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让你把事情摆平

    林晚杰若是知道了他的想法,肯定会拿个棍子捅了他。哼,敢这么怀疑哥,没看到哥身边站的就是美女么?

    好在他并不知道,所以少年也就躲过一劫:“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费勇,花费的费,勇敢的勇。”他最怕别人误会自己是“废用”一个,那还怎么混?以前可是被嗤笑多了。

    本来他还有些怕林晚杰的,不过说着说着,发现他也和大多数人差不多,并不是虎眼一瞪,熊腰一板的类型。如果不是看到他刚刚实力,恐怕别人告诉自己他是个杀人魔头自己都不相信。

    “我问你,你为什么想做个小混混?”林晚杰自然不在意他的名字,淡淡问道。

    “可不可以说实话?”他眼神一闪。

    “难道我想听假话么!”林晚杰大怒,这小子莫非还想骗自己不成?

    死就死了,费勇也不怕,突然冷笑起来:“谁想做个小混混就做去,反正我是不想做的。”一语出口,许多人都笑,自然是笑他的自不量力。

    “从小我就想做老大,受欺负了就大手一挥,后面无数小弟冲过去,揍他丫的。不过现在社会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如今也只混到现在这个实力,哎。”他突然有些感慨。也是,这个社会,不是谁想说做老大就做老大的,起码得有人支持。

    “擦,就你这怂样还想做老大?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一个与费勇不合拍的男人听了,顿时冷笑。

    林晚杰没有理会那人,似笑非笑道:“是么?如果我给你个机会,你能把今晚这里的事情都给摆平了不?”

    这是考验自己的时候了,想不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费勇差点措手不及。不过一看到死在地上的明哥,他顿时就冷笑。其实明哥也杀过人,还不止一个,他作为小弟,也看过不少事,更有“投名状”,所以哪里在意?

    “大哥放心,只要我有这权力,绝对会给你处理妥当的!”说完冷冷看了刚刚说话那人一眼,很显然,只要林晚杰给他这个机会,他立马就宰了那小子。

    “那好。”林晚杰淡淡点头,对众人道,“想必你们也看到我实力了,愿意留下来跟他一起发展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的,现在就走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今天的事,你们有谁说出去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今天的事其实也没什么事,最多就是他宰了明哥而已。不过这种事在帮派里,其实很多。

    虽然说这个帮派很小,上不得台面,但起码也有个雏形在这儿。林晚杰自然不在意他们小打小闹,只要有自己在,还怕发展不起来么?

    众人听得都是一惊,随即欢喜无限。擦啊,如果有这么强的大哥在后面支撑着,以后自己还怕什么呢?也不想想,这大哥揍人如切豆腐,还有比他更牛叉的么?何况他连枪都不怕!

    一个个激动不明所以,自然就不愿离开了。反正也是混的,多了个强悍的大哥罩着,那才是好事。

    “我退出!”就在这时,之前说话的那个人立马举手道。笑话,他和费勇不和,看情形,他马上就能当二把手了,如果自己留在这儿,那不是找死么?

    果然,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倒是没说什么。至于他和费勇之间的仇恨,他们也清楚的。

    “没事我就先走了。”那人见林晚杰没说话,拔腿就跑。

    “大哥,你是让我管理这群兄弟么?”看到自己仇人要跑,费勇忙问道。如果是的话,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当然。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他们的大哥。而我,则是个学生,你们没事就别联系我。当然了,有事的话,我会处理的。”林晚杰淡淡一笑。

    “那好,兄弟们,这家伙以前欺负我,如今我翻身作主,你们说该怎么办?”费勇一听,忍不住狂喜。

    “宰了他!”

    “没错,就是宰了他,谁让他和大哥做对来着。”许多小弟一看费勇翻身农奴把歌唱,做了自己的大哥,这马屁总得拍的。

    于是乎,不管他们与那人是关系好还是关系差,这痛打落水狗的好事,总得做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比较机灵,猛地就追了上去:“兄弟们,打死他啊!”这一下众人再无迟疑,一个个比豹子冲刺速度还快,追上吓了一跳的那家伙,然后一顿毒打。

    欧阳月早就傻眼了。天啊,这就搞定了?这,这老师是不是太狠了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无比欢喜。也是,老师厉害,不就代表着自己厉害么?

