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别哭了

    欧阳若梦很快就离开,欧阳月上上下下打量着林晚杰,直把他看得浑身发毛,这才撇嘴道:“进来吧。”

    知道这是欧阳月的闺房,自己一个大男人进去有些不妥,不过毕竟成了她家教老师,有了这“师生”情谊,那也没有什么。

    跟她走了进去,见床宽大,床上有些乱七八糟,不过并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但是林晚杰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枕头底下,放的可不是粉红胸罩?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这玩意儿,他脸忍不住微微红了。

    房间格调总体来说,还是小清新、粉红为主的,像个少女房间。只是有些地方实在凌乱,让林晚杰也算是开了眼界。一直听说男人不收拾,房间才乱七八糟,想不到叛逆期的小姑娘,也是如此啊。

    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趟,见林晚杰看来看去,欧阳月冷笑道:“你看够了没有?”

    “什么?”林晚杰一愣,不知道她说什么。

    “切,你还装?”欧阳月冷笑,“来给我做家教的,不是贪图钱财,就是贪图美色,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有着不像她年纪的成熟,哼道:“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想贪图美色,那就是找错地方了。说吧,给你多少钱,自己离开?”

    林晚杰听傻眼了。这小丫头是什么意思?她以为用钱就可以打发自己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的家教老师啊。

    “欧阳月?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对于这种叛逆女生,就得比她狠,让她明白,有些事,不是她们能够自以为是的。

    林晚杰从这个年龄走过来,如何不了解她想法?冷笑道:“我可是你家教老师!如果按照你这说法,我每天在这做两个小时,就可以有一百块进账。那随便教到你高考,也有个三百天吧?那就是三万?你要不给我三万?”

    三万?果然会狮子大开口。欧阳月听得好气又好笑:“我看你年纪也不大吧?只是这心怎么是黑的呢?告诉你,一千块,你自己滚,不然等我把你收拾走了,你可就一分钱拿不到,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欧阳月自然不可能给他三万,她又不是傻帽。

    其实不论是一千还是三万,林晚杰都不过随口说说,他又岂是被钱财就能给收买的人?冷冷一笑,他哼道:“今天我也不过是来看看,等到晚上才会正式来教你。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如果想要对付我,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些小姑娘耍手段了。笑话,他是什么人,那可是训练出来的,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姑娘给吓到了?

    欧阳月听得眼睛一亮,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是家里,又有空调,房间温度并不高。她穿的是睡衣,这一坐着,睡衣就往上拉了下,白嫩的小腿、大腿,便露出不少。

    林晚杰一直看着她,被她这不经意的动作给搞得心跳加速,看了下,赶紧撇过头去,正经道:“小孩子家,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你看你,这像什么样子?”

    见她撇过头不去看自己,欧阳月有些诧异。她自然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刚刚也不过是不小心才会漏光的。本来以为这家伙一定会盯着猛看,到时候自己就站在了大义的角度上,指着他鼻子一顿臭骂。哪知他却板着脸教训起自己来,可恶。

    “我怎么了?你看我,我怎么了?”她心中不服,忍不住把腿更是张开了点,林晚杰就看到,那深处有一抹白色,忍不住心头狂跳。

    “你,你这孩子,太无药可救了。”他哼了声,转过头去再不看她,而是翻着课本,见和自己所学的并没有多大差别,这才哼道,“听你阿姨说,你从高二下学期成绩就下滑了?知道是为什么么?”

    “切,我不知道你还知道啊?”欧阳月不在意说着,“本姑娘就是贪玩了又怎么样?哼,只要我愿意,就算考不上大学,那又有什么关系?不知道多少学校抢着收我呢。”

    听她一点不在意,反而怡然自得,林晚杰大怒。她这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么?哼,真以为自己有钱有势,天下之大,就大可去得了?

    “考上大学就是本事了?笑话,真是太好笑了。小姑娘,看来你还挺天真啊。你家里是有钱,你阿姨是有本事,可这和你有一毛钱关系么?即便她以后给你一千万、一亿,但是到你手上,你一下子就败光了,你以为你还能活得下去?没错,你长得还可以,也许有哪个男人看上你了,把你带回去,供你吃喝,但那是什么状态,你想过没有?就你这样子,没有一点本事,还跟我骄傲?我呸!”

