要是其他男人听到娉娉这话,恐怕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给她看。可林晚杰知道她诡计多端,绝不是这么好说话之辈,还给自己这么光荣的事。阴谋,一定有阴谋。

    想到这里,他自然要三思而后行。

    “喂,你要还是不说话的话,我可喊非礼了。”见他还在犹豫,娉娉当即就怒了。

    “什么!”林晚杰大吃一惊,赶紧离她远点,惊恐道,“你别吓我啊,告诉你,我可不是被吓大的。别说我没非礼你,你要是喊了,我可真就非礼了!”

    娘的,自己一个大好青年,不为五斗米折腰,怎么能败给一个小姑娘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他坚决要维护自己男性尊严,绝不能让这小丫头得逞。没错,一定要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