    拉着林晚杰一道走了过去,就看到那人被打的吐血三升,双眼无神看着自己,她心中一阵不忍:“林哥哥,他已经这样子了,可不可以放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这两个字她是叫不出口的,不由改口叫起了“林哥哥”。

    我还林妹妹呢!林晚杰差点没吐血。不过他早有打算,听了这话,大手一挥,说道:“好了,他也受到惩罚,就这样了吧。”

    众人赶紧让开,某个喜欢拍马屁的,又给了他一脚后,这才谄媚似的看了费勇一眼。

    不过林晚杰所做的这一切,看在欧阳月眼里,自然是因为自己那句话了。所以她心中更加欢喜了。

    “告诉你们,是低等事业,如果你们想一辈子混的话,那也没个出息,不配做我小弟了。”林晚杰一句话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果然,众人都听他说,看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要是你们想出人头地,先可以混一段日子。等我想好了该让你们做些什么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们一盏明灯,明白了么?如今你们也不全是,所以以后,这三种事不得做。”一个正宗的,自然有限制的东西,林某人必须和他们说清楚。

    “大哥你说,只要是你说的,我们自然都会听。”费勇立马拍着胸脯保证。

    “好。”林晚杰大吼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收保护费,这也没有什么,不过必须得有个规矩,不能胡来。”他看了费勇一眼,意思很明显,等他做好了这一切,再交给自己过目下。费勇明白林晚杰的意思,忙点头。

    “第二,你们不得胡乱欺负任何人。特别是妇女、孩子!”这事情很重要。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和欧阳月一道来的话,恐怕她的下场已经能预料到了。

    欧阳月听得一喜,忍不住含情脉脉看了林晚杰一眼,却见他转过头去,顿时跺脚:这个呆子!

    只是她也不想想,前不久,她还希望这些人能够教训林晚杰一顿呢,现在可好,反倒有些欢喜起他来。

    “这最后一件事么……”林晚杰沉默下,突然看向了那个“豪哥”,哼道,“你是不是以前经常帮小女生打架欺负其他人?告诉你,这种事以后再有的话,看我不废了你!”

    众人这才想起之前豪哥和大哥的矛盾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去揍他一顿再说。

    豪哥被打的嗷嗷直叫,这才惊呼起来:“大哥饶命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们替大嫂打架,只是希望她能多给我们点钱而已。”之前给欧阳月打架过两次,每次都能收几千块,这让他尝出了甜头。所以这一次,他想多要点。哼,反正那些富家女,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至于他本身胆子么,还未必真的敢做出强bao的事情来。

    林晚杰倒是看出他没有说谎,面无表情道:“是么?无论如何,你们以后谁都不可以做这些事,更不可以去骚扰那些女学生,听明白了么?”

    女学生,还嫩着,欺负起来有味道啊。不过大哥都这么说了,他们哪个敢反抗?一个个点头如捣蒜,恨不得把心肝掏出来给大哥看,以证明自己清白。

    众人都听明白了,费勇也保证道:“大哥放心,这事我以后会监督的。只要他们谁敢违背这三件事,我一定会给他们好看!”

    也是,自己要坐稳大哥这个位子,靠的还是林晚杰的强硬手段。如果没了他,自己可什么都不是。不行,回去得立威。

    林晚杰自然知道费勇看起来有头脑,也有目标,以后应该是个不错的小弟。只是他能不能镇住这些小子,还有待考证,不由说道:“好了,我有事先走,这儿就交给你们处理了。也不怕告诉你们,这明哥已经死了,就是我杀的。当然,从今以后,我们都是穿一条裤子的。你们要是谁敢心怀不轨,我也不吝啬辣手。”

    欧阳月并不知道明哥已经被打死,听了这话不由惊呼道:“林哥哥,不是真的吧?”天,她还没看过死人呢。之前还和那小子站得那么近,早知道就该躲远点了。她背后一阵冷汗。

    林晚杰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凭今天的这一切,恐怕她以后再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了?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一个乖宝宝?想着他就好笑。

    “大哥威武,大哥好样的!”众人一听,都立即鼓掌叫好。反正死的又不是自己,怕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