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你流鼻血了

    回去的路上,欧阳月倒没有成为乖宝宝,而是成了个话唠。

    “林哥哥,你是怎么变这么厉害的?怪不得你之前一点不怕还叫我把人给叫过来呢。”“林哥哥,我也想学武,你教教我好不好?”

    “林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刚刚杀人现在害怕了?哎呀,不是有我么!”

    车子是林晚杰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让欧阳月骑的时候,她说什么害怕到了,现在不敢骑车。可看她样子,哪里有半分害怕的模样?

    不过她一路问这问那,林晚杰还真有些受不了:“月月,你现在还是学生,虽说学武可以强身健体,但会耽误你学习的。”

    一听林晚杰有松口的倾向,欧阳月忍不住偷笑:“嘻嘻,是的么?那是不是说,如果我成绩上来,那就可以练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好好学习的。”

    听她这么说,林晚杰反倒不知说什么好了。也是,像她这么个弱女子,如果有武傍身的话,也未必是个坏事。

    对于自己的武功,林晚杰觉得没什么好私藏的。如果这丫头真的想学,也未必不可以教教她。当然,若是换了个人,他恐怕就得左思右想,到底该不该教了。

    应该是和自己是她家教老师有关系吧?他在心里给自己找到了个理由。

    不过他身子突然一僵,跟着就无言以对了。这丫头,之前不是很讨厌自己,不想抱着自己么?怎么现在又抱着了?他看了看车速,并不快啊!

    感受着“林哥哥”的强壮后背,欧阳月心中狂跳。唔,这多羞人啊。现在可不比刚来的时候,他开的那么快。自己可是主动抱着他的,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想法?

    “月月,女孩子要矜持些……”身为一名优秀的家教老师,林晚杰觉得,自己应该处处教他为人处世的道理。所以这事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总归让她知道。唔,没错,她父母早逝,她小姨又那么忙,这事不让自己这个“老师”来,谁来?

    “啊!”一听这话,少女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下子就松开了他的后背,脸红不已,“林哥哥,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不是你骑车,我怕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虽然有心还想抱,可一不好意思了。

    林晚杰无语,但她一个少女,首次看到自己杀人,害怕也是正常。他给对方找着理由,反倒不好意思继续说她了。

    就这样,当两人回去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

    欧阳若梦还没回来,那保姆看到欧阳月乖宝宝似的跟在林晚杰身后一道上楼,忍不住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你今天不是累了么?那就别学习了。等到明天我再来教你,怎么样?”眼看欧阳月回到自己房里,一下就倒在床上,直呼好累,林晚杰淡笑道。

    “啊,没有,我不累。”少女一下就跳了起来,嘻嘻笑道,“林哥哥,你看我像累的样子么?”她眨了眨眼,说道:“我先去洗澡!”说着拿件睡衣,就跑到了浴室里。

    她房子不小,就在房里都有浴室,所以也不用到外面。看着她一溜烟跑了进去,林晚杰彻底无语。这丫头,我都在这儿站着呢,她怎么就能去洗澡?她不是应该很讨厌我的么?他有些想不明白了。

    林某人终于发现,耳朵好也是会坏事的。这不,因为他听力极好,虽然浴室门是关着的,但沙沙的水声还是清晰传了过来。伴随着的,是少女的歌声。

    如果说这个时候他还不想入非非的话,那他也不算个男人了。不过他极力逼迫自己淡定下来,心中默念“她是自己的学生”,可身体某处,竟然有些不听使唤。

    唔,是不是自己太坏了?他有些无语想道。

    好在少女洗澡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久,很快她就出来了。当林某人看到的时候,彻底傻眼。天,这就是她么?怎么这么清纯漂亮可爱?

    一头湿漉漉长发垂肩而下,飘逸清秀,加上那完全不施粉黛的俏脸,一双大眼睛活泼动人。特别是当她看向林某人的时候,眼睛便如同会说话似的,含情脉脉,让人激动。

    “喂,你傻啦?”少女见林某人直直盯着自己,好似自己是个透明人,被他看得都不好意思了,这才娇羞说道。心中却是暗喜:原来林哥哥喜欢这样的自己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自己应该很讨厌他才是。可见识到了他厉害后,这芳心就变了。对,哪个少女不多情?欧阳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心中反倒安定下来。

