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定要追到她

    “四年之内,不给一分学费,不准回家一步。四年之后,不带个女朋友回来,不给老子买栋新房,买辆最拉风的跑车,那一辈子就不用回来了。哼,敢回来的话,看老子不打死你!”想着父亲说过的话,林晚杰便露出一丝苦笑。这算什么事?

    别人子女上大学,父母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给他,让他好好上学。怎么轮到自己,就变了个样?

    想起临走时父亲那冷酷眼神,林晚杰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这可不是说笑啊,老爸他向来说到做到,自己要是不好好学习,啊不,还得挣钱,那四年后就成孤魂野鬼了。

    想到这里,他便哭丧着脸,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看,那哥们不会是死了爹妈吧?怎么上了庆安大学还苦着脸,像死了家人一样?”

    “嘘,你小声点。这家伙看着高头大耳的,如果被他听到,一定会和你拼命的。”

    不远处有几个学生兴匆匆来到庆安大学,看着门头上写着四个大字,乃是草书——庆安大学。下面题款,乃是庆安大学第一任校长王庆安先生,众人就是热血沸腾。

    这可是全国仅有的几所名校之一啊,能够考到这里的,哪个不是天之骄子?老师、学生眼中的天才?

    今天是开学报道的好日子,来的学生无不欢喜鼓舞,脸上乐开了花。想着自己以后就是这里的学生了,哪个不兴奋一下?

    只有眼前那个小子,赤空空什么都不带,穿的也是一身破衣,特别是那件白t恤,竟然还有补丁?天啊,真是太离谱了!

    再看他如丧考妣的脸,众人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个没钱来报道的穷学生,不知道会怎么哀求校方呢?

    不过这种事虽然好奇,却也没人跟个过去看个究竟,林晚杰这才得以安心走在路上,一路接受无数人好奇、惊诧,甚至是疑惑的目光。

    “请问同学,中文系报到处怎么走?”所有人都走的很急,林晚杰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忙问道。这天怪热的,要是再这么瞎晃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

    被逮住的是个男生,他一眼看去,就把林晚杰打量了个透彻。见他穿的寒酸,头发虽短,却有些乱。只是那神情,看起来特别让人揪心,没好气道:“前面三十步左拐!”

    虽然对方很不客气,但林晚杰还是说了声谢谢。三十步距离眨眼就到,刚走到这儿,往左一看,顿时就傻眼了:公厕!

    公厕两个大红字,是那么地醒目与耀眼,这让他足足出神半晌,引来无数过路人低声细语,这才反应过来。

    “看,那个人盯着公厕看什么呢?不会是傻了吧?”

    “你知道什么!刚刚我看到一个大美女进去了,显然这小子是个花痴,想要偷看呢。只是我很奇怪,那墙有洞可以看得到么?不然他怎么能这么出神?”说着也走过去看个究竟。

    林晚杰差点没吐血。我是那样的人么?还偷看别人如厕,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他赶忙撇过头去要走,顺便再找之前那骗自己的人问个究竟,突然眼睛就直了。

    美女,果然是大美女啊!

    一位长发飘飘,白衣胜雪的漂亮女子,低着头,正从厕所走出来。光是看外表,就已经觉得很惊艳了。希望她长得也漂亮吧,林晚杰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声音。

    “哇,这小子挺有眼光的么,原来是这么漂亮的女人,怪不得他在这儿偷看这么久!”

    “是啊,是啊,如果换作是我,也想在这偷看呢。”

    美女一抬头,果然是甜美大方,气度翩翩。

    之前那两个人一脸猪哥相,盯着前面大美女喃喃说道。那羡慕语气,让林晚杰心中鄙视。

    虽然鄙视,但也转过头去看,这一看,他眼睛更直了。只是那大美女似乎听到了这两人对话,有些好笑看了几人一眼,也不在意,头也不回去了。

    香风飘飘、衣袂飘飘,眼看佳人走远,林晚杰震惊到了。美女,真的是大美女啊!老爸给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带个女朋友回去?天啊,就是她了!四年后,带着她回去,老爸一定会满意的吧?想到这儿,他心头一阵火热。

    不管怎么说,她虽然有些难追的样子,但越是有难度的东西,才越有挑战意味。直到她背影消失不见,林晚杰这才摇了摇头,心中决定,以后一定要找到她,再追上!

    终于在问了三四个人之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中文系报名处。

    中文系虽然是大系,但是学中文的么,总有那么点让人觉得不对味,感觉怪怪的。因此他们也不算太吃香,即便每个人从小学到高中,都学着语文。

    远远看去,就有两个人在那坐着,脸上露着荡笑容,这边瞅瞅、那边看看。

    特别是前面许多美女,都好似来中文系报道的,让更多男生眼睛都直了。

    林晚杰有些好笑,他们这是来上学的呢,还是来看美女的呢?

