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本事你就抱着我

    林某人自然不怕挨揍,眼看她要开车,倒也不在意。就这么大大咧咧坐在车后面,好笑道:“如果这次不能揍到我,以后你就得听我的,怎么样?”

    少女才不会相信他是豪哥对手,闻言大笑:“好啊,只要你能逃得过一顿打,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真的?”林某人并不相信她这么好说话。

    “切,本小姐从不说谎。”少女见他不相信,气呼呼道。同时发动车子,开了起来。不过这一回,她倒是没敢开多块,而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路,油门也只加了一点,速度自然不快。

    林某人看得有些好笑:“喂,你就不能开快点?怎么比我还胆小?刚刚不是嘲笑我不会开么?”

    “切,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疯啊?”少女显然并不在意他说的话,哼道,“本小姐性命宝贵着,可不是什么人就能比的。”

    听她语气,总是把自己性命当作多珍贵似的,林晚杰又气又怒。不过一想到她毕竟高三,与她计较也没什么意思,索性闭嘴不说话了。只是很快,他就发现,少女还是把速度给加快了点。

    “哎,你怎么不说话啊?”虽然之前被林晚杰给吓破了胆,不过开着开着,她倒也觉得无聊起来。毕竟后面带着个男人,之前自己抱着他,但他此时却离自己远远的,也不怕摔下去。莫非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么?

    越想她越觉得有可能。想到之前在家里的时候,自己故意露了点,他都不看,莫非他不是个男人?

    不论是谁,总是把别人想的不堪,自己却高高在上的。少女显然也是这个心思,突然就笑了:“喂,你不会不是男人吧?”

    擦,这丫头什么话呢!林某人听得差点没吐血,哼道:“你看我不像男人么?哥儿可是正儿八经正宗大男人。”

    “切,你说我就信?”少女先入为主,已经不相信他的话了,哼道,“你要是男人,为什么离我这么远?”车子本来就不长,但林某人却离她身子还有一段距离。

    这也是过错?林晚杰差点没哭死。自己这不是秉承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刻意离你远点么?反倒被她误会自己不是男人了?

    想到这儿,他怒道:“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切,谁怕谁啊!”少女并不在意,鄙视道,“我就坐这儿,有本事你就抱着我,像我刚刚抱着……啊,我刚刚可没抱你。不,那不是抱你,而是你故意吓唬我的。”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林某人越听越觉得好笑,不过被她鄙视,这是任何男人都受不了的,因此怒道:“是么?我倒是想看看,我真要是抱了你的话,你会不会喊流氓!”说着就听到少女不屑哼了一声,顿时激发他男人雄心,果断伸手就抱。

    此时的欧阳月,打扮的也是中规中矩。一头长发在风中飘飘,白嫩脖颈显露在林晚杰面前,加上她穿的上衣比较紧身,下身牛仔裤,其实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被她这么三番四次鄙视,林晚杰伸手去抱的时候,反倒不自觉看了下她身子,顿时心头一颤。

    当他手摸到她光滑小腹的时候,两人都是一震!感受着手中柔软弹性,林晚杰心头狂跳,却再也舍不得离开了。

    少女也能听到自己心跳,差点没把眼珠子吐出来。呼呼,好家伙,说抱就抱啊?不带这么占便宜的啊。

    不过她心头狂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继续骑着摩托车,整个人思绪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你,你放开我。”不知何时,见林晚杰没有任何动静,少女反倒先受不了了。她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平常虽然表现地很叛逆,但在学校里,根本就没有能够制服她的男人。而回家之后,她也甚少出来,反倒没有接触过许多人,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

    如今头一次被一个男人抱住蛮腰,心都差点跳到嗓子眼了。好在她处境不变,没有把车开到沟渠里,不然两人就得洗肮脏水澡了。

    只是这么被他抱着也不像话,索性让他的蹄子滚开。不过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蚊蚋之音。要不是林晚杰耳力极好,根本就听清楚。

    “啊,”林晚杰一直盯着她粉嫩脖颈在看,想着小姑娘如果不是这么叛逆,其实也很可爱的。只是一瞬间听到这话,他反应过来,赶紧讪讪松开了。

    笑话,这明摆着占便宜的事,虽然不做白不做,但他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还没有尝到其中甜头,更不想对一个少女下如此“毒手”,还是很听话就松开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一松手,少女反倒有些不适应,似乎有些不舍。但她不可能说出来的,而是轻笑道:“你真好!”