    他吐了口吐沫,一席话说的欧阳月是目瞪口呆:“啊,你往我地板上吐吐沫?你,你给我擦干净!”这些话她以前从未听说过,乍听之下,自然受不了。

    只是她更加气愤的是林晚杰竟然敢在自己地板上吐吐沫,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我不擦怎么样?你还能咬我不成?”林晚杰冷笑。他还是头一次见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姑娘,蒙着家族余荫,就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一副高高在上模样。

    “好啊,看我不咬你。”欧阳月也顾不得什么淑女风范了,更何况她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个淑女。所以冲了过来,一口就咬在林晚杰胳膊上。

    “啊,你属狗的啊。”林晚杰吃疼之下,叫了一声,哪知人家小姑娘似乎咬出了味道,更加起劲了。

    “再咬我打你了啊。”林晚杰毕竟不想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何况自己还是她的家教老师,总得教育为上。

    只是欧阳月显然不会听他的,继续咬着。林晚杰怒了,猛地抬手就打。只是刚抬手,就定住了:人家一个小姑娘,打哪都不好,我这得向哪招呼呢?

    他有些郁闷,突然看到她扭动着屁股,似乎在攒劲,不由冷笑一声,啪啪就是两巴掌,打在了她臀上。

    这两下,力道着实不小,欧阳月吃疼,尖叫一声,捂着那羞人之处退开了:“你,你敢打我?”她心中羞耻尤甚,眼泪顿时就出来了。

    “哎,你别哭啊。”林晚杰有些尴尬,自己没事怎么能打她呢?不过看着自己胳膊上两排鲜红牙印,他又觉得,这种女孩,是该好好教训。

    心中胡思乱想,就看到欧阳月一下子趴在床上大哭起来:“妈妈,我想你!呜呜,你们不在了,阿姨就给我找家教,害我被人打,我,我想你们啊。”

    她哭的声泪俱下,林晚杰听得也是有些心酸。这小丫头,看起来也不像那么坏的人,自己怎么就对她动手动脚呢?

    虽然胳膊上还在流血,但是他已经没了痛苦的感觉,反而想着该如何安慰她了:“你,你别哭了。”

    “我就哭,我偏要哭,不要你管。”欧阳月头也不抬,带着哭腔道,那声音,则更大了。

    林晚杰那个汗啊。这小丫头,哭还哭的这么理直气壮,真不知道是谁教她的。

    想要拍拍她后背,可是男女授受不亲,他便有些不好意思。虽说之前还能拿“师生”关系骗自己进她房里,但这碰女孩子的身子,那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做,也不能找理由的。

    林晚杰好不委屈,想着自己十八年来头一次安慰一个哭泣的女孩,却是见了一面不到三分钟的姑娘。

    “好吧,那你就哭吧,哭好了,哭累了,也就不会哭了。”他使出万般方法,都不能哄得她消停,索性让她继续哭下去。

    “呸,谁哭了?我就不哭,我为什么要哭给你看?”还别说,这句话真管用了。欧阳月听了,猛地抬起头来,恶狠狠看着她,那眼角,依旧梨花带雨。

    林晚杰看得心神一颤。自己这是做的什么孽啊,竟然把这么一个可爱小姑娘给弄哭了。他心中柔情顿生,忍不住伸手就去给她擦拭。

    欧阳月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双腿被定了符一样,根本移动不了分毫。心中却在想着:你,你这个流氓,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喊非礼!

    手越来越近,当能够感觉到她脸上火热的时候,林晚杰突然一惊: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刚刚还在想男女授受不亲,这就要给她拭泪了?天,自己是不是变坏了?

    不经意在她头发上捻了下,他笑道:“这是你戴的假发?很别致么。”

    欧阳月反应过来,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气呼呼嘟着嘴道:“切,要是不别致,我会戴么?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老土?你看你,头发像鸡窝,身上衣服多久没洗了?哈,竟然还有补丁!配上你这长相,真是绝了。”

    她破涕为笑,说的好不欢快。

    林晚杰有些无语,自己这衣服怎么了?t恤还不错啊,虽然有三个补丁,但这缝制技术应该还可以啊,一般人应该是看不出来的。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什么眼神,一眼就看清了。

    “绝什么绝。你要是不好好读书,我就让你绝了!”林晚杰终于摆起了老师的威严,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