    终于轮到自己了。看到前面一大批人都喜滋滋离开,林晚杰来到面前,道:“汉语言文学专业,林晚杰。”

    那个高年级师兄一看林晚杰穿了件白色打补丁t恤,浑身上下似乎没个让人能看上眼的地方。要说那肌肤么,浑身黝黑,对,是黝黑,肯定不是古铜色皮肤。哥我天天锻炼,皮肤都还没古铜色,就这小子,还能古铜色?那师兄鄙夷看着林晚杰,见他长得幸亏没自己帅,找回了一点自信心,也懒得理会他,顺手拿起一张表格,道:“填了再说。”

    就要拿表格给他,不料后面突然冲过来一个男人,一把抢过,道:“我先填。”二话不说,一旁开始填了起来。

    林晚杰有些恼怒。这人抢去也就算了,连个对不起都没有,他把自己当什么了?倒是那个师兄看这家伙身上衣服不错,是个大块头,一脸凶横模样,不由歉意看了林晚杰一眼,算是对不起。

    就是这一眼,倒是让林晚杰对他产生了些好感。

    “什么,这是中文系?”大块头正填着,突然恼怒地一拍桌子,大吼道,“你竟然拿中文系的单子让我填,你找死啊!”

    那师兄一愣,见他凶狠模样,也不由怒了,淡淡道:“兄弟,大家都是同学,我没怪你抢别人的表格,你反倒先怪起我来了?告诉你,我张杰可不是好欺负的,如果你想把我当软柿子捏的话,那就找错对象了。”说着不屑哼了一声,都懒得理他。

    大块头大怒,伸手就朝他衣领抓去,冷笑道:“就你还讲出理来了?md,老子不揍你,还真把我当病猫啊!”

    张杰也不是个傻子,稍微往后一退,躲开了。但是大块头却用腿顶开了桌子,身子往前一探,就抓住了他衣领,使劲拽了过来,冷笑道:“先给你一耳光,让你长长记性!”

    果然,响亮一记耳光下去,张杰懵了,另外一位师兄懵了,就连林晚杰都有些傻眼了。

    他刚刚一直看着,只是没想到这大块头说动手就动手,竟真敢在学校打人,还是大一新生呢,他就这么无法无天么?

    “擦!你敢打我?老子和你拼了。”张杰反应过来,抬脚就踢,双手使劲抓着他手,想要揪开。

    另外一个男生也没料到大一新生还有这么狂的,顿时就怒了:“你敢打人?兄弟们,上啊。”可此时并没有他兄弟在这,只是其他不少报名学生看了过来,自然是看好戏了,没人敢过来。

    大块头见了,胆子越壮,一脚向另外那个男生踢去,怒道:“让你废话。”

    见所有人都不过来帮忙,林晚杰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就是庆安大学么,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差那么多?

    他走过去一把抓住他要打张杰的手,淡淡道:“放开他!”

    大块头一愣,转过头来,见林晚杰浑身破破,有些黑,双眼却锐利,心下不由一凛:“你别多管闲事!”

    “放开他!”他手上用力,捏的大块头的手深陷进去,额头冷汗簌簌就下来了。

    “你,你是个练家子?”大块头不是傻子,自己力气够大了,想不到还是被他一下子给捏疼得要死,就知道不好,嘴唇打着哆嗦道。

    林晚杰也不说话了,就这么捏着,看他何时放手。终于大块头支撑不住,哎呀一声惨叫,松开了张杰。

    张杰得了机会,啪啪!抬手就是两耳光抽在他脸上,骂道:“见过狂的,还没见过你这么狂的。这两巴掌是让你长长记性。告诉你,你要是不爽的话,就到二年级来找我!”二年级、中文系、张杰,有了这几个东西,要找他自然轻而易举了。

    “滚吧。”林晚杰一把甩开大块头,心中对这个学校倒是失望不少。

    不说别的,连这种素质的人都招,显然学校再好,也好不到哪去。

    大块头踉跄退了几步,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见林晚杰弯身要拿表格,不由嘿了一声,冲过去就踢。

    林晚杰头也没回,猛地一脚踢出,与他对撞在一起,把大块头踢飞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叫起好来。

    眼看大块头灰溜溜离去,张杰感激有加,对他虽然穿的不怎么样,倒也不在意了,谢道:“兄弟,今天这事多亏你了,你的情我记下,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就和我说一声。保证刀里来、火里去,眉头都不皱一下!”

    林晚杰刚要说不用,就听到一个有些恼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就是中文系新生?还没报道就打架?素质真差!”