    林晚杰一愣,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口中的好人?莫非就是不摸她腰了?可也是她让自己抱着的啊?

    一路无话。很快车子就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不远处是一座大山。

    “喂,你要是害怕的话,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少女脸色红红的,她能够感觉到。不过还好,现在是夜晚,虽然没戴安全帽,但林晚杰坐在自己身后,一定不会看到的。

    “我怕什么?你叫的那些人么?”林晚杰淡淡一笑,“如果我不收拾了他们,你是否觉得我就是好欺负的?不管如何,你想让我求饶,怕是有些困难。”

    他自然不可能求饶。笑话,以自己本领,会怕几个小混混么?想着少女虽然有钱,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叫到什么牛叉人物对付自己的。

    其实即便是牛叉人物,他也不怕。

    “你,”少女脸色涨得通红,想不到自己好心他却不领情,不由怒道,“我可是为你好。告诉你,豪哥他们可是一大群人,到时候你被打了,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啊。”

    “哦?如果我现在求饶的话,你会怎么做?”林晚杰倒是有些好奇了。

    “走呗,我就立马带你回去。”少女心中一安,暗道这榆木脑袋的小子,终于开窍了。

    “我要是走了,他们会不会找你麻烦?”林晚杰没有想到她这个时候突然会为自己着想,心下微微感动。

    “切,这个不用你管。”她越说声音越小,显然对方那群人,是个不留情的主儿。

    “我不得不管。”林晚杰淡淡说道,“事情因我而起,何况你还是我的学生呢,我不管,谁管?”是啊,少女虽然很调皮叛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接了这茬,就得负责到底。何况自己的生活费,以后就指望她阿姨给了,这要是不尽力保护她的话,被她阿姨知道,不论是道理上还是良心上,都说不过去。

    少女没想到他如此倔强还不领情,顿时就怒了:“好,你非要去的话,到时候被打断双腿,可不关我的事!”说着气呼呼把车速加快,很快就来到了山脚下。

    大蜀山,闻名整个庆安市的近郊名山。特别是每逢重阳登高的季节,总有许多老人喜欢来这山上,或插茱萸,或远眺观望,欣赏这庆安美景。

    山上并没有什么寺庙,也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所以除了特殊节日,很少有外人上来。

    不过一到夜晚,因为这山路险峻,又有车道,却是许多机车爱好者的天堂。因此一到晚上,来这儿的人就更少了。

    玩摩托车的,要么是有钱闲得慌,要么就是赌场子挣钱混的。

    若是以欧阳月性格,虽说她如今处于叛逆期,但也不会来这儿。不过她有个女同学,有次被人欺负,后来被一个小混混所救。

    通过这个女同学,欧阳月认识了现在这个叫“豪哥”的家伙,知道他是混的,也算一个小头目。

    因此前几次要赶走家教老师,直接就找这豪哥教训一顿,打怕了他们也就自然离开了。

    对付林晚杰,她用的是同样方法,就是找豪哥教训他一顿,看他以后如何猖狂,敢在自己面前叫嚣。

    不过少女之心实在难测,就在路上发生的那一段,特别是被林晚杰给抱住了小蛮腰的时候,她的心就有些变了。当时她就有些舍不得,不希望他被打。这一点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真的来了之后,她又觉得,或许叫豪哥打他一顿,给他个教训,其实也不错。

    远远就看到一群人穿的花红柳绿,身旁放着摩托车,在那儿叫嚣着,似乎是要比赛。

    欧阳月并没有看到过这儿的比赛,但却听说过,一时间有些激动。只是激动归激动,她知道,让豪哥教训林某人一顿之后,还是赶快走为妙。毕竟这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眼看众人瞧了过来,她也知道被那群人发现了,倒是很快就把车子开了过去,然后停下。

    瞅着林某人下车,她最后一次警告道:“喂,你要是怕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林晚杰有些诧异看她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心慈手软,会三番四次嘱咐自己。不过来了,总得让她知道,谁是骡子是马,就得溜溜。

    “来得及?我看怕是来不及了吧!”林某人还没说话,突然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