    “呵,你说什么呢?”林晚杰有些尴尬,目光不经意从她那看起来已经发育熟透的胸前离开,心中责怪自己怎么就没有定力了,却羞道,“你要不换件衣服?不换?那好吧,我先看你学习在什么水平,然后决定给你怎样教。”

    他倒是知道,少女以前成绩很好的,这从墙上挂的许多奖状都能看得出来。只是这一看之下,就发现到了高二下学期,奖状一下子就没有了。

    果然,当他问及所学知识的时候,之前的她都能很好答出来。可是高二的,却差了许多。没办法,林晚杰只好从这儿开始教她。

    还别说,许多知识一点就透,连林晚杰都忍不住佩服她的厉害。

    只是有一点却让他无比头疼。因为少女穿的实在不多,只有一件睡衣。如果不出意外,里面也是真空的。

    加上天然香,和她所用的洗发水香味,林某人鼻子忍不住就耸啊耸的:这太熬人了!

    他突然发现,这家教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尤其是,对象是一个已经发育很好的少女时候。

    天,以后再遇到这种事,自己还敢做家教么?他差点没哭起来。

    “林哥哥,啊不,老师,这道题目怎么做啊?”林晚杰虽然有点黑,不过这脸蛋并不是太黑。所以当他脸红的时候,少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很明显,也不知道他在走什么神,想起了什么,脸一直都是红的。

    少女靠近他身边,指着一道数学题问道。因为两人是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上,她一站起来,再弯腰的时候,不该露出的地方,一下子就露出来了。

    果然没戴!林晚杰鼻血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听了她话,却茫然不知,只是解释道:“其实这题很简单的。你看……”

    他说着说着就发现了不对劲,见少女傻乎乎看着自己,忍不住道:“月月,你这是怎么了?”

    “啊,林哥哥,你流鼻血了。”本来林晚杰是禁止他教习的时候自己称呼他“林哥哥”的,这也是她刚刚改口的原因。不过这一下,她反而忘了。

    “什么?”林晚杰一愣。自己体质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流鼻血呢?不过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一摸之下顿时傻眼:果然流了!

    “啊,我没事,先去洗洗。”他朝着浴室就跑。

    看他跑得那么快,少女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这大坏蛋,就知道往那儿看!她脸瞬间就红了。

    “哎呀,不好!”她突然跺了跺脚,也不知道想起什么。

    来到浴室之后,林晚杰就傻眼了。我的姑奶奶哎,你不用这样子折磨我吧?他一眼就看到,池子上面放了的一件粉红胸罩和一条白色内裤,上面还有卡通图案。

    天,你这是玩我啊。他感觉自己鼻血流的更快了。不行,得洗洗。

    赶紧打开水龙头,用清水洗刷着自己的鼻子。可是他还忍不住去看一眼那浴池上面的东西,这一看,刚刚擦干净的地方,就又被鲜血给染红了。

    哎,年轻气盛啊!林某人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冲出了浴室,看到少女一旁笑嘻嘻盯着浴室的门,忍不住道:“我有事,先走了!”不等她回话,已经冲到门口,打开了门,跑了出去。

    “哈哈,流氓,让你欺负我。”看到他就这么离开,少女笑的无比甜美。突然眼神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跑到浴室一看:还好,这家伙不是内衣控。她可是听说过,不少人是“内衣控”。如果遇到这种事,也许就偷走自己的内衣也说不定。

    如果林某人知道她把自己想的如此龌龊不堪,不知道会不会和她拼命?

    “咦,你下来了?”看到林晚杰飞一般下楼,但声音却极小,坐在沙发上的欧阳若梦有些奇怪道。

    “啊,夫人你回来了?”林晚杰看了一眼,见她有些疲惫坐在沙发上,倒也不能就这么跑了,站着笑道,“月月今天学了一点,倒是进步很快。相信这样下去的话,过不了多久,成绩一定会进步的。”他这也算是保证了。

    欧阳若梦听了,欣慰一笑:“这样倒是不错。”她突然站了起来,笑道:“你还是学生,肯定也没多少钱吧?我先付你一个月工资怎么样?”

    “这怎么行?等一个星期后看看她成绩再说吧。”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林晚杰知道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如何能够收这钱?而且看她那样子,似乎要拿出许多似的。

    说完这句,他就快速跑了,倒是留下欧阳若梦一个人摇头苦笑:“这孩子!”语气竟然有了几分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