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等等吧,我很快的

    林晚杰看着看着,忍不住后背发凉:这丫头果然是个小辣椒啊,怎么就可以这么狂踩呢?别说自己只是毁了他命根子,如果照她这样踢下去,肯定会要了他命。

    杀人这种事,在大蜀山脚下来一次就够了,到了这儿,倒是千万不能如此明目张胆。

    他可不是个杀人狂,也不喜欢杀人,要不是今天实在是气愤,那个什么明哥还拿着把枪要杀自己的话,他也不会下如此狠手了。

    只是没想到,到了晚上,又遇到这种事。如果自己不制止,恐怕这丫头真会踩死他吧?想到这儿,他忙道:“够了够了,你要是再这么踢下去,他就死了。”

    “啊,不是吧?”娉娉吓了一跳。虽然她也很气愤,可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所以还是吓了一跳。

    只是想起最近听说有个小姑娘被人强bao时反抗,后来被杀了,那男的却被判刑甚轻,又止不住的恼怒:“哼,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完果断又是一脚踩在他脸上。这一下,他不仅命根子被毁,恐怕那张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的脸也被毁了。

    林晚杰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招狠的,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脸蛋。自己可是个帅哥,就靠这张脸混饭吃呢,如果哪天被她这么来上一脚,那……

    他心中吃惊,嘴上却道:“好了,我们快点走吧,不然警察来了就不好了。”似乎应和他的话,果然就有警报声响起,顿时吓了娉娉一跳。

    “你这乌鸦嘴,警察果然来了。喂,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跑啊!”娉娉大喊一声,见林晚杰还站在那儿,又气又怒。

    怎么轮到自己跑了?林晚杰有些无语,不过看这丫头跑得飞快,自然不甘落后,立马追了上去。

    还别说,今天他二人虽然在学校已经表演了一番跑步,但那时候的速度,与现在相比,还真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莫非这就是人在潜力逼迫时所激发的潜能?

    只见他二人一阵风似的逃离了这里,很快就来到良苑小区。看到良苑小区,林晚杰愣了一下:“你回去吧。”

    “怎么,你不回去?”娉娉听了似笑非笑,“莫非你身上还有钱可以住宾馆不成?”

    他身上自然一毛钱都没有,听了这话,摇头苦笑:“你不是不喜欢我么,就算我回去,到时候还被你给赶走,有什么用?既然这样,索性不回去好了。”

    “谁说我不喜……”娉娉差点说急了,顿时大怒,“好啊,你爱回不回,不回拉倒。给你三分钟,如果你回去的话,就跟我走,不然一辈子都别回去了。”

    刚好一对老夫老妻搀扶着走过这儿,听了这话,老婆婆笑道:“老头子你看,现在的小夫妻啊,也是这么爱耍性子。这大晚上的,不让自己男人回去,不是想把他往其他女人怀里推么?”

    “老婆子,你瞎说什么呢。我可是正经了一辈子啊。”老头子立马辩解起来。

    两人都笑,却听得娉娉与林晚杰一愣一愣的。这,他们是在说我?嘿嘿,小夫妻?这个称呼倒是不错。

    偷偷看了娉娉一眼,见她脸色发红,林晚杰那个感慨啊。如果她不是小辣椒,那该有多好?不过那样的话,她也就不是娉娉了。

    这真是个矛盾的话题啊!

    娉娉脸红不已,也不说话了,嗔怪瞪了林某人一眼,埋头就走。林晚杰见了,急忙跟上,叫道:“哎,哎,等等我啊。”

    当两人来到四楼门口的时候,娉娉突然停了下来,哼道:“我表姐肯定睡了,你进去别说话啊。不然吵到了她,看我不揍你。”说着握了握拳头,一脸凶巴巴模样。

    林某人点头不跌。笑话,好不容易回来了,他哪里敢不同意?

    当娉娉打开门先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表姐睡眼朦胧坐在沙发上,眼睛都没睁就问道:“娉娉,找到他了么?”

    “啊,表姐你说什么?”娉娉一呆,不料表姐竟然会这么问。

    “你不是出去找他么?那小子,跑就跑了,他又不是小孩子,你那么在乎做什么?”娉娉表姐显然没有发现林晚杰已经回来了,忍不住笑着摇头。

    娉娉脸儿羞红,使劲跺跺脚,飞也似的向自己卧室跑去:“表姐!”却依然忍不住娇嗔。

    林某人把门关上,听着她二人对话,心头却止不住一暖。之前就看那丫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想不到是在找自己?天,这要不是无意中听到的,打死他都不信啊。

    想到这里他心中无来由一阵温暖:也许娉娉这丫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凶巴巴,其实关心也可以表现在行动上的。

    他感到无比欣慰,对她所做的那些事,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反而心中决定,以后对这丫头一定要好一点!

    “呀,你怎么回来了?”听到关门声,娉娉表姐忍不住睁眼一看,就看到林晚杰站在门口,忍不住惊呼一声,拿起一旁枕头就往自己腿上放。

    没办法,现在天热,她穿的清凉,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到什么?好在自己动作快,希望他什么都没看到吧。

    本来林某人是什么都没看到的,但是被她一声惊呼,反而就看到了。见她遮住了春光,忍不住好笑:“房东,我先洗澡了!”这一天可真够累的啊。

    房东?娉娉表姐大怒,自己又不是无名无姓,用得着叫房东么?她冷笑一声,哼道:“我叫蒋泳,你以后就叫我‘蒋小姐’好了。”

    蒋小姐?林晚杰差点没吐血,对她这称呼显得极其无语。早知道这么叫,还不如叫你房东呢。

    不过人家说了,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他只好委屈道:“蒋小姐,那我先闪了。”

    他自己房里是没有浴室的。而且偌大房间,只有一个公用浴室。没办法,林某人只好去公用浴室。

    当他刚要进去的时候,娉娉突然打开了门,见他进去,忙叫道:“哎,你别急!我上厕所。”

    林晚杰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冲了过来,手中拿的是衣服,然后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之留下站在门口的林某人发呆。

    “喂,你不是上厕所么,还拿衣服干什么?”他大呼。

    “哦,我先上厕所,再顺便洗澡。怎么,你也要洗澡么?”娉娉笑的开心不已,“那就等等吧,我很快的。”

    林某人差点没吐血,今天已经是第二次等人洗澡了。莫非自己和洗澡有缘?

    他可不相信女人洗澡会很快,无聊回到沙发上坐着,蒋泳见了,立马正襟危坐,不让自己春光外泄:“嘿,这么晚了你还不去睡觉做什么?看你衣服这么脏,也不像是个勤快洗澡的人啊。”

    林晚杰吐血:“谁说我不勤快了?告诉你,在家的时候,如果一天不洗澡,就不准睡觉。没错,我衣服是有补丁,可这和洗澡有关系么?你知道为什么我衣服有补丁么?”他突然眨眼笑道。

    “为什么?”蒋泳好奇。

    “因为我太勤快了,天天洗澡,然后换衣服。你想啊,这衣服被我天天搓,自然就容易破了。”说着他嘿嘿直笑,打量着蒋泳上下身。

    以前只有她一个人住在这儿,随便惯了。现在多了个表妹和男性,她倒是不记得应该换个衣服。

    所以身上睡衣还是比较短的那一类,只要做下去,连大腿都不能全部遮掩。

    现在被林某人这一打量,感受着他火辣辣的眼光,蒋泳有种被剥光了的感觉,顿时恼怒不已:“就你爱干净,行了吧!”她猛地站了起来,拿着枕头砸了下去。

    林某人吓了一跳,一手接过,却嗅到上面淡淡香味,正是蒋泳身上的香味,忍不住心头一跳:这丫头,身上也是这么香啊。

    晚上一连闻了两个女人香,这让他青春血脉止不住膨胀。好在他定力尚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吸口气,看起了电视。

    电视上面放的是什么,他自然不在意,倒是右上角的时间一分一秒前进,他不由数着:“十一点零壹……”

    女人的话真的不可信,林晚杰彻底领教到了。娉娉说她洗澡很快就好,可一个小时过后,她才姗姗出来。

    显然她知道家里是多了个男人的,所以穿的相对保守些,却也掩饰不住她那傲人身材。

    林晚杰这才发现,原来最大的那个,不是别人,而是这丫头啊!

    不消说,她胸前尺码是自己目前所看到最大的那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就没发现呢?他眼睛有些直了。

    “狗眼往哪看呢!”娉娉才不和他客气,见他乱瞟,忍不住哼道,“再看的话,小心把你眼珠子挖了。”

    林晚杰吓了一跳。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睛被挖。好歹自己一个大男人,以后还要泡曾绳玫,哪能现在就被人给挖了眼睛?

    所以他立马转过头去,嘿嘿笑道:“娉娉,你这就自恋了吧。你因为我是在看你么?不,我是在看浴室呢。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没有热水了?纠结啊。”

    说着似乎一点不在意往浴室走去。

    娉娉听着,忍不住大怒:“肖怀旦,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